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近日报道,德国防长鲍里斯·皮斯托里乌斯在访问基辅与乌克兰防长鲁斯捷姆·乌梅罗夫会晤时敲定了下一阶段的一揽子援乌计划。德国将向乌克兰提供额外的4套IRIS-T中程防空系统、2万发155毫米炮弹和未知数量的DM22防坦克地雷,总共价值13亿欧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乌两国防长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会晤)

除此之外,皮斯托利乌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还谈到了乌克兰和外界都十分关心的提供“金牛座”巡航导弹的相关事宜,表示德国政府暂时没有相关决议;不过皮斯托利乌斯还是给乌克兰吃了颗“定心丸”,虽然2024年度向乌克兰援助的14万枚155毫米炮弹交付会“有所延误”,不过好消息是将在原有的14万枚基础上额外增加2万枚,并且该数字在2025年将继续增加。

(此前德国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3套IRIS-T中程防空系统)

迄今为止,在欧盟援助乌克兰的过程中,德国一直都处于领先地位,根据欧盟统计,截止到今年夏季德国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价值约39.38亿欧元的各类援助,欧盟援助总额约378亿欧元,光一个德国就占了整个欧盟10%还多

可以说除了领头的美国和英国以外,没有其他国家援助乌克兰的诚意能超过德国,2022年后半年以来德国对于乌克兰的援助不断加码,在军事援助方面向乌克兰提供了IRIS-T中程防空系统、豹2A6主战坦克、PZH2000自行榴弹炮等德军现役先进装备。这些都是乌克兰迫切需要的重型装备,甚至将主要的产能都划拨给了乌克兰,比如IRIS-T中程防空系统德军目前都没有装备,每年的产能也只有2套,但还是优先提供给了乌克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国援助乌克兰的都是先进的现役装备)

而且德国对乌克兰援助的强劲势头还将持续下去,据德国《商报》网站11月中旬报道,德国政府计划将2024年援乌经费增加一倍,增至80亿欧元,此前根据德国媒体的报道,德国对乌克兰的援助总额将达到150亿欧元。要知道在2021年俄乌开战之前,乌克兰的军费只有59亿美元,约合53.9亿欧元,150亿欧元相当于乌克兰战前近3年的军费,德国对于乌克兰不可谓不是鼎力相助。

(德国援助乌克兰的炮弹数量也再次加码)

然而与对乌援助积极形象形成对比的,则是德国政府内部的混乱,结合欧美国家媒体的近期报道,当地时间11月20日晚间,德国财政部冻结了德国未来几乎全部的财政支出计划(讽刺的是,第二天就宣布援乌13亿欧元)。该项决议是从上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一项裁决开始的,此裁决是为了阻止朔尔茨政府将600亿欧元的防疫基金转移到气候保护基金上去。这600亿欧元并非是闲置在德国国库的流动资金,而是一个贷款许可,这表明德国政府内部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资金缺口,至于到底因何而产生缺口,这笔贷款真正要用到哪里去就不得而知了。

(朔尔茨领导的联合政府希望获得更大的债务额度以弥补资金漏洞)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和由社民党领导的三党联合政府的分歧在于是否该突破“债务刹车”的红线,“债务刹车”是2009年德国于《新债务限额》法中所规定并写进德国宪法的,即政府每年新增公共债务总额不得超过GDP的0.35%,以控制各级政府的债务规模持续扩大。德国联合政府的环境战略核心内容就是将新冠疫情期间设立的防疫基金转移到环境保护基金上去,说白了就是巧立名目以挪用防疫基金的贷款许可,在援乌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也难免让人怀疑其动机不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定联合政府的做法是违宪行为,与新冠疫情时期不同,现在已经不存在使用这笔资金的紧急情况。为此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代表团主席穆策尼奇21日表示,当前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使德国陷入了非同寻常的紧急状态,并在联邦议院呼吁执政三党表态利用“总理多数”来宣布2024年为“紧急状态年”。但取消“债务刹车”需要在国会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同意,德国财政部长林内德看来执政三党中自民党绝对不可能逾越“债务刹车”的红线,德国联盟党也是反对取消“债务刹车”的坚定支持者,暂时看来是无法推行的。

(去年欧洲赶上了一个暖冬,不知道今年他们是否依然那么幸运呢?)

能否通过突破“债务刹车”也是决定联合政府接下来执政生涯的关键一步,如果不能解决新冠疫情和俄乌战争以来的经济下行、能源危机等一系列问题,朔尔茨所在的社民党的支持率将大幅下滑,能否推行德国实现气候中和、能源转型的环保战略,更是直接决定了绿党的生死。现在德国联合政府的民调支持率已经跌至34%,未来只能在一地鸡毛中艰难的寻找摆脱僵局的出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