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吴承恩凭借近60亿元票房被网友们冠以"改编界顶流"称号。确实,《西游记》的改编范及流行文化的不同领域,仅就眼下:秦腔神话剧《西游记之大闹天宫》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上演;司徒慧焯导演的话剧《西游》近期开票,将于2024年2月上演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游戏《黑神话·悟空》预告片在海内外视频平台播放量累计破亿,列海外人气游戏博主测评榜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如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张怡微所指出:"《西游记》已成为全世界熟知的中国文化符号。"那么,西游改编作品为何屡改屡新,并且能不断"出海"?

人人都爱"猴哥",不仅因为"能打"

被网友们誉为"首款国产3A游戏之光"的《黑神话·悟空》是以西游故事为基础的角色扮演游戏,今年在德国科隆展上收获全球玩家的高分好评,登上海外人气游戏博主测评榜首,而其中三弦、陕北说书等国风元素也成为了海外传播的"加分项"。当然,游戏的最大亮点是让玩家"成为猴哥"。复旦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生谢诗豪分析:"游戏对玩家身体的调动,会增强玩家与‘悟空’这一游戏角色间的身份认同,《黑神话·悟空》的游戏世界是虚拟的,玩家在其中投入的情感却是真的。"

为何人人喜爱甚至代入人设想做"猴哥"?无论何种形式的优秀改编作品,总是以当代视野与已有文本产生连接,在"猴哥"身上,这个角色的现代性被不断挖掘。张怡微观察到一个有趣的改编趋势:"孙悟空越来越能打,而观音的力量日益衰弱。观音曾经是世本《西游记》中重要的救援之力,但取经人越来越相信自救。文本内外,仿佛总在提示着我们新的时代意义。"

成为能够"自救"的英雄,这是"猴哥"受万千喜爱的原因。他生性自由反叛,"自救"于世界的无常与困厄。取经路上最是修心,他发觉需承认有限、不求必胜,才能"自救"于心魔。拥有悟空之"能",修炼悟空之"心",是现代人想要"成为猴哥"的乐趣所在。并且,在多样化的改编中,猴哥摆脱了小说形容的"毛脸雷公嘴"骇人模样,是很能让观众产生共情感和心理认同的"美猴王"。长久以来,戏曲中围绕着"猴哥"的大圣戏是最受欢迎的,尤其在海外。"大圣戏也叫‘猴戏’,分为南猴、北猴,艺术风格不同但多是武戏,情节不复杂,可看性强,但凡介绍‘美猴王’,老幼都知道。"张怡微介绍道。

不被独占的开放文本,是可以"出海"的核心能量

《西游记》的文本是开放的,它是民间智慧的沉淀,它在不断被改写的过程中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这是它能"出海"的核心能量。张怡微告诉记者:"《西游记》是一个大的故事群落,不是文人独创的故事,因此有很大的改编空间。西游故事在九九八十一难中诉说了很多世俗社会的具体经验,读者或观众能够从中产生共鸣,这种‘生活力’能够不断地吸引大众。"

取经故事背后是中国与印度之间文化交流的群体壮举,作为跨文化的拼贴文本,《西游记》能够吸引不同文化背景的创作者。不久前在上海首演的现代舞《无径之径》,由中印两国舞者共同改编自西游故事,英籍印裔的舞蹈家阿卡什·奥德拉表示,"无论是旧时唐僧西行,还是我们的舞蹈,都是探讨人类的生命旅程,在中印文化交流中创造新的文化体验,这是一种美丽的哲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学界、文艺界与观众的良性互动,也为西游改编与"出海"提供持续的滋养。张怡微在复旦大学开设《〈西游记〉导读》课程已达六年,每年都会重读文本,以不同形式改编《西游记》是选课学生的功课。学界对西游记的研究视域广阔,细分西游戏曲、民俗文艺、禅道研究等,这些研究课题是对不同类型改编作品的有效回应。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竺洪波认为,随着更多作家进入《西游记》的研究领域,为西游故事提供了更多改编的可能性。

西游作品有"出海",也有"洄游"。今年,北美流媒体推出两部西游主题作品——剧集《西游ABC》与电影《美猴王》,尽管评价存在争议,但"西游宇宙"是海外华人的情感归属,这是无可争议的。西游故事属于每个与它相遇的人,没有哪个阶层或社群能垄断对西游的阐释,在这样的语境下,什么是好的西游改编作品?"关键在于能否用时代的意涵解释它。改编《西游记》是要有意图的,在尚待解释与延展的空间中看到其他人没有看出来的东西,才能改编出一部新鲜且有趣的作品。"张怡微对未来"出海"的西游改编作品抱有期待。

作者:孙彦扬(实习生) 柳青

文:孙彦扬 柳青 编辑:王彦 责任编辑:邢晓芳

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