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2730字,阅读完约需7分钟)

内容简介

:因家庭贫困,入伍前,他下矿井采煤二年,较高的收入很快让家庭脱贫。钱让家庭踏实,却填补不了个人精神的空缺。

1984年秋,征兵工作开始后,他突然醒悟自己一直想要什么,果断洗脚上岸报名参军。入伍后加班加点地练,一直把自己练进教导队,在同年新兵中第一个当班长。

2年后,部队赴老山前线参战,进入阵地背包还没解开就遇到敌军进攻,他率领全班与敌恶战5天5夜。面对军长的电话嘱咐,他喊出了“有我大胡子在,阵地就不会丢”的豪迈,打退敌41次进攻,后保护战友身负重伤退出战场。

参战仅5天,成为原27集团军轮战打出来的第一位战争英雄。

他就是张茂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茂忠

一、为了帮扶家庭,初中毕业后去井下挖煤

张茂忠,北京市房山区人,1966年5月出生,1984年10月入伍,原为北京军区27集团军80师240团八连一班长。

由于出生在京郊原房山县北部的大安山里,15岁的张茂忠初中毕业后不久就跟村里人去煤矿干活,

从事最脏最累的井下采煤作业

。虽然很苦,但每月收入300元左右,在80年代初,这笔收入是一名地级市领导月工资的2倍。

今日房山区大安山

由于人生得黑壮,干活实在,2年后家庭就摆脱了贫穷,独自撑持家庭的母亲也得以轻松许多。钱宽松了,他似乎失去了奋斗的动力,原因也不在于长期井下作业的苦和累,

而是觉得活着缺少点精神支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采煤工

1984年秋,征兵工作开始。他心里豁然一亮,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当兵,为国出点力

。说去就去,脱掉工作服,胡乱洗掉脸上的煤灰跑去报名了。

母亲说,咱家刚脱贫,你这一走,不又得回到从前了吗?同事笑,你当三年兵后回来,我们都成万元户了,嗯?茂忠一振:

我就希望你们都成万元户,我自己是一位穿军装的!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家人同意了。他背着行李,跟同乡眉飞色舞地登车到了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县的原80师240团。

因为喜欢,新训期间自觉加练。由于采煤时长期弯腰作业,立正时腰背不直,他就每天晚上靠墙站立2小时,矫正身体成一条直线。后来进入严格的教导队受训,

虽然更苦,他觉得仍比井下作业轻松

,集训结束后成为优秀学员,在同年新兵中第一个当上班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茂忠

二、预防东山最前沿的高地之一,军长亲自打电话到哨所嘱咐

1986年9月,27集团军接到赴老山前线轮战指示,12月部队启程到达云南省文山州开展适应训练,1987年4月中旬开始逐批接替原47军防务。240团负责东山战区最左侧芭蕉坪前方防务,

张茂忠所在的八连1排受命坚守该区域最前出的18号高地

,距敌100米左右。

今日东山-睡美人

从1985年5月原67军上去开始,我轮战部队均以一年为周期,新部队每年4月中下旬接防阵地,老部队同步撤出,已形成规律。对面的越军每年换防总早我一个月,

我新部队上来后,对方已提前就位,以熟打生,试图趁机夺回几个高地

,对内宣传鼓劲,对外打压丑化,几成定律。67军当时就吃了这个亏,211高地两个哨位丢失。

原67军轮战场景

27军刚上来,同样面临此境。越军在老山、松毛岭、那拉、东山一线全面突击,以东山区域芭蕉坪前方的18号阵地为突破口。张茂忠和战友们在4月26日晚上摸黑悄悄进入该阵地,交接后友军撤出,

他们的背包还未来得及放下,对面越军就扑了过来

进攻的越军

该高地位置前出,地势低,东、南、西三面高地的敌军犹如蹲在锅沿俯瞰着这个锅底的猎物。

张茂忠和战友们扔下背包上来就打

,第一次战争就这样到来了,还没来得及恐惧就被裹挟进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打就是5天5夜,

我官兵120个小时只吃过1顿热饭

,其它全靠干粮;累计睡觉时间不超过10个小时,

一天平均2个小时

,没时间刮胡子,张茂忠的络腮胡如雨后春笋天天见长,21岁的小伙子被战友称为“大胡子班长”。

张茂忠(右)

敌人天天突击,钱国梁军长对18号阵地放心不下,亲自将电话打到哨所嘱咐班长张茂忠,他对军长说:

有我大胡子在,阵地就丢不了!

