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荷兰《电讯报》(Telegraaf)刊登记者WIERD DUK的署名文章,探讨为什么这次大选中,外侨选民也有投排外的自由党一票的。

荷兰左翼政党对投票支持自由党PVV的移民表示怀疑。但是,调查研究人员鲁普拉姆( Shashi Roopram)对此并不感到惊讶:“移民也认为:满了就是满了(vol is vol)。”

这是荷兰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一句著名的口号,意思是荷兰已经人满之患,还收容那么多难民干什么?

让许多时事评论员感到惊讶的是:荷兰的移民选民也投票支持自由党,这从有关上周三选举的采访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从选前最后一天的民调“三驾马车”(自由党、自民党和工党绿党联盟)并驾齐驱,到自由党突然拉开距离,一马当先,以37个议会的议席遥遥领先,无可争议地成为了第一大党,这连党魁维尔德斯也几乎不敢相信。显然策略选民发挥了作用,在决定谁将成为第一大党的关键时候,投了自由党一票。

这一发现对41 岁的研究员鲁普拉姆来说也并不意外,她正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修读博士学位,研究的方向是反移民政党为什么获得来自移民选民的投票。鲁普拉姆说,有移民背景而支持自由党的选民,通常是来自亚洲或拉丁美洲的人:“众所周知,在苏里南的印度人,特别会投票支持自由党,其中也包括穆斯林,他们往往是温和的艾哈迈迪亚运动的支持者。不过,其中也有土耳其人和摩洛哥人投了自由党一票。”

最新的投票数据目前尚不清楚。但是,鲁普拉姆说:“无论如何,目前,研究人员很难接触到这群选民,但2021 年的调查研究表明,大约 10% 的有移民背景的选民,倾向于支持自由党 PVV 或民主论坛 FvD 等反移民的政党,比一般想象的要多得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土耳其裔作家拉莱·居尔(Lale Gül)周日在荷兰电视节目WNL上表示,许多穆斯林因为维尔德斯的保守观点而被他所吸引。居尔说:“有移民背景的人并不一定是具有左翼激进思想的人士,如我们经常描述的那样。根据我的经验,那些具有伊斯兰背景的人也非常保守,与什么女权主义、LGBT 权利和气候等左翼政党乐于谈论的话题无关。对于为什么他们投票支持自由党,我并不感到惊讶。”

鲁普拉姆还看到了另一个动向,“民主论坛也向左翼政党思考党(Denk)的选民伸出示好之手,试图达成‘保守联盟’。你会看到,(党魁)鲍德调整了他对伊斯兰教的立场,他所说的有关美国的 911、加沙战争以及新冠措施的言论引起了这部分选民的共鸣。他向美国网红安德鲁·泰特(Andrew Tate)等人的示好,也符合这一点。因此,我认为保守的移民不仅会投票给左翼的思考党,而且也可能投票给右翼的民主论坛。”

鲁普拉姆说,投票给维尔德斯的穆斯林通常是出于社会经济原因:“他们往往生活在贫困的社会阶层,必须应对滋扰、贫困、劳动力市场的失业、住房危机和不安全感带来的后果。他们向左看,发现像工党绿党联盟这样的政党所关心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拉莱·居尔的观点是正确的:什么LGBTI 权利、气候问题,这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们只是在想:我怎样才能维持我的收支平衡?他们也看到,维尔德斯如何对蒂默曼斯说:你可以说七种语言,但不会说普通人的语言。然后,他们喜欢忘记维尔德斯曾经说过的主张:少一点摩洛哥人(minder, minder Marokkanen)。”

这是维尔德斯的一句名言,并曾经为此吃过官司。

去伊斯兰化的问题

在世俗的土耳其荷兰人中,维尔德斯对伊斯兰教的征伐在他们选择投自由党一票方面发挥了作用。鲁普拉姆知道,维尔德斯是土耳其许多世俗主义者的英雄。“在大量来自叙利亚的穆斯林难民涌入的影响下,这些人正在抵制总统埃尔多安领导下的伊斯兰化,以及他们所认为的国家阿拉伯化。荷兰的一般土耳其人,已经对土耳其政府宗教部门对这里清真寺的影响持批评态度,看到了类似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来自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的大量涌入。”

鲁普拉姆说,有移民背景的人在反歧视和种族主义方面很少或没有经验,更有可能投票支持反移民的政党, “他们首先也认为自己是荷兰人,而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的行为也越来越像本土选民。在比利时和德国也能看到这种现象。”

- 文 中 推 广 -

左翼政党如何能和移民“团结一致”?

鲁普拉姆说:“像工党PvdA 和民主六六党 D66这一类的政党将自己表现得非常‘反种族主义’和‘反殖民主义’,他们宣称与少数群体团结一致,‘你属于我们’等等。但如果你不为种族主义所困扰,如果你有工作、有家庭、有房子,你应该怎么看待这样的政党呢?作为移民,你更有可能投票支持自由党,因为你想保留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然后,你还会发现荷兰的确‘人满之患’,并认同普通的荷兰人。而另一方面,他们看到的不是那个反种族主义和反殖民主义的‘愤怒的白人’,而是在住房分配中获得优先权的乌克兰人或难民地位的持有者,或者让你的社区不安全的移民罪犯。”

鲁普拉姆知道,在左翼人士的圈子里,倾向右翼的移民常常被视为“叛徒”,“作为一个想要赢得白人统治者青睐的人。”

土耳其裔女作家居尔也被愤怒的 X 用户指责为“完全符合右翼形象”。一位网友写道:“你因为你的背景已经受到他们的歧视。”

鲁普拉姆说:“如果有人违背了自己阶级或种族背景的利益,正如这里所看到的那样,根据那些左翼批评者的说法,他们需要接受‘再教育’。”

拉莱·居尔激烈地作出回应道:“如果说有一件事让我真正厌倦的话,那就是左翼人士根据我的出身告诉我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闭嘴,你们这些种族主义者!”

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荷兰

微信号 : hollandone

网站:www.hollandone.com

邮件:info@hollando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