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企业如果突然出现在舆论场上,不是在其高速发展阶段,就是在它爆雷之时。显然,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植集团)属于后者。

11月25日晚间,北京市朝阳分局发布情况通报,对“中植系”所属财富公司涉嫌违法犯罪立案侦查,对解某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自两年前创始人解直锟因病去世以来,中植系再一次走到风口浪尖。

01

中植系被立案,相关高管被逮捕,与其发布的一封公开信有关。

11月22日,中植集团发布致投资者的公开信。在这份信函中,中植集团坦言资金状况出现问题,按照中介机构模拟合并口径测算集团总资产账面金额约2000亿元,由于集团资产集中于债权和股权投资,存续时间长,清收难度大,预计可回收金额低,流动性枯竭,资产减值情况严重,且中植集团的债务规模巨大,剔除本金后,相关负债本息规模约为4200亿-4600亿。目前,中植系相关产品已经发生实质性违约。

也就是说,中植集团已严重资不抵债,并存在重大经营风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过去两年里,这类情况并不罕见,诸多房地产企业均是以这样的局面拉开了爆雷的开端,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中植集团是国内的老牌资本,成立于1995年,其创始人解直锟原本是黑龙江印刷厂一名工人,在印刷厂亏损严重时,他带领印刷厂提升效益,并成为该印刷厂的厂长。后来,解直锟开始涉足面食、服装、储木、水泥、养殖等多个领域。

而中植集团的第一桶金,来源于解直锟大量采购和转卖红松资源所获得的报酬。时至今日,这笔生意依旧迷雾重重,各方对解直锟的红松生意充满了好奇。

解直锟素来低调,一般不接受媒体采访,外界对他的认知,除了神秘莫测的资本大鳄,还有另一重身份——歌手毛阿敏的丈夫。

在中植集团成立后,其主营业务主要围绕木材、木质半成品展开,直到解直锟搭上房地产的顺风车,走出黑龙江,在北京、上海等区域拿地开发。

彼时的房地产如烈火烹油,短短几年间,中植集团就积累了原始资本,并将目光投向金融领域,在2001年开始投资哈尔滨信托公司。后期,中植集团通过与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为代表的5个企业进行合作,接管了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并将其改名重建为中融信托公司,大众熟知的“中植系”也在此刻初具雏形。

中融信托是“中植系”的起点,此后,中植集团通过信托、保险、期货、公募、私募等多个渠道,涉足到金融、地产、教育、科技、新能源等产业。

尽管公开资料对中植系的运营模式多加修饰,但它的整体逻辑简单且直接,即通过资管计划募集大批高净值客户,然后将大批资金投向地产企业、上市公司等,参与相关企业的资本运作,并且从中获利。

解直锟本人也深度认同这种运营模式,他认为金融就是赚快钱的,控制的金融资产越多越好。

也如他所期盼的那样,中植系旗下四大财富管理集团——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所控制的资产规模超过3.72万亿。其中,恒天财富规模最大,累计资产配置规模达到1.5万亿,其次是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超过1.3万亿的新湖财富。

即使是规模最小的高晟财富,其资产配置规模也超过1000亿。

然而,烈火烹油时期的热闹,不能尽数当真,只有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2021年下半年,以龙头房企恒大为首的房企相继爆雷,带来了一场持久的、剧烈的房地产风暴,深受其害的,不仅有买到烂尾楼的普通百姓,还有重度投资房企的金融机构。

2021年12月,年仅60岁的解直锟骤然离世。

和他的发家史一样,解直锟的离世也充满了玄妙的色彩,他是在办公室做普拉提运动时突发病情,医治无效后死亡。另外还有一种说法称解直锟是自杀,他反锁房门,等人发现时,他已经被瑜伽绳勒住了脖子,最终抢救无效。

解直锟素来低调,一般不接受媒体采访,外界对他的认知,除了神秘莫测的资本大鳄,还有另一重身份——歌手毛阿敏的丈夫。值得一提的是,在解直锟离世之后,毛阿敏放弃了价值260亿的遗产,将中植集团交到了解直锟外甥刘洋的手中。

彼时,中植系这座万亿巨轮就已经显露出疲态,据传其每天兑付的资金高达50亿,资金周转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此后,中植系的处境并未好转。公开资料显示,中植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4%,这样的债务规模显然已经超出了企业的承受能力。而中植系在股市、地产的接连失利,也让其资金状况愈发堪忧。

2023年6月,中植集团出现了第一次理财产品的逾期兑付,涉及的金额达到了10亿元。

7月19日,中植集团旗下的四大财富公司,新湖财富、大唐财富、恒天财富、中植财富,宣布暂停所有关于中植集团债权类产品的募资和兑付,涉及的金额高达2300亿元。

9月15日,中植集团旗下中融信托首次通过官方公告正面承认,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公司部分信托产品无法按期兑付。

中植集团动作频频,引发外界猜疑无数,直到11月22日的公开信,这个庞大金融帝国的遮羞布才被彻底掀开,昔日的华袍之上爬满虱子,万亿金融帝国轰然崩塌。

02

中植系爆雷原因纷杂,但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房地产引爆了中植系的大雷。

如前文所言,2021年以恒大为首的房企的爆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风暴,重仓房地产的中植系深受其害。

