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军只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取得最终胜利,并班师回国。

可战后总结却发现巨大失误情况仍然存在,其中有一个团更是因此损失惨烈。

这个团就是150师448团,共有三百人牺牲,两百人被俘,回国后只有寥寥数人,惨不忍睹。

而造成失误的原因,竟然是一位将领固执己见、刚愎自用,做出了无法饶恕的错误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反击开始,150师入越

中越位置相邻、一衣带水,又同样在近代遭遇列强的压迫,命运相通相连,曾经有过良好的外交关系。

可越南统一,黎笋集团掌控实权之后,从1975年开始便疯狂地进行反华行动。

不仅在中越边境挑起武装冲突,还试图染指中国的岛屿和土地,想将中国边境的领土占为己有。

解放军战士们只能奋勇反击,为保家卫国而打响新的战役!

1979年2月17日,对越反击自卫战正式开始!

战争打响之后,我军战士们奋勇杀敌,很快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双方对抗进入白热化时,我方牺牲了不少战士,诞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篇章。

我方战略目的达到后,战事已经逐渐接近尾声,看见兄弟们在战场挥洒热血,受到感染的150师此时主动申请前往越南战场。

150师较为青涩、缺乏大型作战经验,虽然我军在越南一路披荆斩棘,但潜在的危险重重。

上方因此考虑许久,但最后出于锻炼的目的,还是决定派150师前去进行扫尾工作。

其中,448团也跟随同行。

448团年轻战士们得知这件事情后非常高兴,可他们没有想到,即将面临的是血腥的命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负责指挥队伍的,是50军的副军长关豁明、刘忠和,以及一位副政委候培聚。

他们都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也都具备过硬的指挥能力,上级寄予了厚望,希望他们能好好指挥150师。

关豁明是经历了整个抗日战争的老八路,也曾参与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多次担任我军要职。

因为有他指挥,这一次行动众人都信心满满。

150师这次的任务是:七天之内,在郎登、波列、铺中唐以及玛班等地区清剿敌军,同时聚集失散人员并收集烈士遗体。

150师448团被派向西部地区工作,一开始,他们进行得很顺利,也完成了相关任务。

而最后要撤退时,副军长关豁明和师长刘同声却因回撤路线的问题产生了分歧。

一招棋错

在3月11日的午间,我军根据军情变化调整了150师的任务,命令其成员在11日至13日由南向北清剿班英、天丰、三龙等地域,并在13日下午进入春惆地区。

正是这一道突如其来的命令,让刘同声和关豁明意见不合。

刘同声觉得部队已经完成任务,应该按照计划返回,确保战士们的安全。

但关豁明不乐意,他觉得部队任务完成得不够出色,决定让448团换到那嘎至春惆一线,边清剿敌军边回撤。

而这条路线地形复杂、山势陡峭,曾经的121师就在这上面吃过大亏,损失惨重。

448团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地势,对潜藏的敌情也不明晰,如果单靠自己闯,就是无头苍蝇乱撞。

关豁明的这道命令一下达,顿时让448团的成员心生不满,团领导也感觉有些无奈。

李副师长气馁地说道:“要错是我们错,我们无能撤我们,不要拿部队出气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计划里,448团本该在3月8日行至朗登,但因为在半路遭遇敌情,所以并没有完成任务。

