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

1970年,13岁的赵本山跟二叔学三弦时,绝不会想到,远在内蒙的两个女孩,以后会和自己产生关系。

其中一个女孩叫马丽娟,另一个叫于月仙。这一年,马丽娟5岁,而她的表妹于月仙则刚刚出生。

虽是表姐妹,但于月仙和马丽娟十分亲密,儿时她最喜欢去马家拜年,因为马家有不少文艺工作者,有人在沈阳当评剧演员,还有人在北京学京剧。

耳濡目染下,于月仙喜欢上了舞蹈,但父亲不支持她搞文艺,她就瞒着父母偷偷报了少年宫舞蹈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2年,于月仙12岁时,她的弟弟于英杰出生。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父亲非常珍爱,于月仙也很高兴,把积攒多年的钢镚都去给弟弟买了礼物。

这一年,25岁的赵本山三弦没白学,因表演拉场戏《摔三弦》一举成名。正当他意气风发时,3年前娶回家的农村媳妇葛淑珍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看上去双喜临门,但赵本山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他这个儿子赵铁蛋有问题,不仅是个聋哑儿,还患有软骨症、肺气肿及心脏病……

因为这个儿子,赵本山闷闷不乐,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四处演出,不回家。

这样过了一两年,赵本山和同台演出的内蒙女孩马丽娟擦出了火花。马丽娟当时十八九岁,那叫一个鲜嫩漂亮,赵本山很快与她谈起了恋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赵本山二十六七岁,留着时尚的“爆炸头”,他和马丽娟在台上演出完毕时,还见到了当时十几岁的于月仙,所以于月仙算是两人爱情见证者。

1987年,17岁的于月仙,正在赤峰市第一职业中专幼师专业学习,学校送她去沈阳音乐学院进修舞蹈一年。

那时赵本山正“偷偷的”瞒着老婆与马丽娟在沈阳同居,学习期间,于月仙就蹭住在这位“准姐夫”的家中。

当时赵本山已经开始火起来,和小情人马丽娟一起,经常有演出,时间一长,于月仙受到感染,也想跟表姐一样做一名演员。

但1990年,于月仙的弟弟于英杰忽患怪病,脊柱侧弯到174度,内脏挤压变形,肺活量只有常人的一半,还经常咳血……为了给他治病,家中十分困难。

这种情况下,于月仙的老父亲思想保守,只盼着她早点毕业去做老师,并嫁一个好人家,好扛起家庭的重担。

到了1991年,34岁的赵本山上过央视春晚后名气更大,开始拍摄电视剧。

同年,“无证驾驶”多年后,他终于以几乎“净身出户”的代价,实现了与原配葛淑珍离婚的梦想,一儿一女全归前妻抚养

1992年,35岁的赵本山与27岁的马丽娟宣布结婚。这一年春晚,赵本山表演的节目是《我想有个家》,于是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他迫不及待的心情。

也是这一年,22岁的于月仙,终于迎来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二、

1992年,中央戏剧学院在内蒙、宁夏、福建定向招生,得到消息后,22岁的于月仙心中燃起火焰,瞒着父亲,偷偷报了名。

考试快要结束那天下午,一个有点壮硕的姑娘大喘着气赶过来,先是在门外站了几分钟,随后一把推开门,丝毫不胆怯地走到老师面前问:“谁是主考老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师们都不认识她,尴尬地相互看着,关键时刻,坐在中间的“中戏”招生办主任姬崇恭问询了姑娘的来意,了解清楚后,破例让她补考。

这位姑娘就是于月仙,她运气好,遇到的姬崇恭是个好人。姬崇恭既是“中戏”教师,也是名演员,深知民间疾苦,曾为三番两次无法报名的巩俐开过绿灯。

到了于月仙展示才艺的环节,她跳了一支回旋如风的筷子舞,因为之前进修过舞蹈,她跳得很不错。姬老师眼前一亮,当时就表态:你回去,好好准备文化课!

这让于月仙惊喜万分,因为她只是跑来试试看,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能考上。

然而,专业课虽然通过了,于月仙的求学路仍是一波三折。她毕业后教书的学校领导不同意她考“中戏”,还给了她一个惩罚:“发配”她到收发室看大门!

她倒也豁达,接受了“看大门”,并在补习班老师的免费帮助下复习了82天。

最后,文化课她也通过了,但学校压着档案不放。“中戏”招生办只得通过内蒙教育局联系学校进行协调,多次沟通,姬崇恭这才亲自调走了于月仙的档案。

姬老师如此爱才惜才,于月仙一家自然十分感谢,送姬老师到火车站时,硬塞给他一箱当地特产杏仁露。

后来开入学茶话会,姬老师搬出杏仁露来招待学生,同学们都说谢谢老师,姬老师却说:“别谢我,这是咱班于月仙同学从草原上带给大家的,大家谢谢于月仙!”

遇到这样的好老师是于月仙的福气,但她在大学的福气还不止于此。

三、

和黄海冰、毛孩等成为同学后,于月仙发现自己22岁的“高龄”,在班上几乎是年龄最大的。另外还有一个张学松,上大学前当过5年兵,年龄和她差不多。

可能大家为了照顾年纪大的,于是选于月仙为女班长,张学松任男班长。选完班长,班主任常莉老师告诫大家:大学时不能搞对象,毕业后不要改行……

然而于月仙长相美艳,被称为“月亮仙子”、来自大草原的“白月光”,张学松和她又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两人干柴烈火,很快就“地上鞋两双”了。

得到女神滋润的张学松,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在做期末台词汇报时,竟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大家好,我叫于月松……”台下嘘声一片,恋情彻底曝光。

有了男友的精心照料,于月仙出落得越发丰满水灵,就连很多港台的导演,都喜欢找于月仙拍戏。

有次张艺谋到“中戏”选演员,于月仙也参与其中,并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影像资料。

除了爱情和演戏,于月仙上大学时还特别喜欢交朋友。她的班主任常莉的老公叫曲直,在北京总政话剧团做老师,曲直所带班的班长叫李歌。

李歌还没毕业时,就曾和《家有儿女》中的“小雨”尤浩然,一起拍过公益广告《妈妈洗脚》。于月仙和李歌也成了好朋友。

于月仙在大学的4年间,赵本山永远失去了他和前妻命苦的儿子赵铁蛋,他化悲愤为动力,继续在春晚上风光无限。

连续3年获得节目一等奖后,赵本山“小品王”的帽子越戴越牢,也为他以后和小姨子于月仙的交集埋下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