钱国梁军长(前)

说到做到。为了便于射击,

他干脆起身把上半身露出掩体,酣畅淋漓地对敌狠打

,与其躲在隐藏处别扭地射击,不如在明处打个痛快。5天5夜,他带领全班共毙敌50人,

个人消灭12人

张茂忠

三、敌人往哨位扔进一捆手榴弹,为救战友身中27块弹片

5月1日凌晨,敌人往13号哨位内扔进一颗手榴弹,17岁的新兵王爱军腿部被炸伤。张茂忠赶过来抢救,敌人又顺手扔进来三枚一捆的集束手榴弹,妄想一锅端掉13号哨位。

小兵王爱军将张茂忠和石三宝推到一边,坚决果断趴上去,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压住集束炸弹救战友。

王爱军

张茂忠急了!不能让这位家里的独子牺牲,赶忙抱起小战友想把他扔在自己身后,刚离地2尺,集束手榴弹訇然爆炸,

二人胸腹都被打进几十枚弹片

,最下面的王爱军身中95枚,当场牺牲。

17岁的王爱军烈士

张茂忠身中27枚,咬牙把流出的肠子一点点塞进去,简单包扎后,仍持枪与敌激战,打了一个小时后昏倒

,被紧急抢送到后方治疗,醒来已是五天后的事了。

张茂忠

之后就是连续数月治疗。他醒来后就问:

“我的哨位谁守?我的兵谁带?我不能单独离开哨位和战友”

。5个月后,他被送往北京治疗,再次进行开胸手术,取出距心脏8毫米的一块弹片,这枚弹片如果再偏离一点,当时他也和战友王爱军一样永远融进南疆的红土地了。

张茂忠(中)

他急于重回战场杀敌,但因伤情复杂,只能躺在病床上耐心治疗,再也没能回到哨位。

那5天的战争经历既长又短,长得可以铭记一生,短得让他感觉一身本领还没有使完。

张茂忠

5天时间,足以降生一位英雄。1988年5月,27军完成一年的轮战任务归建,

张茂忠被军委授予一级战争英雄,记一等功,成为原27军老山轮战打出来的第一位战争英雄。

张茂忠(右1)

一级战争英雄(左)和一等功勋章(右)

四、31年军龄转业后本可颐养天年,又投身人防事业

战后,张茂忠被提干为排长,继续在部队服役,从实战出发练兵。后任指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机步旅副政委、通州区武装部长、准备役高炮师政治部副主任等职,

2015年4月转业,期间又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

张茂忠

张茂忠

31年的军龄,本可以进军休所休养,

但49岁的张茂忠觉得自己不能坐吃功劳,就转业到北京市通州区人防办

,从事人民防空工作。单位刚好在老部队隔壁,他非常中意,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老部队,而且人防工作介于军民之间,某种程度上是军队工作的连续。

人民防空办公室职责

工作中从不以功臣自居

,他亲自上街宣传,讲解人防知识,发放宣传资料,站立街头就是一名一般的中年大叔,亲切而自然,抽空去学校、部队进行国防教育。

张茂忠(右)

由于旧伤不断复发,经常住院治疗,

他从没要求住单间,每次都是挤在多人的大病房里

。有一年夏天,天气炎热,他躺在病床上大汗淋漓,但同室一位八旬的老年病友不能吹空调,

张茂忠就脱光了膀子陪着老人一起“蒸桑拿”

张茂忠

疫情期间,主动在小区当理想者,穿着红马甲维护秩序,

全然看不出曾是一名战争英雄

。资助通州区2名农村的贫苦孩子上学,接济困难战友,利用周末和假期时间联系各地战友募捐,为一名战友身患绝症的孩子捐款20万元,解其燃眉之急。

张茂忠

张茂忠(左2)为女孩募捐

今年,老兵已57岁了,仍拖着病体在为社会、为国家奉献自己!

大胡子张茂忠(左1)

张茂忠

——全文终,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