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英国哈里王子似乎无法停止引起争议。正如一些评论家所指出的,凭借一系列震撼人心的采访、纪录片和重磅书籍交易,这位苏塞克斯公爵似乎正在走上一条不幸的道路,被赋予了一个不幸的头衔——最具自毁倾向的王室成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皇室评论家莎拉·维恩最近在《每日邮报》的专栏中对此发表了一些尖锐的言论。她承认,戴安娜公主过去曾向媒体泄露过一些秘密,合作过安德鲁·莫顿的自传,并在1995年接受马丁·巴什尔的英国广播公司《全景》(Panorama)采访。然而,维恩迅速指出了戴安娜和哈里王子之间的一些关键区别。

维恩富有同情心地写道:“戴安娜在与查尔斯王子结婚时非常年轻而幼稚,几乎没有为这个角色做好准备或得到支持。她的不慎行为是寻求帮助的呼声,而不是试图伤害他人的尝试。”

她暗示戴安娜作为一个新的王室成员,仍在学习如何胜任这个角色,并感到在王室的束缚之下孤立无援。她的媒体策略,尽管不明智,似乎更多地源于个人的困扰,而不是故意破坏皇室机构。

相比之下,维恩认为哈里王子的行动表明,他更加有计划地公开批评并从他的王室关系中谋取利益,同时仍然依靠苏塞克斯公爵的头衔获取名声和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里王子是不同的。”她直言不讳地说。“不幸的是,他最终成为了最具自毁倾向的王室成员。”

作为证据,维恩提到了哈里王子2021年接受奥普拉·温弗瑞的轰动采访,他和梅根揭示了关于种族主义和缺乏支持的令人震惊的指控。她还指出了他2023年1月出版的“倾吐秘密”的回忆录,以及这对夫妇的Netflix纪录片系列,在预发布的片段中已经引起了轰动。

但最具破坏力的是,维恩认为这些项目似乎主要是为了“把一大堆肮脏的王室内幕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换句话说,这纯粹是为了商业利益而剥削他的家庭,而不是解决个人困扰,戴安娜可能是出于这个原因才这样做的。哈里王子贪婪和不忠的形象无疑会激怒许多皇室观察家,打破了他作为人民的叛逆王子的形象。

维恩还暗示,哈里王子愚蠢地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因为正是王室的受欢迎和神秘感赋予了他富裕和特权的生活。“在他们为他所做的一切之后,这种行为看起来极其不感激。”她指出。虽然一些人对哈里王子摆脱束缚传统表示同情,但维恩认为这是对他自己的恩人的不尊重的叛逆行为。

她甚至进一步暗示,这对夫妇关于皇室内存在种族主义的抱怨实际上可能更多地源于个人的怨恨,而不是真正的歧视:“这种模糊的指控是不可能被证伪的。但模糊对于玩种族主义牌来说是有用的,不管多么牵强。”这是一个引人思考的断言,尽管它将吸引到那些坚定的皇室主义者。

当然,哈里王子和梅根可能会辩称他们只是在行使他们的言论自由,揭示了他们认为皇室试图长期控制的故事。但维恩等评论家认为,这对夫妇的叙述越来越不平衡,与现实相悖。与此同时,王室成员保持庄重的公众沉默,让他们的批评者自由争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终,哈里王子发现自己陷入两个世界之间,无法取悦任何一方。他试图在王室之外拥有独立的公众形象,这让传统派感到疏远,但也没有完全满足进步派。而且,对他家人的越来越荒谬的指责,可能会导致观众对即使是合理的批评产生更少的同情心,因为它们被视为敌意或报复。

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哈里王子是否会后悔以如此戏剧性的方式破坏与自己的亲人的关系。但如果维恩所说的是真的,他已经在历史上确立了一个榜样,成为了一个最具自毁倾向的王室成员,愿意在背后烧毁所有的桥梁。这是一种激进的策略,可能会带来短期的经济收益,但对双方都带来了严重的长期风险。无论如何,这场王室争斗似乎还远未结束。

因此,在保持神秘感和行使自治之间的斗争中,哈里王子的一系列轰动性媒体举动表明他已经坚定选择了后者,即使这样做会彻底摧毁他庄严的血统。只有他自己能够说出,对他来说,发表言论是否值得失去他曾经拥有的声誉、资源和关系的生活。但有一点是清楚的,苏塞克斯公爵可能会因为打破传统而被人们记住,而不仅仅是坚守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