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字 | 阿龙

排版 | 阿龙

1928年,北伐军收复北平。

此时,蒋、桂的恩怨已经到了不可调解的地步。

北平虽然名义上由白崇禧管理,但城内的军队全是唐生智的旧部。

狡猾如狐的白崇禧意识到,蒋可能要对自己动手。

与其守着北平这个烂摊子,不如三十六计走位上,和李宗仁会合后,再求东山再起。

但蒋是什么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虎归山的。

他该如何在蒋的步步紧逼下,逃出北平呢?

这期间,又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1、意料之外的提醒

1928年10月,白崇禧将老部下聚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本打算在北平召开国民会议,宣布与南京的蒋彻底划清界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前往广西,征求李济深、黄绍竑意见的潘宜之,前往武汉征求李宗仁意见的夏威,都未能按时返回,这让白崇禧相当的担忧。

就在他进退两难时,他的参谋长兼十一师师长的王泽民回来了。

白崇禧大喜,赶忙询问十一师的动向,如果他们愿意协助,自己还有可能在北平站稳脚跟。

但王泽民的话,却让他如坠冰窟,王表示,此时十一师的高层已经被全部收买,自己成了空壳司令,迫不得已,才来找白崇禧商量对策。

除此之外,王泽民还带来一个坏消息,唐生智已经回国,这两天在天津露头了……

北平的部队,大部分都是唐生智的旧部,一旦他回到北平,一呼百应,那个时候白崇禧再想走,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如今之计,自己只能先逃离北平,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就在白崇禧打算和部下商量逃出北平的计划时,第四集团军总指挥方振辉突然来访。

白崇禧心中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问道:“来了多少人?”

门卫回应:“一辆吉普车,两个卫兵!”

“这么点人,应该不是来抓自己的!”闻言,白崇禧这才放下心来了,让门卫将方振辉请了进来。方振辉也不客气,径直坐到了客座上。

“方振兄,大冷的天,还登门拜访,有何见教啊?”白崇禧笑着问道。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方振辉喝了口茶,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最近收到消息,你部下的六个旅已经叛变,正商量着把你绑到南京!”

“还有这种事?”白崇禧闻言心中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方振兄放心,我已经有对策了!”

“那就好,我就是来提醒你的,话带到了,我也该走了!”闻言,方振辉也懒得探听虚实,拿起帽子,便起身告辞了。

方振辉走回,白崇禧直接瘫坐在椅子上,一摸后背,才发现早已被汗水浸透了。

“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离开北平!”

2、金蝉脱壳,逃出北平

离开北平,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却困难重重。

此时的北平,早已被重重包围,连门卫都换成了南京的人,自己该如何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成功金蝉脱壳呢?

危急时刻,白崇禧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廖磊。

白崇禧深信,对方绝对不会出卖他,早些时候,白崇禧亲自将他提升为三十六军军长,在其父过寿时,白崇禧还屈尊降贵,亲自给寿星磕了三个响头。

这让廖磊感激涕零,当场发誓:“有我廖磊在,就绝对不会让白长官受到危险!”

绝定之后,白崇禧立刻附在王泽民耳边,交代一番后,王就去准备了。

不多时,一辆小汽车出现在一间法国人开的医院中,车门打开,白崇禧在四个卫兵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进病房。看到的所有人都以为,白崇禧腿受了伤,此时已经住进了医院。

殊不知,就在小汽车开走时,另一辆车,则从医院门口往相反的方向疾驶而去。

车上坐着四个人,除了卫兵和司机外,还有三十六军军长廖磊和乔装打扮的白崇禧。

原来,这一切都是白崇禧金蝉脱壳之计,目的,就是为了摆脱眼线,和廖磊见面。

当天晚上,王泽民以过生日为由,将城内唐生智的旧部聚集在一起,方便掩人耳目。

与此同时,白崇禧已经坐上廖磊的车,径直往北平城外开去。在车后备箱里,放着一口大木头箱子,白崇禧就躺在里面。

车开到城门口,果然被卫兵拦了下来:“你们是干什么的?”

司机摇下车窗,笑着说道:“廖军长正在搬家,麻烦行个方便!”

“不行,谁出城都要接受检查!”

“你……!”

