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冶东列检所检车轶事

前几天,曾经在一起工作过的退休老同事给我发过来几幅在古冶东列检所的照片,勾起了我在57年前参加铁路工作时分配到古冶东列检所的难忘记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7年12月27日,我在学校办了中学退学手续,顶替父亲的工作来到古冶车辆段东列检所学习检车,当天我领了一把检车锤、一盏检车灯和一个装有一把扳手的工具兜。从此在东列检乙班开始了14年的检车生涯,直至1981年调至古冶车辆段党委工作。

东列检所担负京山线山海关至天津之间货车经由古冶的检修工作,隶属于1951年独立更名的古冶车辆段管辖。古冶东列检所是最早的列检所之一。

古冶东列检所坐落于古冶火车站货场一侧站台上,站台上还驻有机务段机车旋转场,车站商检、电务、水电等工区,东列检所操车场共有12股线,除连接东北与华北大动脉的两条正线外,1至3股线为接发直通货车;4至5股线为到达货车;6至7股线为始发列车,其它为调车解体专线。

70年年代,我国货车大部分是各国进口的敞车、棚车、平车,载重30吨占多数。当年大多是来自东北装有原木和原油的敞车和油罐车,一列有55辆左右,载重约2200吨左右,最多61辆,俗称超长货车。(现在大秦铁路一列220辆装煤车,载重24000吨)。那个年代,各国杂型车辆汇集在一块,仅转向架型号就有数10种,令人眼花缭乱。那时候每次车辆实作考试或技术演练,都以30吨杂型车为标准,一共有314个车辆配件,58个限度和标准,每辆车的检查全都用25步检车法完成,不仅要求每一步应检查的车辆配件一字不差地背诵下来,不漏一个车辆配件,而且还要做到名称清楚,步法准确,姿势正确。在现场检车过程中,执行的是“一模”(模滑动车轴轴箱温度)“二看”(看车帮是否倾斜,车辆是否偏载)“三检查”(全面检查车辆走行部、制动部配件是否丢失、破损)的检车程序。

在物资缺乏买东西都需要票证的年代,在货物列车中,不乏有装有出口之类的物品,有一次我白班,一列进站时的机车因操纵不当,造车车厢之间冲撞,其中一辆装有出口鲜鸡蛋的棚车造成鸡蛋倾斜,鸡蛋黄透过车厢流洒了一地,无法继续运行。车站调车机只好把这辆车扣留,磕坏的鸡蛋拉到了古冶铁路地区食堂,这天中午我也有幸吃上了一顿鲜美的鸡蛋羹。

1972年11月份的一天上午,由东北开来的一列油罐车驶进古冶东列检所,我们组在检查这趟列车时,其中一辆装有原油的罐口突然爆开,一刹间满罐夹杂着刺味难闻的黑色原油喷涌而出,线路道边满是喷洒的原油。此时我们组一位检车的师傅,立即脱下身上的棉衣,一个箭步冲上去,全然不顾身上、脸上沾满黑乎乎的原油,用棉衣死死堵住爆开的灌口,在工友们全力配合下,终于堵上了爆开的灌口。这位师傅奋不顾身保护国家的行为,还专门受到北京铁路局表彰奖励。

在列检所检车岁月里,最不好检查的车当属始发车。当年在“创高产”的年代,在古东列检所的6、7股始发线,都是开滦煤矿生产的原煤(尤其是整列车滴水的精洗煤),尤其是严寒冬季,整列的精煤车水洒落一地,整个始发线成了滑冰场,车帮结成一溜溜的尖冰凌,地面结冰高于钢轨面,给弯腰钻进检车底部带来困难。检车时不仅脚穿雨靴,穿着棉衣还要横穿飞驰的正线客货列车,跳过停在1至5股线的停留列车。检车时还要用检车锤凿开车帮上一串串冰凌,以免伤着头,同时检查两辆车之间的风管是否连接、折角塞门是否贯通,同时还要对整列始发车进行全列贯通制动风路的检查调试,一趟始发车检修完成最短需要35分钟。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刺骨寒风下的露天检车作业,更不用提当年那个辛苦劲儿!

在古冶东列检乙班初始参加工作的14年,虽然尝尽了酸甜苦辣,但是古冶东列检锤炼了我坚韧的信念,特别是从一名连初中都没毕业的普通检车工人提任为古冶车辆段党委宣传委员、工会主席、天津铁路分局主任科员等职务。

弹指一挥间,57年过去了,古冶东列检所车间早在2005年12月25日撤销,如今一个班只有一个组检车作业,检车车间也变成了列检所,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在古冶东列检所的难忘岁月。

作者简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信宝忠,男,1951年生人,1967年12月参加铁路工作。历任古冶车辆段货车检车员、党委干事、党委宣传委员、工会主席、天津铁路分局主任科员、唐山站主任科员、16岁开始从事宣传工作至今,先后被聘为铁路和地方十余家新闻媒体特约记者,先后发表各类稿件两万余篇。出版《铁之韵》《铁之缘》《铁之影》《铁之梦》四部作品集。现为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道学会会员、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新闻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