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先说说单雄信是何许人也?

单通,字雄信,胯下一匹风雷烈焰驹,掌中一条金钉枣阳槊,名列隋唐第十八条好汉。

他身高九尺开外,肩宽背厚,膀乍腰圆,面如蓝靛,发赛朱砂,再加上一部红彤彤的大胡子,简直就如同魔王一般,人送绰号“赤发灵官”。

他家住山西潞州府天堂县八里二贤庄,在家中排行老二,外人们称呼他“单二员外”,朋友们称呼他“单二哥”。

他上面有个哥哥,姓单名达字雄忠,就是当初在临潼山楂树岗被唐国公李渊给一箭误射死的那位单大员外。

单雄信表明上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实际上暗中还有一个身份,乃是大隋朝九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一支令箭,能调动数万响马。

别看这位单二爷面貌凶恶,却是英雄豪迈,义薄云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就是名震山东的秦琼秦叔宝。

想当初秦琼落难天堂县,由于欠下了店饭账,被逼的当锏卖马,那个狼狈劲儿就甭提了。要不是遇到了单雄信,那么大的秦叔宝还指不定受什么窝囊气呢。

单雄信不仅替秦琼还清了店饭账,还亲自他把接到自己的家中,热情款待。临走之时,又赠金又赠银。

回去的路上,秦琼在皂角林误伤人命,被关进天堂县大牢,又是单雄信上下打点,秦琼才死罪改为发配,得以活命。

秦琼被发配到北平府以后,单雄信担心秦琼的家人生活困难,专门派人赶到山东济南府历城县秦琼的家中,给他供柴供米,买房置地。

秦琼的母亲宁氏老夫人过六十大寿之时,单雄信遍撒英雄帖,呼朋唤友来到山东给秦母祝寿。

好家伙,当时那个场面可太大了,八方豪杰云集山东,不仅轰动了整个历城县,连济南府也惊动了。

在来的宾客之中,有一位深谋远虑、高瞻远瞩的人物,就是徐勣徐茂公。

徐茂公一看来的这些人有文有武,个个身怀绝技,这要是合在一起的话,将是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啊。于是他提议,大家磕头结拜,共图大事!

众人欢欣鼓舞,无不点头同意。

参加这次结拜的共有四十六人,由于结义地点是在贾柳楼,故此号称“贾柳楼四十六友”。

都是谁啊?

大哥:魏征魏玄成;

二哥:秦琼秦叔宝;

三哥:徐勣徐茂公;

四哥:混世魔王程咬金;

五哥:赤发灵官单通单雄信;

六哥:美髯公王宣王君可;

七哥:铁面判官尤通尤俊达;

八哥:勇三郎王勇王伯当;

九哥:神射手谢科谢映登;

十哥:金眼雕杜义杜文忠;

十一哥:大肚子天王史大奈;

十二哥:锦衣太保张公瑾;

十三哥:霹雳火白显道;

十四哥:屈突通;

十五哥:屈突盖;

十六哥:尚青山;

十七哥:夏玉山;

十八哥:尉迟南;

十九哥:尉迟北;

二十哥:唐万仁;

二十一哥:唐万义;

二十二哥:大掌柜贾闰甫;

二十三哥:二掌柜柳周臣;

二十四哥:百变仙盛彦师;

二十五哥:千手怪丁天庆;

二十六哥:草上飞黄天虎;

二十七哥:恶太岁李成龙;

二十八哥:小白猿侯君集;

二十九哥:地里星尚怀忠;

三十哥:任忠任敬司;

三十一哥:铁魁铁子健;

三十二哥:金甲金国俊;

三十三哥:童环童佩之;

三十四哥:小二郎金城金方显;

三十五哥:赛展雄牛盖牛连城;

三十六哥:空锤大将齐彪齐国远;

三十七哥:铁枪大将李豹李如辉;

三十八哥:海鹞子鲁明星;

三十九哥:浪里蛟鲁明月;

四十哥:樊虎樊建威;

四十一哥:连明连巨真;

四十二哥:党仕杰;

四十三哥:毛公遂;

四十四哥:吕公旦;

四十五哥:郡马柴绍柴嗣昌;

