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国海军的海峡冲刺,德国空军为其保驾护航。

元首的直觉

从1941年的夏季开始,希特勒就越来越关注挪威,他总是担心,英国人会重新夺回挪威,从而从侧翼威胁他的帝国。尽管所有的将领都持反对意见,但是元首还是坚信他的直觉——而他的直觉一向准确。

不仅如此,希特勒注意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海军已经越来越主动地加强了军备,一旦美国人参战,北极航线就会成为他们援助苏联的重要途径。

因此,希特勒命令德国公海舰队在挪威的峡湾里集结待命。

此时,俾斯麦号的姊妹舰提尔皮茨号已经完成了海试,正式加入了公海舰队的战斗序列,两艘剩下来的袖珍战列舰,吕佐夫号和希尔海军上将号,希佩尔伯爵号也随之到位。唯一的困难,就在于被困在法国布雷斯特港的最佳战斗组合——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泽瑙号和欧根亲王号了。

按照雷德尔的原计划,他本来想集结一支庞大的水面舰队执行破交战,但是随着俾斯麦号的沉没,这个“宏伟”的计划也随之灰飞烟灭了。从1941年5月开始,这三艘大型军舰就一直在法国的布雷斯特港无所事事。

非要说作用的话,也就是可以吸引住英国海空军的持续关注,并时不时躺在泊位上挨炸弹罢了。

德国空军的主力已经开始逐步向东线转移了,无暇顾及法国的沿岸港口,希特勒命令雷德尔,赶紧将这些水面舰艇召回德国。

沙恩霍斯特号

雷德尔当然乐于接受这一命令,他还指望着这些军舰能够在北极海域大有作为呢,于是,海军部经过谋划,提交了一条先穿过“法罗群岛—冰岛海峡”, 再绕过苏格兰的最北端回国的“理想计划”。

元首另有打算,他命令雷德尔让这几艘大型战舰选择最近的路径——径直通过英吉利海峡,再穿过多佛尔海峡。

雷德尔与一众军官齐声反对希特勒的“臭主意”:“这将导致我们的军舰葬身大海。”

希特勒的命令不容置疑,他的回答也异常冷淡:反正这些大型军舰从来没有起过什么作用,如果回不来,那就干脆就地拆除,这样还可以回收些大型火炮和装甲板来加强海岸防御呢。

海军部不情不愿地开始按照元首的指令开始了工作,想不到的是,雷德尔一行人越是按照这个思路制定计划,越发觉得这个办法“真香啊”——真是验证了“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这句老话。

而穿越海峡的重中之重就是要保守秘密,做到出其不意。

“冥府守门犬”行动

德国人这次将保密工作做到了极致——直到临出发前几分钟,还只有少数军官知道此次行动的真相。

为了掩饰这次大胆的行动,德国海军部大放烟雾,制定了6个不同的行动代号来混淆视听,就为了掩盖真实的行动代号,“冥府守门犬”。(注1)

指挥这次海峡冲刺的海军指挥官是奥托·齐利克斯中将(注2),此人是德国海军中指挥水面作战的一把好手。

德国空军也全力进行配合,他们派出了250架梅塞施密特和福特-沃尔夫190式战斗机,由 阿道夫·加兰充当行动指挥官,这些战机将在军舰返航的沿途机场进行集结。

按照行动计划,德国空军的战斗机将在沿途为舰队撑起一把不间断的保护伞,确保舰队免遭英国皇家空军的空袭;而空军的联络军官,将随同舰队一同行动,坐镇在军舰上指挥战斗机。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德国的沃尔夫冈·马丁尼将军同时还制定了干扰英国海岸雷达的计划。

雷德尔等人,更进一步,将穿越英吉利海峡的行动时间定在了白天,这个看似冒险的举动,既可以打英国人一个措手不及,还因为白天有充足的光线,有利于战斗机进行护航,同时也便于军舰上的炮手们防空射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发前,欧根亲王号的水兵在甲板上加装4联装高射炮。

按照计划,三艘军舰将在前一天晚上,完成行程的第一段——布雷斯特港至瑟堡——如果英国人仍旧毫无察觉,这支舰队将全速冲刺,通过海峡最危险的200公里,突破多佛尔海峡。

