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活命就自愿繳交保保护费,有胆识就试试看不交会怎样。”

这是有着台湾大哥屠夫”之称的林来福,经过早期折腾,嫌抢劫绑架勒索普通人赚钱太慢,向黑道上的各路帮派的黑道大哥们发出的恐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也正是因此成为台湾黑帮各路大哥的梦魇。

他好像天生就是黑道大哥们的克星,只要对上他们,林来福就像开了挂似的在四年里,砍瓜切菜一样杀了25个黑道大哥,而自己一根毛没伤到。

他也证明,像收保护费的黑道大哥收保护费,对别人来说是开脑动,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

他还集结了一群凶悍的亡命之徒,配备了火力凶猛的乌兹冲锋枪和滚动冲锋枪,专干黑吃黑的勾当,黑白两道都拿他无可奈何。

他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习惯在刀尖上跳舞,唯一的爱好就是调戏和修理黑帮大哥。

可就是这样一位在台湾人见人怕的凶悍人物,最后却因为一句话,就放下武器甘愿赴死。

林来福,1959年生于台湾省嘉义市。

自幼家贫,又不爱读书,初中毕业就辍学,开始混社会,加入社团后,他从给大哥点烟泡茶做起一直困在社团的最底层。

林来福不甘屈居人下,他也想当老大,但内心不够狠,手底下不敢见血,每次社团火拼,他都是躲在一旁打酱油。

虽然有好几次,林来福受不了同伴的嘲笑,鼓起勇气拿砍刀冲在前面,可只要一见血,他就萎缩了,情不自禁地往后躲。

也因此,他胆小的名声,不只是在社团,在社区接访当中也传开了。

就在他快认命了,发生了一件事,让他不得不豁出去了。

1986年11月8日,他陪大哥一起去赌场。赌场门口卖香肠的小贩主动给大哥递香肠,给钱也不敢收。

林来福看在眼里,觉得大哥真有面子,跟着大哥的我是不是也很有面子。

他陪老大玩了几把,肚子“咕咕”叫起来,原来是饿了。

就出来找小贩要香肠吃。

小贩认出了他,说:"你也配吃免费的香肠?狗配,你都不配!”说完,还真的扔了一条香肠给旁边徘徊的野狗。

林来福热血上涌,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戾气在这一刻爆发了,他掏出匕首,冲向小贩,疯狂的将小贩捅死。

林来福杀人了!

他浑浑噩噩地逃回社团,本想得到庇护,没想到大哥不想受牵连,直接把他逐出了门。

这让林来福觉得什么哥们,什么兄弟,什么义气,什么江湖救急,都是狗屁,越是大哥,就越虚伪。

这也为他以后专杀黑帮大哥提供了理论基础,江湖大哥们的梦魇就此出笼了。

刚刚杀了人的林来福惊魂未定,又一下被社团扫地出门,正不知所措。

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铁哥们潘旭升收留了他,把他藏在了乡下的老宅里,潘旭升对林来福说: “福哥,我就知道你不一般,就是能挑头干大事的人,以后兄弟给你出谋划策,咱们兄弟同心,一起干番大事。”

林来福很是感动,他说:“好兄弟,我算看明白了,这世道,人不狠站不稳。杀一个人是杀,杀十个人也是杀,那就放开手脚干。”

他开始无所顾忌。他要通过抢劫搞钱,在潘旭升的建议下他先抢劫路人,然后,用抢来的钱,去买枪。

有了枪,抢劫就可以升级,他拿着枪就去抢店铺。

什么金店,珠宝店,冲进店里面,就举起枪,“砰砰砰”朝天一阵乱射,射完就潇洒地拿走黄金、珠宝。

接下来就是交由攀旭升负责销赃,再买回更好的武器。

先是把左轮手枪换成五四式黑星手枪、五九式红星手枪,然后升级成近战之王乌兹冲锋枪,最后甚至搞到更厉害的滚动冲锋枪,这种枪携带方便,一次可装子弹100发,火力覆盖惊人。

除了抢店铺外,他还绑架当地的富商,可以说手法十分残忍,他剁下富商的手指寄给家属,赎金晚一天,就剁一根手指,剁完手指后,如果还没见到赎金,就剁脚趾。

如果剁完脚趾,还不见赎金,就剁命根子。

靠着抢劫绑票,林来福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有钱后,他开始招揽弟兄,他只招揽见过血的亡命徒,这也使得他的团伙都是顶级悍匪,还配备了强悍的武器装备。

对比还习惯于用刀叉棍棒打打杀杀的台湾黑帮,可以说,林来福兵强马壮,在台湾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有了实力,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林来福已经受不了小打小闹,一兴要搞点大事情,他并不知道“大哥屠夫”的王座就在前面等着他的到来。

命运的齿轮咔咔转动,他意气风发地对潘旭升说: “哎呀,抢劫和绑架来钱还是太慢了。来,兄弟,你的点子多,帮哥哥想想还有什么好的路子。”

攀旭升眼珠一转,开了一个脑动:“台湾这么多社团,道上大哥个个都有钱,要不咱们找他们收保护费?”

林来福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干”。

他把他的意思传达给了各个黑帮大哥。

意思是:“要活命就自愿繳交保護費,有膽識就試試看不交會怎樣。”

没错!林来福要向收保护费的人收保护费,嚣张跋扈到了极点。他就是要吧潘旭升开的这个脑洞落地。

一开始,这些黑帮大哥威风惯了,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纷纷扬言要找林来福的麻烦。

可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沙鹰帮老大陈景德身中六枪横死街头。聚英堂老大潘汉崇在自家堂口外被人一枪爆头。

谁都知道,这是林来福干的,林来福的凶狠和残忍令各大黑帮头疼,他们退缩了,决定组团与他和谈。

谈判的结果是,林来福不出一分钱,在每个黑帮都入了干股。一分不掏就可以在每个黑帮的利益中分一杯羹。

这个结果,林来福很满意。

他说:“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们了。”

从此,他啥事不干,就坐着收钱。

可黑道江湖上,到处是他的传说,鬼见愁林来福的威名那是如日中天。

只是,这种生活过久了,林来福觉得真他妈没意思。

他决定开一家舞厅玩玩,但这事儿,他没有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