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得知姑姑重病,我立马去医院看望她。

当她提出一个要求后,我立马留下一笔钱,带上妻子搬离了这座城市,从此不再联系。

时隔七年,姑姑离世,我才忐忑地把当年的事告诉妻子。

妻子淡然地抱着我说:“我早就知道,换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和妻子梦佳来自一个农村,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不过,我们两人的家境都不好。

不仅仅是家庭条件,家人也都先后在我们结婚前离开。

记得10岁那年,我的父亲因车祸意外离世。

下葬不到一个月,我妈就在一个雨夜独自离开,只留下200块钱和一张表达抱歉的字条。

那之后家里只剩下我和年迈的爷爷,家里实在贫困,爷爷养活我都成问题,更别说让我上学读书了。

这时候,邻居李叔主动收养了我,李叔就是梦佳的父亲。

李叔的家境也不太好,不过那会他还算壮年,平常会去城里打工,所以多养我一个也不至于太难。

李叔的妻子王姨在生梦佳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所以只能在村里帮亲戚务农。

自从我被李叔收养之后,每天放学我都会帮着王姨干一些农活,同时照顾我的爷爷,还有比我小3岁的梦佳。

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两家人住在一起也还算是幸福。

2

李叔有一个亲妹妹,也就是梦佳的姑姑,因为我被李叔收养了,所以我也就跟着叫她姑姑。

在我成年之前,我只见过姑姑不到5次,准确地说应该是梦佳奶奶过世之后,我就没见过她回村里。

每次姑姑回来,似乎总要和梦佳的奶奶吵架,而且对李叔一家的态度也不太好。

后来我才听王姨说,奶奶从小就重男轻女,所以姑姑一直心存怨恨。

但其实李叔对姑姑还是很不错的。

姑姑从小就很聪明也喜欢读书,可是奶奶总觉得女孩子读书没用。

所以初中毕业后就不打算让姑姑读书了,想着让她在家里帮忙干农活,等岁数到了就嫁人。

那时候姑姑哭着求奶奶让她读书,奶奶就是不同意。

后来已经去城里打工的李叔知道后,立马表示自己打工供姑姑读书,奶奶这才作罢。

要说姑姑也是很争气,她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要知道在80年代中期上大学真的很不容易,还是从村里来的女学生。

她上大学那年,也刚好是我出生那一年。

那之后,奶奶对姑姑的态度也就转变了许多,不过骨子里依旧没改掉重男轻女。

在奶奶的眼里,姑姑就应该补贴家里,所以姑姑工作后,奶奶不断地向她要钱,也才导致后来的关系越来越差。

因为奶奶偏爱李叔,所以姑姑后来和李叔的关系也不太好。

3

平静的生活在我高中那年被打破了。

高一的时候,我的爷爷先离世;

高二的时候,梦佳的奶奶离世;

高三那年,王姨突然得了重病,李叔也因为身体原因,不再去城里打工。

那一年,为了给王姨看病,家里一贫如洗,还欠了不少外债,然而最终王姨也是在我高考前一个月离世了。

所以那种情况下,我也不敢再提出上大学的要求,虽然那个时候考大学已经相对容易。

“小天,没文化肯定不行,你不读大学,我真对不起你离世的爸爸和爷爷。”

李叔知道我的想法后,立马拒绝了。

他主动去找已经一年多不联系的姑姑,希望能借到一点钱。

姑姑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座大城市工作,还是一家中外合资的大企业,收入在当时相当不错。

我不知道李叔那天和姑姑怎么说的,总之他们在电话里互骂得很凶,最后的结果是姑姑没给一毛钱。

“对不起,小天,是李叔没本事。”

挂断电话那一刻,李叔直接要给我跪下。

我紧紧抱着他,抹去了他眼里浑浊的泪:

“李叔,你就是我爸,你养我这么多年我都记在心里,没读大学也不会怎么样。”

那个暑假,李叔特意给我买了一张前往姑姑所住城市的火车票。

我知道他还抱有一丝机会,总觉得如果我遇到困难,还能去找姑姑帮忙。

4

刚到那座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甚至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即使如此,我也硬是没有拨过姑姑的电话,我知道我要靠自己。

我干过搬运工、做过保安、送过外卖,后来成为了一家公司的销售人员。

再艰苦的生活,我觉得自己都能熬过去,不过后来的一件事,我还是不得已给姑姑打了电话。

那一年,梦佳考上了大学,我也把这三年存到的5万元寄了回去。

这笔钱足够梦佳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然而就在这时,梦佳焦急地我打来了电话:

“爸病重,住院了!”

我请好假,立马赶了回去,医生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李叔患的是癌症,好消息是只是中期,还有一半的机会能治疗好,不过费用很大。

“小天,我也不去上大学了,我和你一起去打工,我一定要救爸!”

梦佳哭得撕心裂肺。

“佳佳,你一定要去读大学,就算你不去,剩下的这点钱也不够爸看病,你安心读书,其他事交给我。”

我努力安慰着梦佳,让她不要担心,但是我其实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个时候保险意识都不强,李叔没有额外买过医疗保险,仅靠农村医保根本不可能治好这种病。

我觉得老天不公平,为什么总是把灾难降临到这个贫苦的家庭。

不过这个时候,如果我也气馁,那他们将会更加麻烦,所以我选择了回去找姑姑。

5

“姑姑,李叔得病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看着一脸苦涩的我,姑姑眼神里写满了陌生。

不过这也正常,上一次见面已经是5年前,奶奶的葬礼上。

“他得了什么病?要多少钱?”

我似乎看到希望一般,认真地说道:“医生说,首期大概30万……”

然而话还没说完,姑姑就沉下眸子,摇摇手打断了我的话:

“我现在没这么多钱,每个月房贷还要8000多,不好意思,帮不了你们。”

看着姑姑疏离的眼神,我感到一阵酸涩:

“什么叫你们!李叔不是你亲哥吗?你以前读书的时候,他帮……”

“他帮了什么!”

姑姑再一次打断我的话,愤怒地站起来,用手指着我:

“你知道吗?他所谓的资助我读书,不过就是和我妈一样,想要不断向我索取,还想让我在城里给他们买套房,做梦吧!”

买房的事我听说过,是奶奶想逼姑姑给李叔买的,那时候梦佳刚出生,李叔又在城里打工,所以奶奶才想让姑姑帮忙的。

“就算如此,你也没有买啊,现在李叔住院,人命关天,你怎么能不念在兄妹一场呢?”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反问道。

闻言,姑姑不屑地笑了:

“兄妹一场?这份情我早还了,我工作之后就把当初他资助我读书的钱都还了!”

姑姑伸出一边手,给我比了一个数字5,冷冷地说道:

“之后每年我给他们1000元,整整5年!你知道九十年代中期1000元有多大吗?不然你觉得他凭什么能收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