到那个时候,即便英国的本土舰队从斯卡帕湾出动拦截,德国人的军舰也有足够的时间驶向法国海岸,进港躲避。

行动于1942年2月11日晚开始,这一天正好是新月,漆黑的夜色加上洋流方向一致,真是舰队秘密出动的好机会。

从2月11日下午开始,布雷斯特港所在的城市全面戒严,港口被严密封锁,这意味着无人能够进出港口,也不会有人看见军舰出港。即便是英国的谍报人员,他们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得知军舰的动向并发出密电。

晚上9点45分,三艘大型军舰陆续驶出了港口,正如德国人希望的那样,夜色浓重,薄薄的雾霭弥漫在海面上,沙恩霍斯特号一马当先,齐利克斯中将在舰尾默默地注视着尾随的舰队。

黑夜里,他只能勉强辨认出紧随其后的格奈泽瑙号的轮廓,最后面的欧根亲王号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影子,6艘驱逐舰在四周拱卫;这支舰队沿着提前清扫出来的航道向着英吉利海峡驶去,一路上,陆续又有几艘驱逐舰、扫雷舰和护卫舰从其他的港口驶出,加入到了这支舰队。它们将为其增强防护火力。

海峡冲刺

2月12日,天色已经破晓,德国人的舰队已经航行了近400公里,仍旧无人察觉,冬季的大西洋海面波浪汹涌,海面上仍旧笼罩着雾气,天空中风雨滂沱。

没有遭遇到英国人的潜艇,就连一向在海峡上空来回巡逻的英国飞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海面上这列以27节高速行驶的“钢铁长龙”。

进入英吉利海峡后,齐利克斯中将就一直待在舰桥里,他蜷缩在大衣里,不停地喝着热咖啡——从行动开始后,他就没有合过眼了——现在,他在等待着加兰指挥的战斗机中队就位。

按照计划,执行掩护任务的德国空军,最少要保证16架战斗机在上空随时护航,而从法国机场飞来的战斗机可以在海峡上空战斗巡航20分钟,这样,每小时可以保证最多有32架战机提供掩护。

行动已经开始,骰子已经掷下,穿行在海峡里的德国舰队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直到天亮,英国人都并没有察觉德国人的冒险行动。沃尔夫冈·马丁尼将军的雷达干扰行动非常出色,英国肯特郡的海岸雷达监听人员误以为屏蔽是受到了天气干扰。

德国舰队的行踪会偶尔出现在其他的雷达监视站的屏幕上,但是时间并不长,这些监测站点都没有足够重视,这些分散的报告也没有上报给英国海军部,否则,汇总的零散报告必然会揭示德国海军的异动。

幸运并不会长伴身边——10点42分,两架追逐德军战斗机的“喷火”战机从云层中俯冲而下,一幕惊人的景象映入眼帘——海面上,一长列德国军舰正在高速通过英吉利海峡!

几分钟后,两架例行巡逻的飞机同样发现了这一幕,英国人的海峡防卫体系终于被惊动了。

陆陆续续的,警报电话在皇家空军的海峡防卫部队、多佛尔附近的军港、鱼雷艇中队和海岸炮兵部队的指挥部里面响起;但是正如希特勒的预测一样,英国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所有的反应都是零散而滞后的,敌人似乎还没有从这个消息的震撼中清醒过来。

最先采取行动的是驻守多佛尔海峡的炮兵,他们接到命令后,马上冲着被雾气掩盖得严严实实的海面猛烈开火。228mm口径的重型岸炮发出震天的轰鸣,威力巨大的炮弹在海面上炸起高高的水柱——而德国舰队毫发无损,因为落点最近的炮弹都在1600米开外。

中午的时候,舰队已经冲过了英吉利海峡的最狭窄处,即多佛尔海峡和法国加莱之间的那一段,一直紧张无比的舰队官兵们心中升起了一丝期望,也许真的可以顺利逃过英国人的追击:他们已经在英国海空军控制的水域行驶了600公里了,只剩下不到400公里就可以驶入德国空军控制的法国海岸线了。

