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一天,福建龙岩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一个老头进入了警局躲雨。

在闲聊中,老头说起一件怪事:“警察同志,我之前碰见个事,我咋看着不太对啊!。

老头姓郭,前几天收到一条彩信,上面是一些小孩的照片,说是给这些小孩找领养人。

警察听完就懵了,这老大爷还以为是谁嘲笑他无儿无女,故意发这种照片膈应他,但更有可能是一起“贩卖婴儿”的刑事案件。

彩信中那么多婴儿是哪里来的,他们为何如此大胆敢直接往别人手机里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彩信中的婴儿

警方决定让老人继续与嫌疑人保持联系,以引蛇出洞。

在老人的配合下,警方很快就锁定了对方手机的尾号,并判断消息来自福建三明市境内。

在老郭的帮助下,警方锁定了一个名叫吴春竹的妇女。经过调查,吴春竹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单身女性,平时就一个人住在福建省宁化县。

邻居们表示,吴春竹的家中经常能听到婴儿的哭声,但看她的年纪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孩子。警方据此立即展开行动,前往吴春竹的住处。

警方突袭吴春竹家中时,发现她已经逃之夭夭。

屋内堆满了婴儿用品,桌上还有婴儿体检报告和出生证明。可见警方的行动让吴春竹心虚落荒而逃。

尽管吴春竹不见了,屋内还是传来婴儿的哭声。

在仔细搜查过程中,警方在车库里发现了正躲藏着的吴春竹。

警方当场逼问吴春竹孩子的来源,吴春竹死咬都是自己的孩子。但她的慌张反应已经出卖了她,警方只需稍加逼问她就交代实情。

吴春竹声称自己只是在帮人照看孩子,是一个善心的中间人。她的无知让她以为这就可避开法律责任,殊不知这已经构成犯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讯问中,吴春竹终于承认自己是一名“中间人”,曾为生活困难的家长牵线搭桥,联系买主购买婴儿。

警方还发现,在此案中,吴春竹只是整个利益链条中的一环。

实际上,在她之上还隐藏着一名神秘的“上线”人物。

每当这名上线联系吴春竹时,她就会前往外地批发婴儿,然后再将其转手卖给买家。层层牵扯,利益链条无限延伸。

为了进一步锁定其他涉案人员,警方决定继续挖掘案件细节。

据吴春竹交代,在被抓前,她曾与一对夫妇有过接触,对方有意购买皮包中的婴儿,但最终未能成交。

警方立即展开追查,很快就将这对嫌疑比较大的夫妇控制。

目前,警方已经明确,此案的背后远不止一两个人。

为揪出所有涉案人员,他们决定继续深挖下去。同时,也在思考如何从源头上堵截婴儿贩卖这条干道。

毕竟,供给和需求共存,问题才会层出不穷。

贩婴集团

本地会有中间商主动找到她,她就在附近“进货”,根据买家要求挑选合适的孩子。在她家发现的婴儿曾被卖过一次,因为没有出生证明而退回。

警方通过这个线索锁定了之前的买家阿玉,阿玉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

最初她死称孩子就是自己的孙子,后来在警方调查下承认,是花了十几万为自己没有生育能力的儿子买的,以传承香火。

阿玉又供出了中间人张梦国,一个在街边卖东西维生的残疾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梦国交代,是被一个自称想给亲戚寻找收养人的女子花姐说动参与其中。

为了这笔可观的中间费,张梦国就接洽了买家阿玉。

根据花姐的踪迹,警方发现事件的中心都集中在福建一带。

最后的线索指向当地一家福利院,牵涉其中的竟然就是该福利院的院长徐广春。

徐广春是如何获得那么多婴儿的?他是否抛弃职业道德,在福利院的孩子中选取贩卖?

这已经严重触犯法律和道德底线。为查清真相,警方对徐广春展开调查。

然而徐广春一直矢口否认,声称孩子都是自己亲戚临时寄存的。

在反复询问中,他的说法前后矛盾,始终无法自圆其说。

为进一步收集证据,警方对福利院的其他工作人员进行了访谈,一些员工匿名表示,院长徐广春经常会有可疑的外出。

有时夜里会开车携带大箱子不知去向。一些孩子也确实在短时间内就被转移走了。

这些迹象都令人起疑。

最终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警方在院长办公室的保险箱内找到了大量现金。

徐广春这下无话可说,只得交代自己长期参与贩卖活动,手中的孩子均来自福利院。

福利院副院长涉嫌人口贩卖

据调查,徐广春是福利院的副院长,他利用自身在福利院的影响力,联系需要买孩子的家庭,从中牟利,参与转手贩卖婴儿的违法行为。

警方在调查购买婴儿案件时发现,几乎每一名参与其中的中间人,都能通过不同渠道联系到徐广春。

这充分说明,徐广春是整个案件的关键人物之一。

一个福利院副院长,居然深陷到人口贩卖的泥潭中,让人不寒而栗。

根据警方的侦查,徐广春的主要作用是联络买卖双方。

当有人向他询问购买婴儿的事宜时,徐广春就会通过自己的渠道联系人贩子侯朝正,由后者提供婴儿。

在交易达成后,徐广春可从中抽取数万元的佣金。

虽然看似所获利益不多,但它却成为整个人口贩卖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没有徐广春的参与联络,很难完成最后的交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过徐广春的供述,警方继续抓获了28名相关嫌疑人。

这些都是人口贩卖网络中的中间人。在这些人的配合下,警方还救出了18名无辜的被贩卖婴儿,使他们免受非人的对待。

调查发现,徐广春的人口贩卖线索来源于一个名叫侯朝正的专业人贩子。

是侯朝正利用徐广春在福利院的影响力和资源,将一些无辜的婴儿贩卖给需要的家庭。

如果没有徐广春的参与,侯朝正很难将这些婴儿送到实际买家手中。

所以,徐广春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这起案件充分暴露了一些福利院工作人员失职舞弊的问题。

一名福利院副院长也沦为人口贩卖的帮凶,令人痛心。有关部门需要加强监管,彻底清除此类乱象。

否则,这种案件还会有更多发生。整顿福利院,关闭为人贩子提供方便的途径,是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