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亡2300多年后,他们最终还是在1991年建立起了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个民族便是高加索山旁的亚美尼亚人。

亚美尼亚这个民族建立过历史上最古老的基督教国家,却曾蒙受了灭国千年的可悲命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曾在历史上两次复国,却曾遭遇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这个民族比犹太人还要顽强,因为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家园。

那么,亚美尼亚人的历史究竟是怎样的呢?他们究竟有多倔强?如今的亚美尼亚国究竟又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

古代亚美尼亚:罗马、波斯的中间

世人只知道罗马文明与波斯文明的辉煌,但却并不知道在他们的中间地带也存在着一个同样辉煌的文明那便是古代的亚美尼亚国

亚美尼亚的民族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巴比伦仍然据有着两河流域的时代,那个时候在高加索一带亚美尼亚族的祖先民族便已经开始成形了。

而如今亚美尼亚的民族史已经有3500年了。

乌拉尔图王国的建立被视为是这个民族的起源,耶烈万杜尼王朝的建立则标志着亚美尼亚这个名字的出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还是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7世纪之间的故事,那个时候附近的文明中心两河流域正在经历亚述文明衰落,以及新巴比伦与米底崛起的过程。

不久之后,波斯突然后来居上,将亚美尼亚地区短暂地并入了波斯之中。

然而,亚美尼亚民族又在亚历山大东征时期忽然摆脱了波斯,就此成为了波斯与罗马之间的第三方地带。

他们顺便还在301年成为了最早立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比因《米兰赦令》而成为基督教国家的古罗马还早了10个年头。

此后,这个民族便一直以基督教为信仰了,甚至直到伊斯兰教纵横西亚的时候,亚美尼亚也依旧从未改变自己的颜色。

欧洲之外在古代时长期保持基督教信仰的地区,也仅仅只有埃塞尔比亚与亚美尼亚两个国家。

可以说,亚美尼亚算得上是一块“拦路石”,在一定程度上阻挡了伊斯兰教的渗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般来说,越早构建价值观认同感的民族越容易在历史上崛起,并建立一个持久的文明,书写灿烂的历史。

然而,亚美尼亚虽然在民族与宗教层面都很早便确立了社会认同感,但这个民族却开局不顺,原因是因他们的出生地实在太过糟糕了。

西亚本就是亚欧大陆上的四战之地高加索地区更是多民族密集并存的区域。

在这里建立一个文明,就像是在堵车的街道上行驶一样,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在即时战略类游戏之中,自家的主基地距离别人阵地太近都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事情,现实中也是如此。

更何况亚美尼亚人的附近活跃着不少具有征服野心的民族。

本身亚美尼亚就不得不在波斯与罗马的夹缝之中求存。

最终,亚美尼亚还是遭到了其他民族的征服,这个民族便由此亡国两千多年,一度再无出头之日。

伊斯兰的力量席卷西亚时,亚美尼亚未能幸免,被阿拉伯帝国一并吞并,9世纪时,却得以短暂复国。

11世纪,亚美尼亚被拜占庭吞并,此后这里又遭到了塞尔柱人的控制,再然后的历史便完全脱离了亚美尼亚人自己的掌控。

这里先后被奥斯曼帝国、伊朗萨法维波斯帝国、沙皇俄国控制,古代时期的亚美尼亚便就此沦为了被外族征服的土地。

亚美尼亚再度获得复国的机会则要到了21世纪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代复国:在夹缝中的艰难求存

沙皇俄国与奥斯曼的没落给予了亚美尼亚第一次复国机会,然而这个机会却转瞬即逝

此前,亚美尼亚在奥斯曼土耳其与伊朗萨法维波斯争峰的过程之中,已经被分成了东亚美尼亚地区与西亚美尼亚地区。

到了19世纪,这里则分别被奥斯曼土耳其与沙皇俄国控制。

按道理来说,奥斯曼土耳其与沙皇俄国是两个曾经令全欧洲都为之胆寒的强国。

一个曾经毁灭了东罗马,另一个则曾经令拿破仑铩羽而归,落在这两个国家手里,亚美尼亚应该算是到了历史的至暗时刻。

然而,到了20世纪开始的时候,奥斯曼土耳其与沙皇俄国全都陷入到了不可逆转的严重衰落之中。

奥斯曼帝国已然失去了欧洲的领土,沙皇俄国则在1905年日俄战争之中遭到了惨败。

最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这两个帝国敲响了丧钟,这确实是亚美尼亚重新独立的一个有利机会。

然而,这个机会却非常难以把握,首先,奥斯曼土耳其虽然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但却在崩溃前夕更加疯狂。

为了避免亚美尼亚人趁机独立,奥斯曼土耳其居然在一战时对国内的西亚美尼亚地区发动了一场极度残忍的亚美尼亚大屠杀。

这场屠杀直接造成了150多万亚美尼亚人的死亡,堪称是一战时期最为惨烈的一场大屠杀。

不过由于亚美尼亚毕竟只是一个影响力不强的民族,一战之后世界很快便遗忘了这场惨烈的悲剧。

几十年后,在二战时,当希特勒发动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前,他曾留下一句名言: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记得亚美尼亚人的哭泣。”

