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活上讷河”这句话在20世纪90年代的北方广为流传,可能很多朋友对讷河这个地名感到陌生,甚至不知道它属于哪个省份,讷河位于黑龙江省。当时,几乎所有的成年人听到这个地名都会感到毛骨悚然,讷河在人们心中的形象被描绘得极其恐怖,让人窒息。你能想象在一个居民区的地下室里发现42具尸体的场景吗?当血水与泥土混合在一起,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1、 “我要自首”

1991年10月22日,苏州火车站的警察们如常地巡逻。突然,一个警察瞪大了眼睛。他看见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着。“这几个人不对劲啊!”他低声说。

另外两个警察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他们小心地跟了上去,发现这三个人似乎有目的地在行动。其中一个人说: “咱们得密切关注这几个人,看样子他们大概心里藏着事儿呢。”于是,警察们开始了对这几个人的监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不打草惊蛇,值班民警留下一人盯梢另外一人,回到值班室喊上其余几名同事,然后将形迹可疑的两男一女为主带走。

这三个人在见到警察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紧张,有丰富经验的警察立刻意识到这一次抓对了人。经过搜查,警察从三个人身上搜出了口服麻醉剂以及3千多元现金,还有两张外地身份证。

这三人具有高度的犯罪嫌疑,民警对三人进行突审,获取了他们的信息,两名男子分别叫贾文革,李秀华,女子叫徐丽霞,三人来自黑龙江省齐齐哈尔。

尽管三人死不承认,找百般借口掩饰,但外人的身份证和麻醉剂,还有几千现金,他们是抵赖不掉的。

警方通过这些疑点,初步确定他们是实施麻醉抢劫的犯罪嫌疑人,警方联系身份证所在的公安,发现家属早已经报了失踪,这说明受害人可能是凶多吉少。

涉及到命案,警方不敢怠慢,立刻抽调精干组成专案组,对三名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提审,而第一时间接到任务的黄国华,他从未想过竟能如此轻松立下一等功。

专案组到来后,贾文革和李秀华都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声称他们只是来外地打工的。但女犯徐丽霞的表现却不同,她非常紧张,坐立不安,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点什么。

黄国华见气温很低,给徐丽霞的座椅放了一层被子,听说她不舒服,又给她买了卫生巾,在警察来看,这些都是应当做的,即使是犯罪嫌疑人也要保证他们的人权。

然而,警方不知道的是,这位名叫徐丽霞的女子,在她的过去经历了极度残酷的生活,黄国华的关心让她深受感动,之后她突然反水,揭露了一起令人震惊的大案。

“我说出这些话,你会立大功,但我肯定会死。”这是徐丽霞在审讯室对民警说的话,当时的办案民警还不知道这句话的重量,后来事实证明,徐丽霞没有撒谎。

“我要自首。”

随后徐丽霞交代了一桩牵扯全国的特大恶性杀人案件,其中死亡的受害者多达42人,而且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残忍至极,令人发指,说是人间恶魔毫不为过。

事情要从一同被抓获的贾文革说起,这个民警一开始没有特别注意的男人,却是血案的主犯。

2、 贾文革的反社会型人格的形成

我看很多文章介绍,贾文革是讷河本地人,家庭生活较幸福美满,年轻时在机械厂工作,拿着铁饭碗。但如果贾文革的前半生过的顺风顺水,他的变态心理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查阅了多方资料,发现贾文革的成长经历并不如大家所想的那么幸福美满。

贾文革是讷河本地人,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他母亲是自杀的,贾文革亲眼目睹母亲的死,那种狰狞的表情在他心中留下阴影,也是后来形成他对于生命的漠视态度,旁人的性命在贾文革眼里似乎不值一文。

贾文革在父母早逝后,一个人到讷河居住,这个时候他才十几岁,独自一人的贾文革常常受到排挤,而他本人的性格也存在缺陷,在家的时候他经常会乱砸东西大声辱骂,性格十分暴躁。

那些本就排挤他的人对他则更加轻视,而想帮助他的邻居自然也就敬而远之了,久而久之,贾文革成了孤家寡人。

年轻的贾文革,手中有两个筹码,一是他在工厂里的铁饭碗,二是他俊秀年轻的外貌。早年,贾文革曾学过技术,在机械工厂里工作,那个年代,这份工作可谓是铁饭碗,稳定有保障,体面无比。只要贾文革安分守己,他便不会为吃穿发愁。

贾文革长相帅气又沉默寡言,对他不熟悉的女工们,常常认为他是一位忧郁王子,主动向他投怀送抱,贾文革也是来者不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始和好几位女员工混,在那个年代作风问题是很严重的事,厂长知道贾文革作风败坏,担心他影响厂里的声誉,就把他开除了。