一支高速追击的英国鱼雷艇编队从多佛尔港向舰队冲过来,它们还没有靠近,就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通密集的炮弹,躲避炮弹的鱼雷艇拼命靠近,并发射了几枚鱼雷,但是无一命中。

还不等德国人惊魂稍定,6架“箭鱼”式攻击机挂载着鱼雷飞了过来,俾斯麦号就是被这种飞机送上西天的;但是这次,德国人可不会让它们再次得逞了。

加兰的数十架战斗机在空中严阵以待,“箭鱼”们即便得到了10架“喷火”式战机的护卫,也无济于事。

这些行动迟缓的“箭鱼”就像被鲨鱼群包围的猎物,密集的机枪和20mm机炮子弹在其机身上穿梭:它们的机翼被打掉,油箱被打爆,机身上的帆布蒙皮被撕扯成破布条。。。

几架FW-190还故意从英国飞机的机尾高速掠过,剧烈的气流就足以破坏其脆弱的机身了。

被群殴的“箭鱼”

海面上的德国舰队也是火力全开,临行前,这几艘大型军舰都在甲板上加装了4联装的20mm防空炮,驱逐舰和巡洋舰的主炮也在对着海面开火,试图用炸起的水柱干扰敌机投弹。

出击的6架“箭鱼”全部被击落,18名机组人员中,13名当场阵亡,剩下的5人被赶来的英国军舰救起——自此之后,“箭鱼”彻底退出了英国皇家海军的攻击序列。

它们发射的鱼雷同样全部错过了目标。

目睹这一切的齐利克斯中将暗自窃喜,看见一向自大的英国佬笨拙而无能的应对,真是令人心情愉悦。舰队的行程已经过半,空袭的威胁在德国空军的保护下看来不大了,剩下需要担忧大麻烦就是水雷了。

交战以来,两国不遗余力地互相在对方的港口和航道上布雷,主要的航线上,密密麻麻的水雷竟然有上千枚之多,虽然德国的扫雷舰已经提前清扫了航道,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在广袤的海面上做到万无一失。

要知道,有些地方清扫出来的主航道宽度还不足800米,别说大型军舰,就连扫雷舰自己开进去都危险。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领头的沙恩霍斯特号突然舰身摇晃起来,还伴随着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很快,消息送到了舰桥:轮机已经停转,这艘军舰抛锚了。

通过进一步检查发现,水雷炸坏了舰尾的装甲带和螺旋桨,因为担心维修螺旋桨时间过长,齐利克斯中将当即转移到了驱逐舰Z-29号上,然后全速追赶大部队。

懵圈的英国人直到现在都没有组织起来协同有效的拦截:

两支布里斯托“波弗特”鱼雷轰炸机中队接到紧急命令起飞攻击,看似声势浩大,谁能想到相当一部分飞机因为太过仓促,连鱼雷都没有装上;大部分的飞机错过了会合点,只好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迎战德国空军,最终只有少数几架飞机准确找到了德国人的舰队,但是零星攻击毫无效果。

英国人的空袭徒劳无功,而沙恩霍斯特号经过紧急抢修,居然可以保持高速行驶来追赶大部队了。德国人的舰队已经驶离了英吉利海峡最狭窄的地段,接近了比利时海岸,皇家海军的最后拦截机会就在此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格奈泽瑙号正在驱逐舰的护卫下穿越海峡。

出乎德国人的预料,英国人派出来的竟然是一队舰龄超过了20年的驱逐舰,这些驱逐舰平时主要用来对付德国潜艇,偶尔会用来驱赶靠近海岸的德国扫雷艇。

驱逐舰队还没有出发,两架德国轰炸机就在它们头上扔下了一连串炸弹,等它们驶出泰晤士河口,轰炸机又来了——不过这次是皇家空军的——幸好两次空袭都没有命中。

下午3点刚过,6艘驱逐舰分成了两队,分别向巨大的格奈泽瑙号和欧根亲王号发动了进攻。

德国人虽然早有预料,但是也没有料到迎战的会是群“小不点”——英国军舰勇敢地冲到和德国军舰平行的位置,打算发动鱼雷攻击,结果早有准备的格奈泽瑙号和护航的驱逐舰都将主炮对准它们猛烈开火。