四十六弟:少保罗成罗公然。

后来群雄聚义瓦岗山,建立大魔国,程咬金做了混世魔王、大德天子,魏征做了丞相,秦琼做了元帅,徐茂公做了军师,而单雄信则名列五虎上将之首。

瓦岗山散将之后,单雄信投靠了洛阳王王世充,不仅做了王世充的兵马大元帅,而且还娶了王世充的妹妹,成了洛阳城的驸马。

某一日,秦琼、程咬金、罗成三人由于无处投奔,带着家眷也来到了洛阳。

单雄信大喜,为了留住这三人,特意给他们建造了一座三贤王府,每日里锦衣玉食,吃尽穿绝,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对他们那个好就甭提了。

可任凭单雄信怎么热情,这三位始终不做表态。

终于有一天,徐茂公来了。

徐茂公干什么来了?当说客来了。

此时的徐茂公已然投靠了唐营,他背着单雄信不知道,来劝说秦、程、罗三人一起投唐。

经过徐茂公的劝说,三人决定离开洛阳,投奔唐营。

哪知此时的罗成身患重病,无法离去,只好让秦琼和程咬金先走。

秦琼和程咬金给出的理由是:母亲年岁大了,思乡心切,要回家去看看,二人要一路护送,然后再回来。

单雄信知道秦琼和程咬金是在骗自己,此一去是不可能再回来了,但他不想兄弟之间难堪,虽然心中不乐意,也只好同意了。

果不其然,秦琼和程咬金一离开洛阳,根本就没有回乡,而是直接加入了大唐阵营。

秦琼和程咬金走后,单雄信对罗成就更好了,亲自给他煎汤熬药,端屎端尿,伺候得无微不至。

罗成挺会演戏,他为了取得单雄信的信任,大骂秦琼和程咬金无情无义,并表示自己誓死不离开洛阳,要与五哥同生死,共命运。

把单雄信感动得热泪盈眶,拿罗成比亲兄弟还亲。

嘿嘿,哪知罗成的病一好,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此一来,可把单雄信气坏了,大骂罗成白眼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咱们再说说单雄信被斩的经过。

话说唐军攻打洛阳的时候,洛阳王王世充担心自己人单势孤,于是便邀请了四家反王前来帮兵助阵。

哪四家反王啊?

分别是:南阳王朱灿;夏明王窦建德;白御王高谈圣;宋义王孟海公。

这四家反王知道唐军的目的是要统一天下,破了洛阳之后早晚还要攻打自己,于是同仇敌忾,各率精兵强将纷纷汇集洛阳城,准备和唐军决一死战。

南阳王朱灿带来了五万兵马,以及自己的儿子:银枪小将朱伍登。

夏明王窦建德带来了五万兵马,以及自己的两位结义兄弟和一位朋友:结义兄弟是苏定方和刘黑闼;朋友是盖世雄。

白御王高谈圣带来了五万兵马,以及自己的儿子和左右两位先锋:儿子高魁;左先锋王豹;右先锋李通。

宋义王孟海公带来了五万兵马,以及自己的一妻二妾:妻子是马赛花;二妾是黑素花和白素梅。

四路兵马二十万,再加上洛阳王王世充的十万兵马,共有大军三十万,对外号称六十万。

三十万大军合在一起,联军大元帅就是洛阳城的驸马、王世充的妹夫——赤发灵官单雄信!

而唐军方面呢?最高领导人是秦王李世民,兵马大元帅是秦琼秦叔宝,前部正印先锋官是尉迟恭。

双方人马在洛阳城下列开阵势,唐军方面率先出战的就是先锋官尉迟恭。

但见尉迟恭铁面虬髯,虎背熊腰,头戴板沿荷叶青铜盔,身披大叶连环镔铁甲,胯下一匹乌龙抱月驹,掌中一条龟背鼍龙枪,背后还斜背着一条十三节水磨钢鞭,身前身后是百般的威风,千层的煞气。

第一阵,尉迟恭打死了白御王高谈圣麾下的左先锋王豹。

第二阵,尉迟恭打死了白御王高谈圣麾下的右先锋李通。

第三阵,尉迟恭打死了白御王高谈圣的儿子高魁。

第四阵,尉迟恭生擒了宋义王孟海公二妾之一的黑素花。

第五阵,尉迟恭生擒你宋义王孟海公二妾之一的白素梅。

好家伙,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尉迟恭连胜五阵,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第六阵,对战尉迟恭的是南阳王朱灿之子朱伍登。