以此表示自己所发动的大屠杀也同样将不可被阻挡,也同样将会被人遗忘。

在沙皇俄国方面,由于十月革命的出现,东亚美尼亚人得以短暂独立,并且试图恢复历史上的亚美尼亚领土。

甚至趁着奥斯曼土耳其在一战后的崩溃,拿回了西亚美尼亚地区。

起初局面尚且较为顺利,但万万没有想到土耳其在凯末尔的领导下取得了重振,沙皇俄国的废墟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苏俄。

最终在凯末尔领导的土耳其共和国,与布尔什维克掌权的苏俄的双重打击下,新生的亚美尼亚再度被这两国瓜分。

最终,大部分的亚美尼亚族接受了苏联的统治,亚美尼亚短暂得到的独立机遇便因此被错失掉了。

当然,亚美尼亚至少在这个时期获得了一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身份。

虽然并不是什么独立的国家,但至少在苏联治下,亚美尼亚人的生存状况相比于在奥斯曼帝国、沙俄帝国时期要好得很多。

这对于这个民族来说,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吧。

当然,后来的苏联解体,却重启了亚美尼亚复国的进程。

现代复国:仍在战斗的亚美尼亚

苏联时代,亚美尼亚以苏联加盟国的身份默默存在,苏联的解体,最终恢复了被打断的亚美尼亚独立进程。

1991年,苏联一夜消失,莫斯科自此不再有红色每天升起,冷战的胜负就此成为了定局。

对于红色阵营与俄罗斯民族来说,这个消息毫无疑问是极为糟糕的,但却有一个特殊的获益者,那便是亚美尼亚。

苏联解体的同时,亚美尼亚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重新诞生了,这距离他们当初被伊斯兰帝国所毁灭已经过去了2300多年

不过,顺利复国可不代表着和平降临,亚美尼亚刚刚幸运独立,便遇到了崭新的外部威胁,原因便在于他们与阿塞拜疆之间的一个严峻的纳卡问题。

纳卡地区如今亚美尼亚人口居多,但是在当初苏联时代的国土划分之中,此处被划给了阿塞拜疆。

因而边疆上纳卡之地的归属之事便成为了一个麻烦事,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逐渐势同水火。

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是当初伊斯兰教突厥族崛起时而产生的一支民族。

因为宗教冲突,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并不和睦,一战时奥斯曼帝国举起屠刀之时,阿塞拜疆族人甚至也参与过协助奥斯曼帝国进行屠杀的活动。

原本在苏联时期双方之间的矛盾还只在水面之下,如今分立两国,矛盾便不可避免地因纳卡问题爆发了。

90年代,纳卡地区便发生了一次严峻的冲突,2020年纳卡地区再起战端。

如今,阿塞拜疆在军事上占据了上风,亚美尼亚再度在一场对外战争之中处在了极为危险的弱势之中。

目前除了俄罗斯愿意进行调节这个国际冲突外,其他的周边国家皆对纳卡冲突采取了观望态度。

亚美尼亚至今都没有脱离被强势的他者所“包围”的态势之中。毕竟阿塞拜疆的背后还有着土耳其等国的支持。

以国家实力来说,土耳其的背后还有着北约的默许,同时阿塞拜疆背后所代表的伊斯兰力量则在西亚地区具有着主流文化优势。

与过去的历史一样,身处多民族聚集的区域本就难以稳定发展。

而地处世界的十字路口地区,又使得亚美尼亚极为容易遭到强权的冲击。

在西亚地区,要想不在历史上被其他民族同化抹除,那就要坚持自己的民族特色。

所以亚美尼亚在对于宗教信仰与民族独立的问题上非常执着。

然而太过与众不同,则往往容易使得自身更加地深陷入孤立之中。

这便是亚美尼亚常常以夹缝中生存的顽强弱者的历史形象出现的原因了。

每当前一代雄霸西亚的旧势力崩溃时,没等到亚美尼亚有机会崛起,便又会遭遇到其他霸权的迅速降临,使得亚美尼亚再度陷入新的夹缝。

目前来看,亚美尼亚的这个困境还将持续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结语

多难能兴邦,但过多的苦难对于一个民族来说,也不过是苦难本身罢了,亚美尼亚的历史便是如此。

过去的亚美尼亚生活在夹缝之中,现在的亚美尼亚也仍然生活在夹缝之中,然而时隔2300多年,他们仍然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

如今的亚美尼亚仍然是亚美尼亚,但过去的曾经挤压他们的强国却已经换了一茬。

哪怕万千苦难,他们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寸步不曾离开过他们的家园,这种对于家园的坚守也便是亚美尼亚人最值得世人敬佩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