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幼教服务危机正在日益严重:很多父母有法定的托管权利,但现实却无法满足,三岁以下的儿童入托尤其困难。现在甚至有人提议缩短幼儿园开放时间。这样的艰难局面何时才能最终缓和?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在某些地方会甚至更长。

德国的幼儿园危机还远未逆转。贝塔斯曼基金会“幼儿教育系统”国家监测计划的结果显示,尽管幼儿园儿童数量将从本世纪中期开始缓慢下降, 但一些联邦州到2030年也无法满足名额需求。到2030 年,也无法实现儿童友好的幼师配置比例。

近年来,人们在扩大日托服务方面做出了显著努力。但同时父母委托看护孩子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十年前推出的儿童从一岁开始可以接受日托的合法权利根本无法实现。

护理名额严重欠缺

据统计,目前缺乏超过429100个日托名额以满足父母的照顾需求:

  • 其中德国西部差385900个位子

  • 德国东部差44700个位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部虽然问题不尖锐,但还是供不应求,特别是对于三岁以下的儿童。

师资配置存在不足

德国西部日托小组一名幼师负责 3.4 名儿童,在幼儿园一名幼师负责 7.7 名儿童,而在东部,每名专业人员在托儿小组和幼儿园分别负责 5.4 名和 10.5 名儿童。根据贝塔斯曼基金会的科学建议,三岁以下儿童组的人员配置比例为1比3,三岁至六岁组的人员配置比例为1比7.5。相比之下,东德近 90% 的日托儿童目前都在人员配置比例不适合儿童的群体中得到照顾。西德的比例也在 62%左右。

德国西部各州护理名额的需求与现实存在很大差距:根据贝塔斯曼基金会的计算,

  • 到2025年,只有汉堡能够为所有想要入托的父母提供名额。到2030 年可实现儿童友好型护理比例。下萨克森州也有可能现实这两个目标,而石荷州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 到2030年,大多数西部联邦州的护理名额都可以满足家长的需求,并且在人员配备水平上至少达到西部平均水平。但莱法州将无法满足需求,巴伐利亚州要想达到要求必须付出巨大努力。

惊人的应对措施

贝塔斯曼基金会儿童早教专家Anette Stein表示,联邦各州需要招聘的技术工人数量将超出预期。所有联邦州都需要制定长期战略来招聘和培训符合条件的新的技术人员,同时提供有吸引力的就业条件,让员工留在这一领域。

此外,联邦政府还应可靠地参与超出幼儿园质量法律外的幼儿教育的融资。然而,教育基金会在其 2025 年专业人员风向标报告中表示,这些长期措施最初对当前的紧急情况影响不大。但现在也有必要立即采取措施,例如减轻教育人员的行政任务或家务负担。雇用该行跳槽人员也可以缓解这种情况。

专家Anette Stein警告说,教育资格方面不应有任何妥协。“否则教育质量将会受到影响。”该基金会还提出了一项不受欢迎的措施:为更快实现目标到2025年减少开放时间。Anette Stein 强调:“这无疑是一项严厉措施,只能在市政府、幼教提供者和家长之间密切协调下做出决定。儿童托管危机已经不断演化,需要一个新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