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华侨饭店位于西子湖畔,风景十分优美独特,从窗户望过去就能看见西湖的美景。而且它的位置交通十分方便,背靠市中心,装饰典雅又豪华,这里还有着杭州的名厨,可以给客人提供正宗的地方菜系。而杭州华侨饭店创办时间也比较久了,1959年的时候开业。2000年,杭州华侨饭店被拍卖,当时它其实很老旧,但这可是西子湖边,地段非常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因此,竞拍的人非常多,最终是一个叫楼忠福的人花了2亿元拿下了这个饭店。楼忠福1954年出生,他是浙江人,而在当时他也是广厦控股集团公司的董事局主席。2亿对于这样一个公司来说也算是大项目,很多人一度因为它或许不值这个钱放弃,而楼忠福还是坚持拍下。当他走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就开始笑了起来,只见酒店里挂着一幅画。

这幅画自然也跟着酒店到了楼忠福的手里,而它可是大有来历。在最开始的时候,杭州华侨饭店里边啥也没有。自然需要一些装饰,于是当时的经理就找上浙江美院的两位画家来作画。一位是吴茀之,他在后来可是现代浙派的首领人物,非常擅长写意花鸟、山水人物。而另一位是潘天寿,他画的那幅名叫《初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潘天寿同样大有来头,曾经受教于李叔同等人,还跟着吴昌硕学过写意花鸟。他晚年的时候就是住在西子湖畔,如今纪念馆也在他的故居,里面都是潘天寿先生用过的画具。重要的是,他的画非常值钱。就拿2015年5月17日,拍卖的那副《鹰石山花图》来说。这幅是潘天寿的代表作,6800万元起拍,在十几轮的竞争之后,拍出了2.43亿元的价格。而这幅画创作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大概是23.3平尺。

挂着的那副初晴是仿品,但真品也在酒店里,跟着酒店一起在楼忠福的手里。这幅画在1979年的时候怕时间久远被毁,所以找了潘天寿的弟子临摹了一副,把那副临摹的挂出去。而真品自然是藏起来了,也难怪楼忠福后来在2014年会笑着说:酒店等于白捡。可不是嘛,一幅画的价值就抵得上购买酒店的价值了,酒店不相当于是白送的。

至于为什么有这画,酒店原主人还会出售就不知道。或许是他当时不懂这幅画的价值吧,又或者是这幅画在当时人们并不知道它以后会如此的值钱,毕竟艺术品不像古董,很难定位价值。2019年,嘉德的秋季拍卖中,《初晴》被拿了出来拍卖,最终的成交价是2.058亿元,比当初的2亿元甚至还多上了一点。艺术品这一行总是会有捡漏的,只是看个运气而已。

潘天寿活着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他的画将来会如此之前,他这样的文化人还一度被关押过,那时他曾写下:莫此笼絷狭,心如天地宽。是非在罗织,自古有沉冤。而写下这首诗的一年后,1971年9月5日,潘天寿就病逝。在他去世44年后,他的画作就开始上亿,将来或许还有升值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