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可能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即将结束,一场全球性的气候峰会即将在一个沙漠国家拉开帷幕。11月30日至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8次缔约方大会(COP28)将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迪拜召开。

这或许会是近些年来争议最大的一届气候大会。大会开始前,围绕主席国阿联酋任命国家石油公司CEO苏尔坦·贾比尔为大会主席的争议就甚嚣尘上。预计大会期间,围绕化石燃料的未来、损失与损害基金的落实以及首次《巴黎协定》全球盘点等议题,现场也将展开唇枪舌剑。

这或许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届气候大会。本周起,来自世界各地的预计超过8万人将赶赴迪拜世博城,在那里为地球的未来、人类的未来而展开交锋。

地球最热年的COP

11月17日,距离COP28开幕还有两周时间,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监测到的数据显示,当天全球地表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06℃。这是全球升温幅度首次超过2℃。

这个结果只是暂时性的,并不意味着地球变暖已经突破了2015年《巴黎协定》设定的将全球升温幅度限制在2℃内的目标。然而,这再一次证实,全球变暖仍在加速。

从2022年COP27落幕,到2023年COP28即将开启,地球在过去一年间见证了一系列的极端天气事件,加拿大破纪录的野火、欧洲的极端高温、利比亚的洪灾、缅甸的飓风、北极冰的加速融化……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年9月警告称,“气候崩溃已经开始”。

当地时间2023年7月29日,航拍北极的冰川景观。气候变化使北极冰川减少。图/IC photo

全球已经进入“沸腾时代”。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局指出,今年6月至10月,每个月的平均气温都刷新全球有记录以来同期最高纪录,2023年“几乎肯定”将取代2016年,成为史上最热的一年。

这并非全部。“全球变暖研究之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教授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本月稍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气候比预期的更加敏感,全球变暖的速度也比预测的更快,“更多的变暖正在酝酿中”。

联合国对于气候危机的示警也在不断叠加。11月20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2023年排放差距报告》指出,今年预计会是人类历史上最热的一年,全球正在见证“打破气候纪录的次数、速度和规模正令人不安地加速”。

联合国环境署警告称,考虑到各国的减排计划,到2100年,地球将面临灾难性的升温,升温幅度将达到2.5℃至2.9℃。若不加大力度而是维持现有政策和减排努力,全球暖化幅度将达到3℃。

这和汉森的预测不谋而合。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巴黎协定》设定的控温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根据他的预测,到21世纪20年代末,全球平均升温幅度可能就会超过1.5℃,到2050年则会超过2℃。“我们在全球变暖上已经走得太远了。”汉森无奈表示。

在地球进入最热一年的背景下,很多人期待COP28可以为全球变暖踩下刹车。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环境研究所气候科学副教授马修·帕尔默(Matthew Palmer)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地球变暖持续,我们预计未来会出现更多的极端天气事件。也因此,我们希望在COP28上看到国际社会齐心协力,大幅提高立即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雄心。”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唐新华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今年全球多地出现的极端天气事件事实上凸显了气候危机正在加速到来。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社会对于即将召开的COP28有了更高的期待。”

“谈判大年”谈什么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即COP)是唯一能够让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参与其中的国际气候会议。”绿色和平中国总负责人袁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也因此,每年的COP大会对于推进全球气候治理都意义重大。

大约30年前,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目标是控制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1995年开始,《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每年举办一次,全球政治家、科学家、活动人士等各方代表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如何应对日益严峻的气候危机。

从1995年的德国柏林COP1到2022年的埃及沙姆沙伊赫COP27,每一次的COP会议都被气候活动人士寄予厚望,但真正取得突破性成果的COP会议寥寥无几。2015年的法国巴黎COP25被认为是近些年来最具影响力的一届COP,国际社会在本届会议上通过了《巴黎协定》,某种程度上标志着人类首次对全面应对气候变化形成了高度共识。

对于今年的COP会议,袁瑛认为,可以说是在落实《巴黎协定》一些重要决议的过程中一次重要的进程性COP。

事实上,COP28主席贾比尔曾多次表示,今年将是“谈判大年”。根据各方释放的消息,减排、能源转型、损失与损害基金以及《巴黎协定》首次全球盘点等将是本届大会的焦点议题。还有一些气候科学家关注,国际社会是否能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以保持住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以内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联酋迪拜世博城。图/IC photo

