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农村走出来的女孩,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有个大我三岁的姐姐,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小家庭里。父母没什么钱,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家里的地。姐姐很漂亮,相比而言我就显得有些普通了,姐姐能说会道,村子里的人都夸姐姐以后指定有出息。父母和我也商量过,家里的经济不能支撑我们两个读书,姐姐的前途是光明的,于是我就辍学在家里帮忙农活,姐姐去读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姐姐的成绩是很好,大学考了一个十分不错的学校。在姐姐高二那年,我离开了家,去了外地打工。每个月的工资我都会给家里打过去一部分,而姐姐自从上了大学就很少和家里联系,每次只是管家里要钱才会和家里打个电话,我为了缓解父母的经济压力,偶尔也会给姐姐打一笔钱过去。

姐姐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个男朋友,她男朋友大了她将近十岁,是当地有名的大老板。他们相处了几个月,就结婚了。姐姐结婚那天,全村子张灯结彩,来接亲的车队都排到村子外面去了。而且姐夫当场给了父母二十万的彩礼钱,村子里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都说,我们家养了一个好丫头,以后有福分了。

姐姐结婚后的第二年,我也结婚了。我的结婚对象是我打工时候认识的,一个很朴素的农民工,也是进城打工的。他长得很朴素,没什么经济基础。我说要结婚的时候父母狮子大开口要他拿十万块钱的彩礼,这就是在刁难我们。我当时心想,难道衡量幸福的筹码只是金钱吗?我一气之下私下直接结了婚。婚礼很朴素,也就几个人,我的父母没有到场。

我结婚后偶尔回到村子里,会听到人们议论纷纷的话语“都是一个爹妈的女儿,怎么差距就这么大。”“这丫头一辈子算是毁了。”我听到这些话很委屈,我想证明自己,也让老公证明自己,我们靠着自己的双手,依然会很幸福。就这样,我就不怎么回家了,一直在外面打拼。

十年后,父亲的七十岁大寿。我和老公回去给父亲贺寿。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自己家的饭店了,而且在城里连锁开了几家。也算是个大老板了,但是老公一直对我特别好,还是那种朴实的模样。

姐姐这么多年过得不如意,她结婚后丈夫经常不回家,还光明正大的养别的女人。姐姐说几句就是一顿痛骂。我回到家看到姐姐,她憔悴了许多,她看到我和老公,笑了一下,也没说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知道,姐姐已经离婚了,她的丈夫什么都没给她,把她赶出了家,直接让那个第三人进了家门。

村子里的话语已经变成了关于姐姐的遭遇,我也会听到他们对于我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感到不可思议的话语。我听到后也不在意,给父亲过完生日后,我给姐姐扔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三十万。我对她说“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我们有能力之后,自然会遇见更加优秀的人。”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突然想到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人懂得多,要的就多,欲望就多。往往忽略了最重要的,幸福一定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