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提升幸福感的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看完五月天的伦敦场演唱会,坐地铁回家。

演唱会上,阿信说,「我们1999年发行第一张专辑」。

他问现场,有谁1999年还没有出生。

一排排手举起。

「你们有没有想过会来看一个年纪比你们老这么多的乐团?」他笑,并调侃他们这乐团,相对「防弹少年团」,是「中弹老年团」。

我有时也会想,为什么有那么歌手、乐队,但我会格外偏爱五月天。

我喜欢的难道是他们的唱功演奏技巧么(顶着锅盖说,nonono)。我如果在乎唱功,有太多排在前面的可选项了。

我喜欢的是他们这些人。

喜欢他们这么多年还在一起,还会说遇到彼此是人生中发生的第二好的事。

那什么是第一好的事?

阿信会说是遇到了五迷。难免有场面话的成分。但作为歌迷,有甜话听,还是开心。

散场时,我边从通道往外走,边想,我喜欢五月天,可能和我喜欢《老友记》里的六人行类似。

五月天的存在给我提供了一种关于友情的安心感。在一个地方,有一群朋友,他们很多年了一直在一起,还在做着一件从少年起就喜欢的事。

没有走散,没有离别。

我也喜欢他们几乎每场演唱会,都会唱《玫瑰少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喜欢今天在演唱会上,他们集体给怪兽庆祝生日;

喜欢石头在点歌环节选台下站的他的爱人,唱了她选的《爱情的模样》,甜度超高;

可能有人会说,你又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私下是不是和台上一样好。

他们私下如何,我其实没那么关心。

起码他们在聚光灯下有齐心合力编织快乐老友梦。

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所有在遥远的舞台上、银幕上被台下亿万人爱着的人,都是造梦者。我愿意为梦鼓掌、落泪,从中获得安慰抑或是激励,而无意去寻找梦的破绽。

毕竟,有那个力气,我不如去缝补我自己的现实。

我也爱他们歌词里唱的人生态度。

今天在现场听他们一首一首唱下去时,我意识到,自己会喜欢他们,简直太没有悬念了。

因为他们唱的几乎每首歌里,都有能打动我的歌词。以及很多首歌,都会让我想起我生命中的重要他人。‍‍‍

比如《孙悟空》里的「如果要让我活/请给我快乐苦痛/我从不怕爱错/就怕没爱过」。

比如《玫瑰少年》里的「哪朵玫瑰没有荆棘?最好的报复是美丽/最美的盛开是反击/別让谁去改变了你/你是你或是妳/都行/会有人全心地爱你」。

比如《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每个孤单天亮/我都一个人唱/默默的让这旋律/和我心交响/就算会有一天/没人与我合唱/至少在我的心中/还有个尚未崩坏的地方/至少在我的心中/自己为自己鼓掌 」

比如《如烟》里的「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永远不改变/拥抱过的美丽都/再也不破碎」让我想到年少时的爱恋,和那时对永远的期待,以及对无常的一无所知。

比如《最重要的小事》里的「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 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 买一杯果汁」让我想到大学时爱唱这首歌的挚友新。也是新在信里告诉我「你最宝贵的是你的生命力」。我是后来才逐渐理解这句话的,并会觉得,其实新比我更早看见我。

再比如《诺亚方舟》里的「再见/那么多名车名表名鞋/最后我们只能带走/名为回忆的花园/如果要告别/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别/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你会拨给谁」。

我当时听到「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你会拨给谁」这句,眼泪就开始飙。于是抓着手机给家人发了条微信,说「想你」。因为怕家人多想,又加上解释,「我在外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只是想你而已。」

更不用说《倔强》,我一直在等五月天唱这首我的本命歌。

在演唱会没开始前,我和旁边座位的五迷闲聊,各自最想听哪首。他的是《如烟》,我的是《倔强》。

《如烟》在现场点歌环节,被点了。但《倔强》则迟迟没唱。

快到尾声时,突然熟悉的前奏响起,他扭头说:「啊,是《倔强》。」我点头,心想:终于终于。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第一句一出来,我就哭成了傻X。

《倔强》是我高三那年循环次数最多的歌。

当年推荐这首歌给我的朋友,也是那一年陪我组成学习小组,相互毫无保留分享学习方法、讨论错题,为彼此加油打气,一起撑过高考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说被火烧过,才会出现凤凰。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

这中二的歌词,刚好适合当年中二(以及没想到至今依然中二)的我,给过我无数力量。

我也会想,为什么长久以来,最打动我的是这首,除了相遇的时间点,可能也因为,面对生活,我至今还在挣扎中。‍‍‍‍‍‍‍

或许正因为怕自己投降,所以更需要「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这样的自我喊话。

我跟自己说,就算要投降,也要先用力打过一场。不能没打,就认输。

人生很多事,试了才知道行不行。我宁愿做了后悔,也不愿没做遗憾。

回顾过往命运的转折点,总有一腔倔强,也幸好一腔倔强。

阿信今天在台上说,五月天要唱到八十岁,只是不知道是他们的八十岁,还是台下观众的八十岁。

希望我八十岁时,还能有体力看演唱会,跟着节奏摇晃荧光棒。

而台上九十多快一百岁的他们,五人一排,颤颤巍巍握着麦,坐在椅子上,白发仍唱少年歌。

合作 请联系微信:wuweiqu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