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王宝强是草根,他的成功是草根逆袭。

可大鹏又何尝不是呢?

从打杂到网红,到演员,再到导演,大鹏用了11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的大鹏,早已成为新一代导演中的佼佼者,光2023年执导的《热烈》和《保你平安》,票房就已经超过16亿,口碑也不错。

2003年,大三的大鹏在网上聊天室分享自己的原创歌曲。

有网友私信他,表示非常喜欢他的歌曲,想要签约并包装他,让他成为职业歌手。

唱片公司在哈尔滨,而大鹏在长春上大学。

为了梦想,大鹏跋山涉水前往哈尔滨与唱片公司的人见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聊了之后才发现,网友说要包装他,原来是要他自己出钱。

从录音费、设计、专辑,再到发布歌曲,总共37万,别说是2003年,就是现在这也是一笔巨款。

大鹏当时眼中透露着大学生的清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骗局。

之后他回家,召开了家庭会议,将家人和亲戚都叫了过来,向他们讲述自己的事情,表示自己离梦想就差钱,问他们能不能帮帮忙。

最后父母拿出3.8万,说这是家里能够用来支付他梦想的所有钱了,其余要他自己想办法。

拿到钱后的大鹏,立马跑到唱片公司问能不能分期付款,先给3.8万,剩下先欠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是为了让大鹏安心,唱片公司跟大鹏签订了一个合同,期限是5年,5年内大鹏不能与他人合作,听从公司安排,还要随叫随到,违约金是50万。

这条约不过分,但这只是唱片公司的缓兵之计。

签完合约之后,公司让大鹏回去读书,表示他们要开始制作大鹏的专辑,完成了再让他过来。

主打的就是一个关爱员工。

而这一等,便是永远。

期间大鹏打电话询问过,对方都表示公司有点事,让他再等等。

等到大四实习了,还没等到。

再打过去,对方的电话已是空号。

过去哈尔滨一看,唱片公司跑路了。

此时大鹏的眼神中依旧透露着大学生的清澈。

他没意识到自己被骗,反而担心他们联系不到自己。

根据合约条款,公司联系不上自己,他可是要赔50万。

因为这个条款,大鹏便展开了北漂之路。

整整五年后,大鹏还没等到心心念念的电话。

直到上网搜索,这才发现受骗的不止他一个,而是一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4年,大四开始实习的大鹏,满北京找跟音乐有关的工作。

最后阴差阳错来到了搜狐实习,一个月工资800块。

当时搜狐成立了一个音乐频道,要求大鹏每天从报纸上摘取跟音乐有关的新闻复制到网站上。

除此之外,他每天更多的任务便是打杂,端茶递水发报纸。

直到有一天主编跟他说搜狐音乐做了一个音乐大赛,报名的作品很多,CD、MD、磁带等都有,需要大鹏将这些都转成数字格式,存放到电脑上。

这是他实习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他将音乐进行分类,民谣的归成一类,流行的归成一类。

主编看到了他的用心,便开始让他接手更多的工作。

这一做,便做到了2018年,整整14年。

2012年,搜狐自制了《屌丝男士》,由大鹏指导和主演。

当时这部喜剧席卷了全网。

2015年,搜狐投资了《煎饼侠》,由大鹏指导。

最后以800万的拍摄成本,卖出了11.62亿的票房。

2018年合约到期后,大鹏想要继续留在搜狐上班,上司则表示需要他每天打卡上下班,要在网上产出内容。

而大鹏当时已经拍了两部电影,除了《煎饼侠》,还有一部《缝纫机乐队》。

当时他想要继续从事电影方面的工作。

最后双方没有达成一致。

2018年11月,大鹏办理了离职手续。

2019年11月,大鹏主演的《受益人》上映,需要去搜狐宣传。

那一天,大鹏看着自己工作了14年的地方,他哭了。

插播一个题外话。

2017年《缝纫机乐队》为了剧情需要,在集安建造了一个大吉他。

就是这个。

后来也是因为剧情需要,将大吉他堆倒了。

2019年很多游客去旅游,发现没有大吉他,便在网上反馈。

2021年,大吉他在电影原地址重建。

所以现在去集安是能看到大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