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观众深入考古现场参观。

左志强在现场做讲解(中间戴耳麦者)。

日前,30名幸运观众走进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推出的“2023成都考古社教特别版”活动第三站,开启了一次妙趣横生的冬日考古行。在天府新区彭家湾崖墓现场发掘领队左志强的带领下,观众们从成都考古中心走到彭家湾崖墓群发掘现场,从特殊的葬制葬俗中,探索自东汉、三国至两晋时期古代社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从古代的“ 耳朵”
了解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

活动从参观《考古·成都》常设展开始。通过文物、讲解、模拟考古现场,成都这座城市在这千年历史中演变与进化的画卷徐徐展开,让观众体验到一场悠悠古今的时空对话。接着,领队左志强以“特殊的生命景观——四川崖墓解读”为主题,为大家带来了一场干货满满的讲座。
  “特殊之处在于,这一座墓地开凿于山崖,而这种葬俗多流行于汉晋时期的四川盆地。墓葬遗存是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左志强介绍,“每一座崖墓都有着独特的建筑风格,而崖墓中的文物和遗迹宛如历史的碎片,拼凑出一幅幅生动而真实的画面,诠释着那个时代的社会习俗和古人的丧葬传统与生命观。”他提到,古代墓葬体现出一种古人的“生命景观”,即对生命的追求和对死亡的认知反应,从中也能认识到当时的社会层级、风俗礼仪等。
  “崖墓数量极多,四川地区保存下来的就有数万座,它为研究两汉六朝时期的墓葬制度、思想意识、社会经济、艺术等四川地区的历史,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实物资料。”左志强说。
  “当时我们发现一些男女合葬墓中,女主人的陪葬品以银饰、漆器等‘奢侈品’为主,而男主人身边则是大量的铁器、工具类物品,可以推断,这也许就是那时候的‘ 耳朵’。”左志强幽默的讲述引得现场观众笑声连连。

多种方式判定墓地年代
东汉两晋可能存在“墓地买卖”

下午,一行人来到苏码头背斜东侧的彭家湾,实地探索考古现场。“在我们右手边,就是龙泉山,这里是成都平原向龙泉山过渡的丘陵地带。”左志强说。2023年8月至9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对红线范围进行考古调查及钻探,于彭家湾、半边山两处丘包发现数十座汉晋时期崖墓。现场,左志强还向观众们介绍了考古前置工作的“成都模式”:“这种模式既可以有效地保护地下文物安全、延续天府文化历史根脉,又可以保障城市建设、服务城市发展大局。”
  记者在现场看到,彭家湾崖墓墓葬分布稀疏。该地出土器物以陶器为大宗,器类有罐、瓮、盆、甑、釜、俑群及模型明器。在这里,既有东汉中晚期、汉末三国时期的崖墓,也有属于两晋时期的墓葬。那么,考古专家是用什么方法去辨别它们年代的呢?
  “一般来说,我们会先查看墓葬中有明确年代记载或指向的物品,如题记、钱币等。如果没有此类物品,则可以通过墓葬形制和随葬品进行分析。”左志强解释,“举个最简单例子,以墓门高度为限,如果一个崖墓你能够挺直着身板走进去,那大概是东汉三国时期的;而如果你得佝偻着弯腰进去,那就是两晋南朝的。”
  参观途中,有观众提出崖墓中的石棺可能并非取材自当地,左志强表示认同:“这些石棺有可能是制造于外地通过买卖运送过来的。实际上,就连墓地也有可能是属于商品地,古代确实也有关于墓地买卖的文字记载。”

结识一群“考古同好”
走近有“烟火气”的考古

“我觉得这类活动是很有意义的,没想到大家会这么积极、热情,有这么多热爱文博考古、求知欲好学心满满的朋友们。”活动结束后,左志强感慨道,“在我看来,要不断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首先要让人们认识和了解自己家乡、自己身边的历史文化,而走进考古现场这种生动的形式,必然会带来让人印象更加深刻的体验。”活动结束前,几名热情高涨的观众还向他咨询了不少关于历史文化的问题,并请他推荐学习崖墓知识的书籍。
  记者了解到,此次活动的30名参与者中,不仅有考古文博专业的学生,也有来自各行各业的历史文化爱好者。四川大学医学专业大三学生蔡易廷说,自己因为想要一睹“崖墓”真容而报名参与此次活动。“我见过许多其他形式的墓葬,崖墓还是第一次听说。”他表示,“我不是四川人,但是对这里的历史文化非常感兴趣。成都是一座宝藏城市,历史底蕴十分深厚,我想更多地了解它。”
  历史文化爱好者廖子钰当天穿着一身传统服饰参加活动,她表示,自己在“5·18博物馆日”就曾去考古中心常设展参观,而当天的考古现场之旅,更让她感到惊喜:“平时我们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大多数都是王侯将相的墓葬,而这些崖墓则大多属于普通人,在其中能看到非常真实的、接地气、烟火气的平民生活痕迹,那种古代市井生活的场景一下就鲜活起来了。”
  廖子钰说,通过成都考古中心的社教活动,自己不仅增长了见识,还结交了一群同样热爱考古的朋友。“考古中心社教活动的大群都已经满员了,大家平日在群里也会分享日常、周边游和历史文化相关的内容,能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喜欢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刘可欣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