这朱伍登银盔素甲、白马长枪,不仅模样俊俏,武艺更是了得,尤其善打暗器,神鬼难防。

尉迟恭虽然勇猛,却不是朱伍登的对手,十几个回合被朱伍登杀得盔歪甲斜,落荒而逃。

朱伍登催马揺枪,在后面紧追不舍。

两人一前一后,一直跑到了洛阳城西二十里地之外的黄花山三清观,遇到了一位出家的老道。这老道非是旁人,乃是尉迟恭和朱伍登的授业恩师云霞真长谢弘。

原来尉迟恭和朱伍登是一对师兄弟,都是云霞真人谢弘的徒弟。

只是呢,谢弘收尉迟恭是在朔州麻衣县,收朱伍登是在南阳府,故此这师兄弟两人没见过面。

当下经谢弘一介绍,尉迟恭和朱伍登才知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

与此同时,谢弘又告诉了朱伍登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呢?原来朱伍登并不是南阳王朱灿的亲生儿子,他的亲生父亲是昔日的南阳侯伍云召。

想当初伍云召因父亲伍建章被害,起兵反隋。大战南阳关的时候,伍云召怀抱幼子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而走。

当时伍云召怀里面的那个幼子,就是伍登。

伍云召杀出南阳关之后,想要投靠河北凤鸣王李子通,他怕一路之上有隋兵追杀,便将儿子伍登托付给了一个打柴的樵夫。那个樵夫就是朱灿。

朱灿收养了伍登之后,便在他的姓名前面加上了一个“朱”字,改名为“朱伍登”。

后来,朱灿趁着天下大乱,领着人攻占了南阳城,自立为南阳王。

朱灿这个人虽然杀人不眨眼,但没有辜负伍云召的重托,对养子朱伍登一直是视如己出,甚至还想夺取天下之后,立朱伍登为太子。

当朱伍登从师父嘴里得知自己的身世以后,一时间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谢弘就劝朱伍登,让他阵前倒戈,扶保大唐。

朱伍登念着朱灿的养育之恩,不忍心那么做,但他也不想再回洛阳城去帮兵助阵,于是便选择留在了师父谢弘的身边,继续学艺。

尉迟恭临走之前,朱伍登对尉迟恭言道:希望师兄看在小弟的份上,两军阵前不要伤害我养父朱灿的性命,要是养父不幸丧命,还请师兄给我来封信,我要护送养父的灵柩回南阳府安葬。

尉迟恭答应了。

等尉迟恭回到两军阵前,直言自己打死了朱伍登,南阳王朱灿信以为真,当场昏死过去。

联军的大元帅单雄信一看,己方连连败阵,士气低落,于是便下令收兵,退回洛阳城。

而唐军的大元帅秦琼呢,自知对单雄信有愧,不敢过于紧逼,随即也收兵回营。

次日天明,双方人马重新列阵。

这一次,唐军的大元帅秦琼亲自出战。

联军方面对战秦琼的是夏明王窦建德的朋友,人称“飞钹僧”的盖世雄。

要论真实武功,盖世雄远远不是秦琼的对手,但此人的飞钹厉害啊,而且还是带毒的。

结果秦琼一个没注意,被盖世雄的飞钹打伤,当时就昏迷不醒了。

后来尉迟恭去黄花山三清观请来了自己的师父谢弘,才把秦琼的毒给解了。

但谢弘说得明白:秦元帅的性命虽无大碍,但元气大伤,需要回去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李世民听了很为难,因为秦琼是三军统帅啊,他要是一走,唐军之中谁来执掌帅印呢?可是眼看元帅身受重伤,也不能不让回去养伤啊?

正在李世民左右为难的时候,替代秦琼执掌帅印的人来了。

谁呀?正是罗成罗公然!

原来罗成自从离开洛阳城以后,就奉李世民之命,护送着母亲回长安城了,现在已把母亲安排妥当,前来复命了。

罗成这一来,问题解决了。因为罗成不仅武艺超群,而且熟读兵书战册,三韬六略无不了然于胸,由他代替秦琼,可保万无一失。

但罗成这个人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心狠手辣,翻脸无情。

秦琼对他太了解了,因此临走之前,对罗成是千叮咛万嘱咐:表弟啊表弟,表哥求你一件事你可要记住了,攻破洛阳城之后,你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你单五哥的性命!