于是也有448团的人猜测,是因为他们没有到朗登,所以关豁明要惩罚一下他们。

其他人也劝过关豁明,448团比较青涩,如果遭遇敌人伏击可能会全军覆没。

可是关豁明没有听取这些建议,他和意见不合的人大吵了一架,甚至惊动了政委。

政委为了安抚他们,就向上级报告了情况,上级收到消息之后,要求众人立刻回撤。

可惜的是,因为电报员的失误,这道指令并没有被传达下去。

之后,关豁明一意孤行,给448团下达了命令,让他们按照自己计划的路线清剿回国。

这是这个决定,将在后来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惨遭意外,节节败退

军令如山,虽然448团也不认可这种做法,但是也只能按照关豁明的指挥行事。

越南处于热带地区,气候炎热湿润,山地嵯峨,树林茂密,没有当地人的帮助,很难找到正确的道路。

而且在这种天气里行军,很有可能中暑昏迷,或者被山林里有毒的蚊虫叮咬。

448团只能慢慢前进,效率十分低下。

越军还是发现了这支在孤山野岭独自行军的队伍,并悄无声息地将其包围起来。

时间来到3月12日上午,越军依靠地形优势向448团成员发动袭击,战士们暴露在敌军视野之中,被打得措手不及。

面对这种不利局势,448团从中午开始就数次发出报告,提出改变回撤路线的请求。

刘同声当机立断,指挥战士们进入防御状态,并在黄昏时从越军的攻势中回转过来,就地清剿。

可是,面对448团的紧急情况,关豁明却错误评估了敌情,并不同意他们改变路线。

不仅如此,他还表达了对448团就地清剿的不满,认为他们做得不尽人意。

他直接越过师长,以个人的名义致电44团的副师长,下令要他们:“只准前进,不准后退。”

这道错误指令使448团失去摆脱越军的机会,将自身完全置于险境。

其实在接到448团消息时,刘忠和曾想要下达撤退指令,可却被关豁明拒绝,他无视了战士们的人身安全,坚持要他们去“硬碰硬”。

448团接到关豁明的指令后,只能继续前进,经过许久的奔波劳累之后,战士们疲惫不堪。

他们找到时机休整,每个人都睡得很深,而越军却趁机在半夜冲了过来。

这场猝不及防的战斗中,448团遭遇了极大的损失:副政委失踪,副团长光荣牺牲。

元气大伤之后,448团抱着仅剩的希望再次请求增援,而给与了他们一丝欣喜的是,这次是刘忠和单独做出了决定,立刻同意派出援助。

但是好景不长,关豁明知道刘忠和擅自做主的事情后,又不甘心地回了448团一封电报。他再次以个人的名义下达指令,让448团分散队伍突围。

448团成员听闻这道消息之后,都有些心灰意冷,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听从命令。

分散后的448团不熟悉地形,又因为兵力分散,面对越军没有还手之力。

很快,他们就被越军重重包围,与总部失去联系。

擅作主张,隐瞒战情

在448团遭遇越军袭击并产生重大伤亡之时,关豁明却在后方阻止150师向上级汇报实情。

这样的情况,一共发生了两次。

一次在12日下午,448团遭遇越军袭击时,刘同声提出将军情报告给上级,关豁明却不同意。

他漫不经心地说:不能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向上报告。

一次在13日下午,448团成员失散,发出电报向上级说明了前因后果,并请求推迟回撤时间。

可消息送到关豁明手中时,他还是没有认识到情况之紧急,仍然没将消息送出。

直到41军当晚发出问询时,关豁明才草草拟出一份电报送到上方,里面只报告了推迟回撤的情况,甚至特地隐藏了“448团成员失散”的信息。

因为内容的模棱两可,上方很快向其追问详情,可是关豁明仍然一意孤行,继续搪塞上级。

其实,上级要求的日期到了后,刘忠和曾向关豁明提议,如实报告448团情况,减少伤亡。

但是,关豁明却大发脾气,指责他太过优柔寡断,动不动就“打小报告”。

关豁明发泄完怒火后,却没有和其他人商量,自作主张去汇报了情况。

正是他的固执已见、桀骜自大,才会使苦苦挣扎中的448团失去救援时机。

448团失联之后,仍然等待着我方的救援,越军连续不断的袭击让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

在绝境之中,他们饥肠辘辘,每时每刻都有可能被越军偷袭,同伴的哀嚎充斥每个人耳膜。

三天时间过去,总部仍然没有动静,448团的成员失去了希望,认为总部已经将他们抛弃。

有些人面如死灰地放弃武器,变成越军的俘虏。

有些战士仍然浴血奋战,依靠一腔热忱,边打边撤,但最后,只有少部分人回到了心心念念的祖国。

因为关豁明的错误决定,448团542人失散,300多人牺牲,丢失的军备物资更是数不胜数。

事后,我军才知道关豁明做了什么,在无数人的指责下,关豁明被撤掉军职。

而另外两位指挥员,候培聚和刘忠和,也被降职调离,所有相关人员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过,即使“罪魁祸首”受到万众唾弃,那些飘荡在异国他乡的英灵也再无法回到祖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