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小孩子上兴趣班无非两个原因:自己喜欢,或者妈妈喜欢。

而在学武这件事情上,我和Summer难得意见统一:我们都喜欢。

我家马路对面就有一间武馆,当Summer还是个刚会走路的糯米团子的时候,就会趴在武馆的玻璃窗前,看里面的小哥哥小姐姐练拳练腿练侧翻。

她趴在窗前可以看上半天,喊都喊不走。回家后,她自己跟着儿歌一边唱一边出拳:“嘿嘿哈嘿,排拳,排拳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的次数多了,我觉得她确实喜欢,就带她去武馆咨询,结果人家最小要4岁才行,而那时候,Summer才2岁。我跟她约定,如果4岁了她还很喜欢,我们就送她去武馆学习。

我自己也练过武,我的小学是以武术为体育特长,所以从小学习拳法和舞剑,我自己喜欢,所以一路从武术队练到散打队。

原本希望Summer跟我一样,从中国武术开始,既能强身健体又能作为才艺展示,等年纪大些再练散打。结果她却一门心思要学跆拳道,体验了一节课就急吼吼地要报名。

报名当天Summer就砸了金蛋,抱走了武馆最大的奖品。

凭心而论,Summer并不是一个有运动天赋的孩子,爬走跑跳都比同龄人要晚一点点。个性也相当谨慎,玩了两年滑板车只敢慢慢滑行,看到一百米外有车都要马上下车推行。

于是刚开始上课的时候,Summer作为全场最小的孩子,生动演绎了什么是“废柴小师妹”:她就像一只满地滚的小汤圆,转身要摔跤、踢腿要摔跤、跑步总挂在队伍最后一个,出拳的时候甚至连出左右手都分不清。

练习翻跟头的时候,她就像一只四脚朝天不能自理的小乌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别看她踢腿出拳都软绵绵的,到了压腿的时候却根本压不下去,在其他小师姐轻松一字马的时候,她在旁边展示着一身硬气。

因为她又菜又爱玩,笑点还格外低,同班的小师兄们都喜欢跟她闹。为了能多玩会,她还要求每次提早点去武馆。难怪废柴小师妹在武学上是棵草,但是在晋江文学却是个宝。

也许是因为氛围好,所以Summer心态挺好,上课的时候她总是笑嘻嘻的,孩子们排队练踢腿,她虽然踢得不怎么样,却在每次踢完都要绕场走秀一圈,显摆够了再跑回队伍。即使被教练抓到要挨骂,也是积极认错,坚决不改。

果然心中有舞台,在哪都是主角。

在武馆的第一年还是疫情期间,上课经常有孩子请假。然而Summer除了偶尔发烧请假以外,都准时上课。冬天的时候,课堂上经常只有她一个孩子,享受教练一对一的指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上课的时候她也在家里练踢腿、练压腿。慢慢的,她踢腿终于不需要扶墙了。

在这样的努力下,几个月后她顺利地通过了第一次晋级考。

跆拳道的特点是,每次晋级都可以更换新颜色的腰带,于是Summer第一次拥有了绣着自己名字的腰带,兴奋得不得了。

我告诉她,晋级后就不再是初级班里的小师妹,新的学员来了后,她要升为小师姐了。教练也开始让她带队跑步、甚至做动作示范。

随着新的师弟师妹的加入,Summer顿时有了“师姐包袱”,练习的时候也更有劲头。

但是她依旧不是一个有天分的孩子:因为腿部力量差,她在训练比赛的时候经常输。学品势动作也慢,每次学新动作她几乎都是班上最后一个学会的。

于是在不上课的时候她就在家自己练习,无论春夏秋冬每次都练得满头大汗,半年后她通过了第二次晋级考试,拿到新证书,并换上了黄腰带。

笨鸟未必先飞,但是勤真的能补拙。

如今她已经学了整整一年,最大的变化是腿变得有力了。那个曾经踢个腿都要摔跤的小汤圆,现在拳脚都有了虎虎生风的样子。压腿也不再“一身正气”地鹤立鸡群,而是可以丝滑地横劈了。

身体素质提高,抵抗力也明显提高了。今年秋冬病毒肆虐,班上一半的孩子开始请假,Summer还能精神抖擞地去上幼儿园。即使偶尔感冒, 她也是咳嗽两天就自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许是Summer英姿飒爽的样子很心动,她的小姐妹也有跟着去武馆体验的,结果基本都是武馆一日游,直接从体验到放弃,觉得练得太酸太累。

我好奇地问Summer:你觉得训练酸不酸,累不累?

Summer说:酸是有点酸的,但是我不累,我觉得挺好的。

满地滚的小汤圆和旋风少女之间隔着很远,隔着一条由很多很多汗水组成的河流。然而也很近,就隔着一颗喜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