罗成微微一笑,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心里却很不以为然。

秦琼一走,罗成接过了帅印。

次日两军一列阵,联军的大元帅单雄信一看,唐军的帅字旗换了,由“秦”字旗换成了“罗”字旗。

但见旗角之下有一匹白龙马,马上端坐一人,头戴三叉帅字亮银盔,身披七星八宝亮银甲,外罩金边银线素罗袍,掌中握着一条五钩神飞亮银枪。

此人非别,正是骗得自己团团转的小罗成!

单雄信一看见罗成,只气得哇呀呀爆叫,催马抡槊,大战罗成。

单雄信一连砸了罗成三槊,罗成都没有还手。

三槊过后,罗成冷笑道:“单五哥,念在洛阳城你对我的好,我先让你三招。此时三招已过,我劝你还是住手的好,再要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单雄信不听,抡槊继续打。罗成无奈,只好摆枪相还。

罗成这一还手,三四个回合单雄信就招架不住了。但是单雄信如同疯了一般,全是拼命的招数,恨不得和罗成同归于尽。

罗成大怒,杀心陡起,就要对单雄信下死手。

此时,唐营之中的程咬金看的分明,知道罗成动了杀心,赶紧联合齐国远、李如辉等人,各催战马,一拥而上。名义上是帮着罗成对付单雄信,其实是助单雄信逃走。

单雄信能不明白程咬金等人的意思吗?知道自己绝不是罗成的对手,只好拨马败走,退回洛阳城。

罗成那么聪明一个人,自然也明白程咬金等人是有意放走单雄信,但他也不好挑明,只是冷笑不语。

单雄信败回洛阳城以后,越想越气,他跟王世充、朱灿、窦建德、高谈圣、孟海公五人一商议,决定今晚要夜袭唐营。

这五家反王虽然知道此举不是善策,但别无他法,只有听从了单雄信的建议。

当天晚上,单雄信伙同着五家反王,各率本部精兵,偷偷出了洛阳城,直扑唐营。

哪知道唐营之中早有准备,罗成已经在四面八方埋伏好了人马。单雄信等人刚一到,就落入了唐军的包围圈。

那罗成是真厉害,催马摇枪,大杀四方。

洛阳王王世充、南阳王朱灿、白御王高谈圣、宋义王孟海公都先后死在了他的枪下。

唯独跑了一个夏明王窦建德,但罗成还不死心,终于在李世民的大帐之中把窦建德给搜出来了。

窦建德是李世民的舅舅,李世民本想保舅舅一条命,结果罗成不答应,愣是当着李世民的面,一剑斩杀了窦建德。

五家反王都死在了罗成之手,这段故事就叫“锁五龙!”

而单雄信自然也没有逃出罗成之手,被生擒活捉。

单雄信被擒之后,由于唐营众将大多数都是昔日贾柳楼的弟兄,于是秦王李世民和大家伙儿纷纷过来劝降。

哪知单雄信不仅不降,还对着众人破口大骂。尤其是骂李世民和罗成,骂得最狠。

李世民无奈,只得下令斩首。

单雄信被斩之前,昔日的众兄弟们纷纷敬上送行酒,单雄信谁的酒也没喝,只喝了程咬金的。

喝过了程咬金的送行酒,刀斧手就要行刑。

单雄信举目四望,满营众将都在,唯独看不见秦琼的身影,不由得虎目含泪,大声问道:“叔宝何在,因何不敢见我?”

单二爷哪里知道,不是秦琼不敢见他,是因为此时的秦琼根本就不在军中,而是回太原府养伤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单雄信被斩之后,秦琼又是怎么做的呢?

