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间梅超风不过是一个流落街头的小丫头,被黄老邪偶然碰上才收为徒弟。进入师门,小丫头变成了梅超风,获得很多师兄的团宠,还有师父黄药师的呵护。

然而多年后,小丫头被大师兄反复试探是否对师父存在男女之情,小丫头否认了,选择和二师兄玄风在一起。爱恨情仇纠葛不止,小丫头面对杀夫之仇,却选择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师徒情

梅超风还不是梅超风的时候,还是个简单的小姑娘,被黄老邪收入师门后,感受到自由无拘束的时光,那是被爱的,被呵护的。

从金庸原文中不难看出,梅超风的大师兄和二师兄等人都是她有意,甚至连师父黄药师对这个小徒弟有一份朦胧的感情。

但黄老邪对妻子冯蘅,也就是黄蓉母亲的爱情也是被赞深情的,在冯蘅去世多年后,黄老邪还不忘对妻子的感情,甚至一度想殉葬。

然而也有人评说,黄老邪对梅超风才是真爱,冯蘅不过是菀菀类卿的菀菀罢了。

在梅超风还未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大师兄曾来试探这个小师妹是否对师父有男女之情。虽然结果被梅超风否认了,但从曲灵风窥探到的一首诗,黄老邪吟诵的《望江南》初见端倪。

一首前人所做表明乱伦爱情的诗句,黄老邪无缘无故地临摹,时不时沉思,是否也正面对这样的困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梅超风未能给出肯定的回复,是因为她早已中意二师兄陈玄风,在得知这一事实后,黄老邪的情感之路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他仅外出一趟就遇见了所谓的“爱人”,妻子冯蘅。

此后深情人设立的很足,足到让所有人忘记曾经传言中,师父对小师妹有情义。从这一点来看,黄老邪这一举动似乎太过刻意,他太想澄清这一事实,反而欲盖弥彰。

遇见杨过之后,黄老邪仅凭杨过对小龙女的师徒情,就对杨过青眼有加,称两人为忘年之交。

不见得他和杨过的磁场有多共振,但黄老邪对杨过和小龙女之间互相爱慕终成眷属的勇气和缘分,是佩服且称赞的。其中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感慨,何尝不是黄老邪对自己曾经也处于相同际遇的遗憾?

二、 命运的齿轮交错

当年陈玄风和梅超风偷了黄老邪的秘籍,被黄老邪赶出师门,梅超风未尝不感到可惜和失望。

对她呵护百倍的师父,非要让师娘背《九阳真经》,最终导致师娘的死亡。她也许早已分不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在作祟。

师父既然深爱师娘,为什么会间接害死师娘,师父对师娘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很多年前大师兄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师父的意思……

而后面,梅超风虽然被赶出师门,她对黄老邪的尊敬和感激也是真的。哪怕郭靖是自己的杀夫仇人,在黄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梅超风还是选择了放过。

也许梅超风也是知道当年师父对自己的感情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娘早亡,留下唯一的女儿在世,她不能不帮,哪怕这个人同时也是自己杀夫仇人的爱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庸小说里的爱情是复杂的,包含了太多的江湖恩怨和几代人的纠葛。郭靖和黄蓉的爱情,竟然也和父辈那代人扯上了关系。

当郭靖有难时,黄蓉直接站到了有利于自己的身份,先叫一声师姐,然后说出梅超风的真实姓名,唤醒梅超风很多年前的记忆。

梅超风对曾经那段师门感情还是很看重的,她从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到一个师门上下的团宠,那应当是她人生中最快意的时光,可惜韶华易逝,梅超风很快陷入在丧夫之痛中,唯一的目标就是报仇。

然而黄蓉一声“师姐”把她唤回了那段温暖如初的岁月,梅超风还不是一个大魔头,还是一个面对朦胧感情都能心起波澜的小姑娘,是一个对师父尊敬对师门忠诚的小师妹。

梅超风,也曾经天真无邪。

正是一句接一句的“师姐”,梅超风动容了。这是她师父呵护备至的女儿,是师娘拼尽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那段无人问津的岁月,尚且有人惋惜,又怎么能再忽视穿越十几年的真挚情感?

况且第二次去桃花岛偷秘籍下半部的时候,梅超风夫妇二人被黄老邪抓住,幸亏黄蓉哭泣及时救场,才让梅超风逃过一劫,黄蓉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梅超风的救命恩人。

三、 大魔头也是有情人

网上曾经有过提问,怎么写一个完美的遗憾,有高赞回答说:无他,只要写热烈灿烂的情感突然遇上顺理成章的死亡就够了。

对梅超风来说,她的情感和师门生活可不就是这样。原本平淡美好的岁月,全然因为师父的无心透露,大师兄的莽撞问询,让她的丈夫忧心忡忡,让她的师父闪婚又遭丧妻之痛。

这一切悲苦似乎没有源头,但又如溪水潺潺奔涌而来,将一个普通女子淹没,进而要她屈服。

梅超风再面对黄蓉的时候,还是下不去手。也许是因为那张和师娘相近相似的面孔,也许是透过这张脸看到了几十年前的师门情谊,也许是记起了师娘去世之前的种种,也许是想起了几十年前的梅若华。

从梅超风的成长路线来看,她是一个极度渴望关照的人。之所以选择二师兄陈玄风作为自己的丈夫,很大一部分原因大概就是陈玄风的主动和热情,让这个从小孤苦无依的小姑娘感受到了喷薄而出的爱意,她很自然地为此融化了心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对偷师父秘籍一事,梅超风到死之前都耿耿于怀,为师父挡下致命一击倒下的时候,唯一的请求就是恢复师门,祈祷师父的原谅。

她对黄蓉的请求从不拒绝,一而再再而三放过郭靖,也在练功之余保护黄蓉,更甚至不惜放弃原则保护自己的杀夫仇人,又何尝不是一种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