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前一段时间两国之间几乎到了闻见火药味的的程度,现在一转眼似乎又在大谈友好与合作了。面对这种大起大落,相当一部分人开始摸不着头脑了,甚至有的人会问,亲近美国与反对霸权,究竟哪一个才是中国的战略取向呢?

在聊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白一个事情。

我们平时谈到“霸权”,并不是只有遏制、围堵和打压,事实上,“霸权”的一言一行都是堪称战略艺术,那些自称“天选之人”的,也都是善于随机应变的老谋深算之辈。他们在国际上的表现,从来都不是只有“打”,也是有“拉”的。用我们熟悉的话说,那就是从来都是把“胡萝卜”和“大棒”玩的十分纯熟的。

就比如说这次中美之间关系的缓和,看起来是美国这个“霸权”主义国家,放低了身段,软化了态度,其实还是为自己的国家利益服务,为拜登这个总统下一次的大选服务,单纯认为美国“服软”了,那完全是异想天开。

看看这几天,军舰闯南海,大手笔对台军售,美菲联合巡逻,哪一个事情体现出美国“服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正不断加强在中国周边的军事存在

以前我们说中美关系,总会谈到一个群体,甚至一股势力,那就是始终有一群人,一群大部分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人,至今仍然对美国仍抱有幻想,认为美国一定会遵守承诺,中美不会爆发新冷战,这些人甚至认为,中国要想发展的起来,一定不能得罪美国。

远的不说,咱们就看著名的“资深媒体人”某前主编同志,这位前主编在11月27日撰文称:中国需要与西方的紧密接触,对此我们的舆论先要形成坚定共识,我们的社会对西方企业和西方民众都应像过去一样热情、友好。我们要尽最大努力限制地缘政治分歧向经济和人文领域的扩散。

这话看起来好像没有问题,大家都希望好好过日子嘛,吵吵闹闹,甚至打打杀杀肯定解决不了问题。但是,这位前主编凭什么要求“我们的舆论先要形成坚定共识”呢?同时,他还说:我们不能鼓动中西社会之间的对立,不能宣扬对西方的整体仇视,为此我们也不能把西方作为整体当成意识形态的敌人,认为两边社会在价值观上水火不相容。

看到没有,这位“资深媒体人”话里话外都在表达一个意思:中美之间的问题,首先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是我们在舆论上反美了,是我们鼓动了中西方社会之间的对立了。

某前主编这次转弯转的非常的麻溜

聊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一首歌——《罗刹海市》,之前大家猜测的几位明星艺人真的是被冤枉了,歌词里的“未曾开言先转腚”说的才不是娱乐圈那点事,明明说的是某些群体所具备的特征好不好?

当然,我们这里并不是要去批评某“资深媒体人”,因为他有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或者说,他也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只是想问问,到底要怎么样,这些人才能够放弃对美国的幻想?

难道我们的“丢掉幻想,准备打仗”,只是一句无聊的口号吗?

前苏联我们就不说了,解散华约、撤军东欧、休克疗法现在很多网友都不太熟悉了。但是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以及前南斯拉夫的一些人等,大家总是熟悉的,他们也都曾不同程度地相信了美国的承诺和保证,他们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在这里没有必要再做描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丢掉幻想,准备打仗,不只是一句口号

甚至就连现在相当反美的伊朗,也曾一度对美国人所签署认可的《伊核协议》真当回事,以为靠这个东西就可以缓和美伊关系,以减轻压力获得喘息生息的机会,结果怎么样,大家都很清楚。

历史经验一再告诉我们,霸权的善意,背后全是讹诈,霸权的胡萝卜,里面全是毒药,认为只要中国主动释放善意就能获得美国的善意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伟人曾说过,“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也是被逼不得已了”。

只有坚决反对霸权主义,美国才会放下的傲慢架子讲道理一些,才能让他们对中国有起码的尊重,才能保障中美之间的合作具有起码的平等性质。

只有坚决反对霸权主义,才能捍卫中国的主权与核心利益。也只有在中国主权与核心利益不受侵害的前提下,中美之间的各种交往才能正常进行。

只有坚决反对霸权主义,才能打破美国的“灯塔”幻象,占领国际道义和舆论的高地,让中国价值、中国模式与中国方案得到世界人民的信任。

军事是中美关系唯一的压舱石

我们说这么多,具体落实到中美关系上,就是要斗争,不能因为合作而排斥斗争,更不能单纯从所谓友好出发,要求中国人民先反思、先放弃,离开斗争的合作,合作就会被歪曲,就会成为某些群体讨好美国的投名状。

随着美国在国际社会上越来越没有掌控力,未来中美关系反霸权问题必将会越来越突出,我们谈以斗争促进合作,以斗争保证合作,这并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是历史的大趋势。

如果某些群体不服气,不乐意,我们可以把他们送到美国去,请他们劝一劝美国人,让美国不要把中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让美国不要在经济、科技上遏制中国,让美国的飞机军舰不要天天在中国周边晃悠,让美国停止对台军售。

如果某些群体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要在国内把自己摆在一个制高点上,指手画脚的来教育中国人要先怎么样怎么样。

怪不得有人说某前主编是“臣妾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