其中,《巴黎协定》生效后的首次全球盘点,预计将成为本届大会的核心关注点。“全球盘点是体现各国气候行动的‘成绩单’,盘的是全球气候行动对气温上升控制的影响进度,目的则是敦促各方提高自主贡献力度,以提高达成《巴黎协定》温控目标的可能性。”袁瑛说。

全球盘点是评估《巴黎协定》进展情况的主要机制,每5年进行一次,以评估实现《巴黎协定》宗旨和长期目标的集体进展情况。

除全球盘点之外,袁瑛认为,能源议题包括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化石能源减少和能源效率、损失与损害基金和全球适应目标的落地等,都将是今年气候大会各国代表团谈判的重点。

在化石燃料的未来问题上,预计国际社会关于“彻底淘汰”(Phase out)还是“逐步减少”(Phase down)的争论将从COP26延续至COP28。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贾比尔呼吁“逐步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这也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呼声,但欧盟等则坚持全面淘汰化石燃料。

实际上,作为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ADNOC)的CEO,贾比尔被任命为COP28主席曾引发激烈争议。今年5月,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超过100名议员联名要求贾比尔下台,称他担任主席将破坏COP28的谈判进程。贾比尔则表示,他在推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采取行动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且他还在推动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技术的推广。

在帕尔默看来,今年COP28谈判归根结底是要推动各国采取保持1.5℃温控目标有效所需的行动,“我们必须尽快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并过渡到可再生能源。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在未来一两年达到峰值,才有希望保住1.5℃(温控目标)。”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11月20日发布的《2023年排放差距报告》指出,各国必须采取比目前在《巴黎协定》中承诺的更强硬的减排措施,且到2030年,全球碳排放量必须下降28%至42%,才能达到《巴黎协定》中将全球升温控制在1.5℃至2℃的目标。

目前,全球长期升温幅度较工业化前水平已高出大约1.2℃。多方认为,未来十年,加大减排力度是避免全球升温显著超出1.5℃的唯一途径。

关于“钱”的争议

本届大会上,关于“钱”的争议预计将是另一个焦点,这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议题上长期存在的一个矛盾点。

袁瑛自2009年以来多次参加COP会议。根据她的观察,近些年来,随着全球极端天气事件愈加频繁和剧烈,人们对于气候变化的风险和影响的认知在不断提升,对于这些极端天气背后的气候升温归因也有了更清楚和深刻的认知。

“而纵观全球气候治理进程,始终离不开三个关键词:补偿过去、适应当下、应对将来。”袁瑛表示。所谓应对将来主要指的是,可再生能源能否实现跨越性的发展。而补偿过去和适应当下则意味着,需要落实损失与损害基金框架,为受到气候灾难影响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资金支持。

近些年来,COP大会上关于损失与损害的讨论越来越多,尤其是许多面临着生存威胁的小海岛国家,他们强烈呼吁发达国家提供更多的气候融资,以帮助他们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

在2022年的沙姆沙伊赫COP27上,参会各方在经过长达两周的马拉松式谈判后,终于艰难同意为发展中国家建立损失与损害基金。这被认为是COP27取得的唯一成果。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6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在埃及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举行。图/IC photo

然而,关于如何落实损失与损害基金,各方并未达成一致。“在这个问题上,去年可以说放了一个篮子,今年要讨论的就是钱怎么放、谁出钱、谁受益等现实问题。”袁瑛表示。

在僵持数月之后,损失与损害基金过渡委员会于当地时间11月4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谈判,各方代表同意由世界银行临时托管一个新的损失与损害基金,为期四年。贾比尔表示,这为在COP28上达成协议“铺平了道路”。

但许多观察人士对损失与损害基金的落实并不乐观,围绕世行托管、未来资金的使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义务等问题仍有争议。世界资源研究所国际气候行动团队研究员内特·沃扎斯基 (Nate Warszawski)对CNN表示,损失和损害基金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我认为这可能是决定本届COP成败的关键问题之一。”

此外,在去年的COP27上,缔约方决定启动建立全球适应目标框架,并列举了全球适应目标的一些关键要素,但相关细节并未达成一致。袁瑛认为,今年COP会议上预计将讨论如何将全球适应目标落地等问题。