眼见双方吵作一团,廖磊知道自己不出面不行了,赶忙下车,对卫兵问道:“你们是谁的兵啊?连我廖磊的面子也不给!”

见是廖军长,卫兵也不敢太嚣张,赶忙回应道:“我们是天津卫戍司令傅作义的部下!”

“傅作义的人啊!”廖磊笑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傅作义是老相识了,给我个面子,放行吧!”

“这……上面有令,我也不好办啊,廖军长不要难为我了!”

见门卫依旧不肯放行,廖磊知道,不让检查,自己今天是出不了城了。于是对坐在后排的妻子使了个眼色,然后故作大方道:“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检查吧!”

“谢廖军长体谅!”闻言,卫兵大喜,赶忙上前盘查,刚打开后座,一侍女大喝道:“放肆,廖夫人正在洗脚,谁敢乱看?”

原来,在廖夫人老家有个习俗,已婚女性洗脚,除了丈夫外,其他人都不能看。

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把卫兵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看向廖磊,发现他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哪还敢再探查,赶忙一回事道:“不好意思,廖军长,得罪了,赶紧放行!”

就这样,白崇禧终于有惊无险地出了城。

本以为能松一口气,没想到廖磊的一番话,又让白崇禧陷入了新的绝境。

3、“你这是打我的脸!”

一番交谈后,白崇禧这才知道,三十六军也已经叛变了。

走投无路之下,廖磊想出个办法,他让白崇禧穿上女装,扮成廖夫人,和自己一起到塘沽,坐船前往上海,和广西驻上海的同仁们商量之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闻言,白崇禧大为恼火,当即驳斥道:“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

原来,白崇禧少年时长相清秀,上学时,一直被同学调侃为“白姑娘”,这段往事不堪回首,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以至于白崇禧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心有芥蒂。

在廖磊的好言相劝下,白崇禧这才答应下来,他本来就长相清秀,化妆之后更是无懈可击。就这样,两个人有惊无险的登上日本大阪公司的日轮,见轮船驶离港口,这才松了口气。

但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纵使二人小心再小心,消息还是传到了蒋的耳朵中。

在蒋看来,白崇禧的威胁,不是一般的大,即使惹上国际纠纷,也要等到干掉白崇禧之后再说。他当即找来淞沪警备司令熊式辉,让他亲率两艘舰炮,轰沉白崇禧乘坐的日轮。

消息一经发出,李宗仁等人立刻得到了消息。

为救自己的军师,李宗仁赶紧给在上海的许崇智等人打电话,让他们务必救下白崇禧。

几个人一商量,决定租船去救白崇禧,于是找到大阪公司,好说歹说,花了20万大洋才成功租到一条船,赶在日轮抵达上海港口前,将其截停了。

登船之后,众人赶忙出示了许崇智等人的亲笔信,白崇禧这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赶忙和廖磊换了船,并更改航向,向着香港的方向驶去。

再说那艘日轮,到了上海港口后,果然被熊式辉的人拦下。

但他带队把日轮搜了个底朝天,都没能找到白崇禧的身影,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至于白崇禧,他则在同仁的掩护下,顺利抵达香港。住了四五天后,他从报纸上得知,武汉蒋桂战争已经结束,李明瑞叛变,桂系20万大军被全部击溃,逃散的逃散,收编的收编。

得到消息后,白崇禧心如刀绞,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白崇禧秘密返桂,顺利和李宗仁、黄绍竑等人会合,暗暗发誓,一定要东山再起。

至此,由李、白、黄三人组成的新桂系,正式在历史上崭露头角。

结果刚重振旗鼓,抗战便爆发了。

为了抵御外辱,白崇禧甘愿放下仇恨,听从南京的领导,带兵出桂抗日。

整个抗战期间,桂系精锐进出,广西大本营,则只留下了少量的民兵把守。

抗战结束后,白崇禧带着部队南下,被我军击溃后,带着残兵败将,一路逃到海南。海南解放后,他又带着仅存的部队逃到了越南。

1950年,白崇禧受邀前往宝岛,没想到刚下飞机,便被监禁起来。

至此之后,白崇禧失去了一切职权,被软禁了起来,一直到1966年。

1966年12月,白崇禧在女友的卧室中去世,尸体发绿,去世原因不明,终年七十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