由于单雄信誓死不降唐,被李世民下旨斩首。

就在单雄信被杀的第二天,秦琼秦叔宝回营了。

秦琼刚进唐营,就见辕门之外的百尺杆上挂着一个斗大的人头。

秦琼甩脸一看,死者非是别人,正是与自己交情最好的五弟单雄信。

霎时之间,秦琼如身坠冰窟,如五雷轰顶,只觉得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落于马下,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秦琼这一昏迷,可吓坏了他的两名马童。

马前徐黑虎,马后薛万龙,这哥俩儿赶紧把秦琼抱在怀里,不住地拍打前胸后背。好一会儿,秦琼才醒转过来。

秦琼强忍悲痛,让徐黑虎取下了单雄信的人头。

秦琼把单雄信的人头抱在怀里,只觉得一颗心就像被撕碎了一般。

突然之间,秦琼往地上一跪,是放声大哭。哭得是肝肠寸断,几次昏厥。

这段故事就叫做“叔宝哭雄信”,又叫“秦琼哭单通”。

秦琼哭罢多时,猛然间站起身来,把单雄信的人头交给徐黑虎,自己大踏步来到了中军大账。

面见李世民之后,秦琼第一句话就是:“敢问千岁,单雄信是怎么死的?”

李世民长叹一声,说道:“元帅有所不知,那单雄信两次踏我唐营,打死军兵无数,罗元帅无奈,这才生擒于他。哪知那单雄信不仅不肯归降,还破口大骂,小王迫不得已,这才下令斩杀于他。敢问元帅,莫非小王这样做错了吗?”

秦琼道:“那单雄信马踏唐营,伤我军兵,坚守洛阳,誓死不降,千岁为了一统天下,杀他自然没错。但是,单雄信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因哥哥之死,不肯归降,为了报王世充知遇之恩,坚守洛阳,难道说他就错了吗?”

李世民张口结舌,道:“这个……这个……,那么事已至此,元帅想要小王怎么办?”

秦琼淡淡道:“微臣岂敢要求千岁?只是单雄信与我情同手足,如今雄信已死,微臣万念俱灰,已不能再扶保千岁共创大业。微臣别无所求,只求辞去官职,护送单雄信的灵柩回山西,从此耕田种地,了此残生。”

说着话,秦琼伸手摘下自己的帅字金盔,放在了李世民的面前,扭头就走。

李世民一看秦琼要辞职,可着了急了,因为打天下他还指着秦琼呢。他赶紧叫道:“元帅请留步!秦王兄请留步!……”

秦琼充耳不闻,迈大步走出了中军大账。

此时此刻,秦琼心里恨透了李世民,心说:“李世民啊李世民,你背着我不知道,斩杀了雄信,实在是可恼又可恨。从今以后,二爷我不跟着你干了,你爱咋咋地。你杀了雄信,我岂能再扶保于你?”

秦琼多高的威望,他这一走,昔日贾柳楼那帮弟兄们也开始跟着起哄。

什么齐国远啊,李如辉啊,金城啊,牛盖啊,樊虎啊,连明啊,等等等等,都纷纷闹着辞职。

眼看事情就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李世民赶紧求助于程咬金。

最后还是程咬金追上秦琼,告诉了秦琼一件事:“二哥,你还不知道吧?老五的媳妇儿玉花公主已然身怀六甲,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

闻听此言,秦琼大喜过望:“真的?”

程咬金道:“千真万确!”

再看秦琼,热泪盈眶,双手合十,不住地祷告:“苍天有眼,五弟有后啦!”

程咬金接着道:“二哥,眼看老五就要有孩子了,为了这个孩子,你也不能辞官不做啊。”

秦琼道:“我辞不辞官,与五弟的孩子有什么关系?”

程咬金道:“二哥有所不为,秦王说了,只要你能继续留在唐营为帅,日后五弟妹不管生下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秦王都封为太平侯,山西潞州天堂县一县的税收都用来供养他们母子,朝廷绝不索取半文。二哥啊,人家秦王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够可以了,莫非你还真要他李世民给单老五抵命不成?”

秦琼沉默不语。

程咬金又劝道:“二哥,你就答应了吧,你为了一个单老五,就真忍心抛弃我们这帮弟兄不成?”

最后秦琼长叹一声,说道:“也罢!为了雄信的孩子,我就继续留在唐营为帅。你回去给千岁复命吧,我先护送雄信的灵柩回乡,等把所有的后事安排好了以后,我自会回来。”

程咬金见秦琼同意了,拨转马头,回去向李世民复命去了……

有人说,秦琼这么做是演戏,是演给众人看的;有人说,秦琼这不是演戏,确实是真情流露。

不管秦琼是演戏也好,不演戏也罢,为了单雄信的死,他敢硬刚李世民,就凭这一点儿,秦二爷就绝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