在唐新华看来,适应资金问题预计会在缔约方之间产生比较大的矛盾和分歧。“发达国家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大会上就承诺,每年给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这些年来其兑现程度非常低。而在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比较乏力的情况下,发达国家兑现资金承诺的行动更加暗淡。”

事实上,每年1000亿美元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也是不够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11月2日发布的《2023年适应差距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的适应资金需求,是现有国际公共资金流的10到18倍,比之前估计的范围高出50%以上。按照模型估计,目前发展中国家每年适应气候变化所需资金约为2150亿美元至3870亿美元。

尽管有这样的需求,但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多边双边公共适应资金在2021年减少了15%,降至210亿美元。报告指出,由于适应资金需求的不断增长和资金流的衰退,当前的适应资金缺口估计为每年1940亿到3660亿美元之间。

中美气候合作带来的动力

影响COP28谈判结果的,还有复杂的国际局势。当地时间11月26日,一名美国政府官员对媒体确认,美国总统拜登不会出席迪拜COP28大会。美国白宫公布的总统本周行程中,也没有拜登将飞往迪拜出席COP28的迹象。

自2021年上台以来,拜登将应对气候变化作为核心政治议程之一,本人先后前往英国格拉斯哥、埃及沙姆沙伊赫参加COP会议。对于他缺席本届COP会议,有分析认为,是因为他近几周一直忙于应对以色列和哈马斯的冲突。据报道,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将带领代表团参加COP28。

“近两年的COP都身处复杂的国际政治氛围之中,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等放大了全球能源安全需求及通货膨胀压力,也极大地挑战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与信心。”袁瑛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主要经济体能否积极发挥气候行动韧性,持续通过国际合作推动全球气候治理,显得尤为关键。”

而作为两个主要的经济体和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和中国的气候合作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进程意义重大。虽然拜登确认不出席,但在袁瑛看来,今年以来中国、美国和欧盟等全球几大主要经济体在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等议题上的互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本届COP会议的底色。

“美国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温室气体排放国,气候议题被视为中美之间最有共同语言、对话动力及合作潜能的话题之一。而中国与欧盟在绿色产业、绿色投融资方面的合作,也被认为是跨越单边措施和贸易壁垒、在大变局下促进合作对话的稳定器。”袁瑛说。

当地时间2022年5月24日,瑞士达沃斯,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与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共同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论坛)有关气候变化的对话会。图/IC photo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欧洲多国领导人和欧盟领导人先后访华,其间多次强调绿色是中欧合作的底色,就深化绿色伙伴关系、携手应对气候变化等达成了共识。

与此同时,中美之间的气候合作也逐渐恢复。今年7月至11月,约翰·克里和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实现互访,之后在中美两国元首旧金山会晤前夕发表了关于加强合作应对气候危机的阳光之乡声明,重申中美两国致力于双边合作并与其他国家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危机,承诺将在COP28之前及之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下重点加速一系列具体的气候行动。

“中美阳光之乡声明的发布,不仅标志着中美两国在应对气候危机上再一次达成了共识,与此同时也发出了要共同行动的信号。”唐新华说,尤其是宣布建立的工作组,相当于瞄准了气候行动未来十年的跨度,这有利于降低未来中美气候合作的不确定性,增加其有效性和可持续性。

事实上,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前,气候合作就成为中美关系的一大亮点,两国于2014年共同发表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而正是得益于中美两国的合作,国际社会在巴黎气候大会上通过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巴黎协定》。

“中美两国的共识对于促成《巴黎协定》起到了巨大的政治推动作用,我们期待中美阳光之乡声明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为推动全球气候治理进程提供强劲的政治动力。”唐新华指出,尤其是在今年国际形势不确定性增强的背景下,中美两国的气候行动可以给全球气候治理注入更多的确定性。

尽管如此,许多气候观察人士和气候科学家对COP28取得突破性成果并不乐观,关于化石燃料、适应资金、气候公正性等问题,国际社会的分歧仍然明显。但COP28主席贾比尔表示,COP28必须取得成功。

“我们必须渡过难关,必须团结起来,必须采取行动,必须在迪拜(大会上)取得成果。”他在10月30日的COP28预会上强调。

记者 | 谢莲

编辑 | 张磊

往期 • 精选

文物纠纷再起,苏纳克取消与希腊总理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