丢了铁饭碗的贾文革性格越发变得极端,他开始干起干起了宰牛的营生,贾文革的家里都是刀具宰具。

邻居们每一回看见贾文革的时候,发现他身上都是血淋淋的,十分恐怖,其实邻居不知道的是,贾文革身上的血,一开始确实是牛羊的,但后来却是人的。

贾文革的成长经历使他形成了报复性的人格,尽管他最初在工厂拥有稳定的工作,但他对社会的不满情绪仍然很大。

被解雇后,贾文革的怨气变得更为严重,他一心想要报复社会。

贾文革这个人好吃懒做,虽然他宰牛赚了不少钱,但他花钱大手大脚,经常去赌博和找站街女。他经常在一天内就把一个月挣的钱花光,于是好逸恶劳的贾文革,一心想找一个来钱快、付出少的工作。

3、 为自己的入不敷出,找到一条“生财之道”

就这样他就和一群无业游民狐朋狗友,开始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小偷小摸的让贾文革获得钱财的同时,也获得了刺激,但这种程度的犯罪无法满足他的欲望,他便将视线投向那些来讷河做生意的外地人。

讷河是东北著名的大豆,马铃薯和甜菜产地,每年到讷河收购的商贩可以说络绎不绝,在那个通讯不便利的时代,那些远离老家,手中还有不菲钱财的外地人,便成为贾文革最好的下手目标了。

贾文革的第一次杀人,目标是一对来讷河卖粮食的农村父子。他先将父子二人热情邀请到自己屋里,请他们吃肉喝酒。在酒桌上,三人谈及金钱和女人,贾文革满口污言秽语。从这一点来看,贾文革后来喜欢对暗娼动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吃完喝完后,贾文革突然翻脸,要求卖粮父子留下钱。这些钱可是一家人一年的辛苦钱,父子二人自然不可能答应,于是双方爆开始和相互撕扯。

贾文革早有准备,拿出铁锤和同伙一起将这对父子全部杀害,并拿走他们身上的钱财。随后贾文革将尸体丢进了地窖。

杀完人,贾文革却发现没有人知晓,警方也没有查到他的罪行,这进一步激发贾文革的犯罪欲望。

在他看来杀人不仅能够夺财,还能寻求刺激,满足他的报复欲,事后还没有惩罚,于是贾文革又找来几个无业游民,形成犯罪团伙,开始集体作案。

在贾文革的指挥下,短短一段时间内,他们杀害了几名来自外地的商人。这些人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续的失踪案件让整个社区人心惶惶。

因为当时流传着一句话,就是“不想活到讷河”,随着报警的人越来越多,警方也开始了对讷河的大规模走访。

其实贾文革原本是有机会被提前抓住的,因为他有盗窃前科,应该被重点审查。但他之前申报了转移户籍,负责的工作人员没有详细查证,就把他的户籍名单划掉了。因此,对于摸排的警察来说,贾文革不在名单上。

挨家挨户走访的民警发现贾文革家大门紧闭,喊了几声发现没人回应,也就没再进去看。

4、 侥幸逃过排查,开始更换目标变本加厉的玩起“杀人游戏”

背负了好几条人命的贾文革没有被逮捕,逍遥法外。但是警方的摸排也提醒了他,杀外地商人风险太大,于是他把目标转向了另一个法律和社会地位低下的群体,暗娼。

在贾文革看来,这些站街女给钱就能被带到家里,因为她们地位低下且不受人重视,因此如果人间蒸发也不会引起太多的关注。

于是贾文革将邪恶的目光投向这些失足女子,他谎称自己是大老板,诱骗女子到家里满足他的私欲,然后再残忍地将她们杀害,夺取她们身上的财物,事后将所有尸体都丢进地窖。

贾文革作案的频率简直高的惊人,短短几个月,疯狂作案数十起,单单是暗娼,贾文革先嫖后杀就有20人,这些女子无一幸免,全部被藏尸地窖。

文章开头的徐丽霞是贾文革选定的第21位受害者。

徐丽霞不是站街女,她在一家幼儿园工作,有一个儿子,由于和丈夫感情不好,俩人吵了架。

徐丽霞离家出走,想出去散散心,不知不觉的来到汽车站附近转悠,实际上徐丽霞没有到外地的打算,她就是来火车站排解忧闷。

独自一人的徐丽霞还不知道危险正在向她逼近。贾文革跟上她说自己可以介绍工作,便将她骗到位于讷河的家里,随后贾文革给徐丽霞吃下迷药,将她侮辱之后用铁丝勒晕,并且丢进了地窖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贾文革原本以为徐丽霞死了,不曾想她还有口气儿。徐丽霞伤得不轻!迷迷瞪瞪地醒过来,眼前一团黑,伸手摸到的都是尸体,好像掉进了地狱一样。

不过徐丽霞就是厉害,硬挺着坚持下来,在地窖躲过三天后,居然自己爬出了牢笼。然而,出来之后看到的并不是重获新生的喜悦,而是站在地窖口面目狞狰的贾文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