炮弹如雨点般落下,将打头的伍斯特号驱逐舰笼罩在了爆炸的烟雾和水柱中,这艘可怜的军舰甲板被炸毁,舰桥也狠狠挨了几发炮弹,轮机舱也被穿透的炮弹炸碎了。当格奈泽瑙号调转炮口轰击其他两艘英国军舰时,瘫痪在海面上的伍斯特号被救援船只拖跑了。

另外两艘英国军舰见势不妙,赶紧加速转进,躲进了海面的浓雾中,逃过一劫;另外一队进攻欧根亲王的驱逐舰,同样被击退,德国人的舰队毫发无损。

从下午到傍晚,英国皇家空军的各型轰炸机不断轰鸣着掠过舰队的上空,迎接他们的是两艘军舰和护航舰只猛烈的对空炮火,德国空军的战斗机不时俯冲直下,将一架架英国飞机打得浓烟直冒。

天气越来越糟糕,低沉的雨云将舰队遮了个严严实实。而齐利克斯中将又要更换旗舰了——Z-29号驱逐舰的一枚高炮炮弹在战斗中自燃爆炸,把一条输油管炸坏了,军舰的速度掉到了25节。

风急浪大,齐利克斯中将没法转移到另外一艘驱逐舰上去,他只好叫人放下交通驳船,在海面上驶向赫尔曼·舍恩曼号。

乘坐驳船转移的中将在昏暗的海面看见了令他无比激动的场景:巨大巍峨的沙恩霍斯特号战舰,从他们身后高速驶来,胜利汇合。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前方就是德国舰队归途的最后一道关卡,弗里西亚群岛间的狭窄海 域。晚上8点,海面上爆闪出一道白光——格奈泽瑙号触雷了,接近船尾的装甲给炸开一 条大裂缝。损管小组迅速用一块大钢板补住了裂缝,这艘军舰虽然可以继续前进,但是速度大为减慢。

2月13日清晨,格奈泽瑙号通过了基尔运河,接近了基尔港,军舰上响起了象征胜利的钟声,身心疲惫的官兵们开始欢呼庆祝。很快,欧根亲王号也顺利到达,舰队再次开始庆祝。

行动中的欧根亲王号。

而倒霉的沙恩霍斯特号在12日晚上9点半再次触雷,维修人员在冰冷的海面上奋战了3个小时,终于让这艘巨型军舰再次开动,舰长发出半开玩笑的电报:“我舰以12节勉强行驶。”

舰队指挥官齐利克斯中将指挥乘坐的驱逐舰中途转向,引导着沙恩霍斯特号驶入了威廉港,“冥府守门犬”行动大获全胜。

事后,齐利克斯中将给雷德尔元帅发了一封私人电报,他兴奋地说:“这是海军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冒险行动,我们缔造了历史,人们将传颂我们的事迹!”

后记

这次大胆的海峡冲刺行动的确大获成功,英国海空军的脸都被打肿了。但是如果从整个战争的大局来看,却并没有起到什么重大的作用。

格奈泽瑙号触雷受伤,后来又被英国轰炸机再度重创,彻底粉碎了重返战场的机会,最后无奈自沉于哥德哈芬港外。

沙恩霍斯特号经过了6个多月的维修,终于重返战场,却被实力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逮了个正着,1943年12月26日,在英国舰队的围攻下,它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希特勒的直觉这次彻底错了,英国人一直没有进攻挪威,德国公海舰队虽然在这里可以牵制皇家海军,却拱手让出了大西洋海域。

尽管丘吉尔首相声称,德国海军从布雷斯特港撤退,让军事形势发生了有利于我们的变化——其实他是对的,但是皇家海军的声望和士气仍旧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泰晤士报》说出了民众的心声:

在西班牙无敌舰队曾经全军覆没的海域,德国人的成功冒险,这可是“自17世纪以来,英国海岸附近发生的,最能够侮辱我们的舰队的自豪感的事件。”

注1:又译为“瑟布鲁斯-雷霆”行动,瑟布鲁斯是希腊神话中,冥府三头守门犬的名字,而“雷霆”指的是空军的掩护行动。

注2:此人又译为奥托·西里阿科斯,外国人名嘛,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