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报道说,随着新加坡当局打击洗钱,加上销售下滑,被视为富人房地产游乐场的圣淘沙岛豪宅市场面临考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本岛南部的圣淘沙旅游岛上,新加坡的 "小摩纳哥 "里,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豪宅沿着海岸线绵延不绝,洋溢着奢华的气息。

从法拉利和宾利到兰博基尼和保时捷,数千万美元的豪宅外停满了高档汽车,居住在这个东南亚金融中心的富人在这里过着尊贵的生活。

这就是圣淘沙湾,那里有数十栋海景别墅、水上平房和其他高档住宅。

这里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外国人可以购买土地住宅(即私人土地上的独立低层单位)的地方,在其他地方拥有类似的房地产(主要是专供当地人使用),需要额外的层层审批。

然而,向富有的亚洲人推销的圣淘沙独家房地产,却因成为黑钱渠道而成了焦点。

珍珠岛是一个被人工运河环绕的人工岛,岛上有几栋豪华住宅,在珍珠岛的一栋平房前,有一个禁止擅入标志。

张瑞金和林宝英就是在这里于 8月中旬被警方逮捕的。当时一共有10名外国人被拘留,这些人持有不同的护照,但都是华裔,涉嫌在新加坡通过海外非法活动洗钱。

Setia律师事务所主任任文贤(音Yam Wern-Jhien)告诉《日经亚洲》,"现实情况是,收入或财富来源不透明的个人,将意识到在新加坡圣淘沙岛购买数百万美元平房的潜在风险,因为他们将成为坐以待毙的瓮中之鳖.执法部门已经表明,他们会积极审查资金和财富的来源,如果有任何问题,他们可以采取行动,而且他们会这样做。"

圣淘沙的房地产因此与藏匿在新加坡的不义之财有了一定的联系,为这部分高端住宅作为外国富人存放财富的选择蒙上了阴影。

任补充说:"今后,如果这些人有5000万(新加坡元)(约合3720万美元)投入这里的房产,他们现在就会知道,有可能受到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的审查。"

在圣淘沙豪宅上挥金如土的外国人,面临的压力并不只这个。

今年 4月,随着新加坡房地产市场的升温,新加坡提高了住宅物业购买税。这项被称为 "额外买家印花税"(ABSD)的税收中,增幅最大的就是针对外国人的,税率从 30%增加了一倍,达到 60%。

圣淘沙豪宅的单价通常在 2000万新元以上。2,000万新元的住宅,意味着海外买家将有1200万新元的 ABSD。

这种超豪华住宅的销售已经放缓。根据房地产平台 Mogul.sg的研究,截至 11月底,只有四套豪宅卖给了外国人,包括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人。2022年,这一数字为 10宗,2021年为 13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Mogul的首席研究官尼古拉斯·麦(音Nicholas Mak)说:"现在要找到圣淘沙豪宅的买家更加困难了。未来几个月,圣淘湾的住房需求要回升将面临挑战。"

居住在圣淘沙飞地的诱惑显而易见,岛上的住宅与附近的高尔夫球场近在咫尺,随着当局收回娱乐用地进行重建,高尔夫球场在新加坡已经变得越来越罕见,还有丰富的美食,以及环球影城主题公园等旅游景点。

海湾本身就具有主题公园的特征。水道沿着豪宅的后院绵延而建,小船可以停靠在这里,随心所欲地出海游玩。房屋外壳也很有个性,一座房屋模仿埃及神庙,而另一座则呈现出海盗船的形状。

但是,新加坡最大的洗钱案,打破了这一童话般的景观。包括张瑞金和林宝英被捕的圣淘沙住所在内,嫌疑人被查封和冻结的资产总额超过 28亿新元。

这些资产包括 152处房产和 62辆汽车,总价值估计超过 12.4亿新元;数千瓶白酒和红酒;银行账户中的资金总额超过 14.5亿新元;加密货币总额超过 3800万新元;68根金条和 294个豪华箱包等等。

当局认为,嫌疑人的这些收益来自海外的犯罪活动,包括非法赌博、非法在线游戏和无照放贷。一些被告还被指控犯有伪造罪。

新加坡房地产机构 Huttons在 11月的一份报告中评估说,继今年早些时候房地产税大幅上调之后,这次洗钱事件 "进一步削弱了 "豪宅市场的 "情绪"。

截至11月20日,圣淘沙地区的有地住宅,总价值减少了一半以上,为1.614亿新元,与2022年预订的3.451亿新元相比,今年将出现大幅下滑。

Huttons的高级研究总监李思德(音 Lee Sze Teck)说:"在经济不确定的情况下,利率的长期走高和谨慎的情绪是买家的首要考虑因素。最近媒体对洗钱问题的关注,在一定程度上使主岛和圣淘沙的高端豪宅成为焦点。"

房地产经纪人已经亲眼目睹了这种放缓趋势。新加坡 PropNex Realty房地产代理公司的高级副部门总监克拉伦斯·符(音Clarence Foo)已经很少去圣淘沙看房了。

他手下有一个由 10多名经纪人组成的团队,专门负责圣淘沙海湾等超豪华单位的交易。符说,去年,他的团队 "每周两到三次 "在圣淘沙接待潜在买家。现在则是 "一个月一到两次"。

这位经纪人说:"我们看到非常明显的迹象,外国人来的不多了,或者说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做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