其实,中植系与房地产的渊源由来已久,很多地产事件的背后,都有中植系参与。

例如有着“中国第一商战“之称的宝万之争,宝能老板姚振华斥重金入局万科,最终引得多方势力下场保万科。2016年,恒大以91亿元收购万科4.68%的股权,在这宗交易的背后,就有中植集团的身影。

同样,2017年的佳兆业复牌,中植旗下中海晟融收购佳兆业深圳南门墩城市更新项目51%股权,大手笔支持佳兆业重启。

中植系的动作不断,房地产在集团中的比重也大幅增长——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中植集团旗下中融信托投向房地产的占比分别为6.61%、10.99%、17.65%、18%,几年间翻了3倍。

深究其发展逻辑,我们能够发现,中植系与房地产的发展逻辑本质趋近,不断铺开摊子,通过增量扩张扩大整体规模。然而,市场终究有变数,摊子铺太大是收不回来的。

2021年下半年,多家房企爆雷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原本的增量扩张模式难以为继,最终如多米诺骨牌式倒下。

房企爆雷,中融信托危机就已经初见端倪——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融信托存续信托计划1187个,受托管资产6387亿元,规模同比有所下滑。其中,中植持有的巨量房地产信托金额达到895.55亿元,占投资比达14.02%,成为一颗大雷。

自2022年以来,中融信托持有的多笔地产信托宣布违约或展期,收益率低迷。与此同时,中植系自身发展也有诸多不顺,其控股或参股的上市公司,经营业绩和市值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中植系的资金周转越发困难。

但将中植系的爆雷彻底归咎于房地产,这显然是有失公允的,中植系本身的经营理念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中植系此番爆雷,与其推出的定融产品有直接关系。

定融是一种非标定向融资的资金池,因此门槛极高,单个投资人投资金额超过300万,而中植系这次爆雷涉及到的最大一笔定融高达50亿。为了吸引高净值人群,中植系所推出的定融产品年化利率都很高,不少产品年化高达8%,甚至还有9%的年化。

此外,中植系还会给予业务员2%-3%的佣金,再加上运营成本等支出,业内人士预估这笔融资需要赚到15%以上的收益,才能达到回本的条件。

如果是在经济蓬勃发展时期,中植系通过资本运营手段,是可以达到这个收益,平衡收支的。可惜,2021年房地产坠地,而后股市一路下探,经济形势大不如前,中植系推出的高收益产品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中植系爆雷,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尽管中植系是一个金融公司,但它的爆雷,本质上与恒大爆雷没有区别,都是“自融”引发的巨大危机——恒大爆雷,是从无法兑付恒大财富融资的400亿现金开始;而中植系的爆雷,是无法兑付旗下财富公司推出的定融产品。

但中植系的爆雷,比恒大来得更可怕。

恒大的烂摊子虽然多,但它的本质是地产公司,在2.4万亿庞大负债的基础上,它还有价值1.9万亿的土地资产。而中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金融公司,它的实物资产少到可怕,更多的是债权和股权,这些资产是会大额贬值的。

有中植系的员工透露,此次事件涉及的高净值投资人有5万,企业客户近5000家,职业理财师1.3万人,债权权益2300亿。

年纪最大的投资人,超过90岁。

今年8月,有传闻称投资人去中植集团旗下某财富公司讨要说法,因情绪激动,该投资人喝下了毒药,随后被120送走抢救。

面对投资人的诘问,一位中植集团风险处置小组成员的回答居然是:“中植集团的实控人解总已经去世,刘洋总和我们一样都是职业经理人而已……”

这名成员不外是推卸责任罢了,现在的兑付问题应该由实控人、已逝的创始人谢直锟负责,他们这些高管没有责任,因为他们只是职业经理人。即使解直锟的外甥刘洋,也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人。

中植系的确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在11月22日的公开信中,中植集团称“按照中介机构模拟合并口径测算集团总资产账面金额约2000亿元,由于集团资产集中于债权和股权投资,存续时间长,清收难度大,预计可回收金额低,流动性枯竭,资产减值情况严重”。

正因如此,在中植系爆雷之后,仅仅3天,北京朝阳分局公安便发布公告对中植高管解某某等人采取刑事措施。

比较起“解某某”,警方通报中的“等”字,信息量更多,有业内人士透露此次警方采取刑事措施的人员包括中植系四大财富机构的董事长、法人、核心高管等,几乎是将核心人员一网打尽。

而这种中植系这样的庞大金融机构,涉及面相当之广,警方此次抓捕,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在雷霆手段的背后,是一颗正在爆炸的大雷。

03

金融机构爆雷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原因,往往是多种因素综合的作用。其中,风险管理不善、经济周期和市场波动,都是金融机构爆雷的主要因素。

以中植系为例,其在房地产的投资力度逐年增长,在获得高收益的同时,却忽略了这背后的高风险性。而在房地产出现问题,众多房企爆雷之后,中植集团也未能及时挽回局面,及时割舍。

很多的雷,早在解直锟生前便已埋下。

解直锟猝然离世的两年里,中植系的高管们并未采取相应措施,反倒是在自融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借新偿旧,最终借无可借,资金周转彻底出现问题,引发山崩。

而房地产带来的市场震荡是持续性的,经济低迷和不稳定也有可能导致市场风险增加,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下降,中植系的资产价值大幅下降也是由此。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市场中的爆雷是有传染性的,一家机构的困境可能引发对其他机构的负面影响,此前我们已经在恒大身上看到了相似的例子。

因此,在中植爆雷之际,我们还应该担心另一件事——

谨防下一个“中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