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刚出生那个年代,很穷很穷,他前面已经有哥哥姐姐了,养不起他便被遗弃了。有人收养了宋刚,十八岁那年,养父养母也相继离世,从此他真正地孑然一身。

养父养母的家被人家的亲戚抢走,宋刚就住在大野地里,宋刚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后来有幸有了自己的卖饼的小摊儿,娶了媳妇,有了儿子、有了孙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子宋子涵四岁那年,儿子出车祸,宋刚为了救儿子卖了所有东西,可儿子还是走了,儿媳妇不辞而别改嫁了,媳妇也早就走了,宋刚和宋子涵相依为命。

宋子涵天天哭着要爸爸妈妈,宋刚就带着他在麦子地里捉蚂蚱,抱着他看别人打扑克,来转移他的注意力,可宋子涵还是要跟着宋刚露宿大街,窝在没人住的破房子里过冬,宋子涵终于明白了一切。

宋老头天天在街上溜达,捡塑料瓶子、硬纸板来卖钱,人们有时候看他翻垃圾桶还会戏谑他,宋老头当做没看见,见到宋子涵一副老顽童的样子,给他捡来的小玩具。

宋老头身体不行,就天天扯着一个破布袋就捡垃圾,遇到集市,都是天黑了才回到宋子涵身边,这时候就会给宋子涵带个糖葫芦或者其他小零食,宋老头就满脸褶子的看着他笑,一口不肯吃,他已经捡过地上的烂菜叶吃掉了。

宋子涵七岁那年,宋老头差点跪下来求人,才把宋子涵送进了学校,宋子涵不好好学习,宋老头看他长久的散漫表现第一次跟他急眼,打了宋子涵后背一巴掌,自己却急出了病。

宋子涵就在宋老头的辛酸抚养下,终于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每次宋子涵考好了,宋老头都像变戏法一样给他变出小零食小玩意,宋子涵明白那都是爷爷积攒下来的,给自己买双棉鞋都舍不得,却总来哄他,宋子涵假装开心的收下,内心里却是不敢让爷爷看出来的心疼和难过。

宋子涵长大一些后,也抢着在课余时间干零活,他在饭店给人刷盘子的时候,爷爷去饭店收垃圾,被宋老头撞个正着,宋老头又急眼了。他苦口婆心的要求宋子涵只想着学习,不上课的时候就自己去看书,要考上好大学,好考出去,要有本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子涵看着爷爷黢黑瘦弱的样子,强忍着泪水点头答应了。宋子涵还是偷偷的换了家饭店干活,一边上学,很少向爷爷要钱。宋老头极力把卖废品的钱攒下来,去送给宋子涵。

高三学习很紧了,宋子涵住在学校一心投入了学习,和爷爷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更别提谈心了,爷爷偶尔来学校给他送钱,塞给他就赶紧走,生怕别的同学笑话他。

每次宋老头转身离开宋子涵,出了校门,都坐在学校对面的长椅上,痴痴呆呆的望着学校出神,含混的双眼时不时的流下眼泪,再继续去拖着那双破旧的脏鞋去捡垃圾,去给孙子攒钱。

宋老头平时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塞个硬馍馍捡个烂菜叶就算完事儿,却按时按点儿的去给孙子送生活费,嘱咐孙子好好吃饭,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

宋老头的愿望没有落空,宋子涵考上了!

宋子涵回高中去看分数,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没有让爷爷失望,他激动的跑回家,想告诉爷爷自己过一本线二十多分,他要去上大学,要有出息,给爷爷争光了!

宋子涵笑着一溜烟儿的跑回那个破房子,一进门便喊“爷爷,我考上了,我考上了!”宋老头并没有回应,宋子涵看到爷爷躺在了地上,身边还有一堆他正在分类的废品。

宋老头走了,他睡觉常枕着的破枕头下还有几十块钱给宋子涵留着。

宋子涵跪下来,抓着头发,再也压抑不住,他的哭声,撕心裂肺,整个村子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