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为了报仇,将女子活活冻死后摆成跪姿、切掉屁股做成人体板凳。而切下来的臀肉则被切成小块扔到街头巷尾,贪小便宜的餐饮老板又将这些肉做成小笼包当早餐售卖……

01.塑料袋里的碎肉

之前团建时,老李先说了“美味鸵鸟肉”的事件,有了他开头,后面的话题就热诺了起来。涛子紧跟着讲了一件他遇见过的“人体板凳”事件。

那时候他因继母的原因彻底同父亲彻底闹翻被赶出了家,高中还没毕业的他揣着仅有的几十块钱,渐渐混成了个流浪汉,辗转到了J省下的一个小镇上。

那个镇子不算大,但因为靠近省道又是几个县的交界地,所以赶得上普通县城的规模。可也因此,这里的人员混杂,三五不时就能闹出点事来。

一天傍晚,饿了一天的涛子正翻找着美食一条街后巷的垃圾桶,看能不能找点吃的。可找了两个垃圾桶却一无所获,正准备直接去前面的门店碰碰运气,就在拐角处的地上看到个黑色塑料袋。

塑料袋鼓鼓囊囊的看不出装着什么,但看着挺干净也不像是装垃圾的。

涛子以前翻垃圾时也捡到过“宝”,就是这种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一袋子零钱,是那种做菜贩子生意会用的,数了数竟也有一百多块,那次是真把他高兴坏了。

因此看到那黑色塑料袋后,涛子连想都没想,就赶紧上前捡了起来,可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包碎肉。

没等涛子再细看,手中的袋子却被人一把给抢了去:“谁让你拿我的东西了?”

“?”涛子手里一空,人都有些懵了,“这丢地上的怎么就成了你的东西了?”

虽说袋子里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被人这么抢东西,还真是忍不了。

“这,我家开的店。”抢东西的是个看着很彪悍的中年妇女,身上挂着条油迹斑斑的围裙,叉着腰指了指旁边的门店,趾高气扬地冲涛子道,“东西在我家店外,不是我的还是你的?”

听她这么说,涛子也认出来,她确实是旁边这家包子店的老板娘。心里想着指不定以后还要去她家讨吃的,便也没再多说,悻悻然地就离开了。

这边他还没走远,那边就听到老板娘兴高采烈的自言自语:“嘿,这次赚了,白捡了一袋子肉。”

涛子暗地里唾了口,有些心疼那袋肉了,即便是转手便宜卖到肉铺去也好歹能换点钱买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涛子无比庆幸当时只是捡了一下袋子,并没有去碰那些肉……

02.人肉小笼包

那天晚上,涛子为了讨几口吃的,在美食街一带晃悠到凌晨两点多,好歹遇上几桌剩菜比较多的,狼吞虎咽地吃饱了才美滋滋地往街边的长椅上一躺,睡了过去。

可谁知第二天他就被请进了局子:“昨天**在你那拿了一袋肉?”

“嗯?”警察说的那个名字他并没有听过,但说起那袋肉,他心里有了知道了个大概,“包子铺的老板娘?”

“对,”警察申请肃穆,用平板展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装在证物袋里的黑色塑料袋和一些碎肉,“这是你给她的?”

“不是给,是她抢的。”一般人对着警察都有些犯怵,更何况是被请去问话的。都不用问太多,涛子已经一股脑地将前前后后的事情交代了个清楚。

小警员记录下全部信息后,又留下涛子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后才放他走,并要求他最近都不要离开本地。

涛子也是在离开公安局后才从镇上人七嘴八舌的八卦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当天早上,有人在那包子铺吃包子时,发现吃到嘴里的味道不太对,有些酸涩、肉质也偏硬,便吐出来详细查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给那人的胆汁给吐出来。那有异物感的肉赫然是一个类似人体排泄器官的一部分。

有人立刻报警,警方到达现场后直接对包子铺的肉馅进行检测,确认被发现的那坨东西是人体屁眼!

警察控制住已经瘫倒在地的店主,在老板娘撕心裂肺的嚎叫中也知道了涛子“送肉”的事情,后面便有了涛子被讯问的事情了。

这种小镇子没什么秘密,等到涛子弄清楚事情的缘由,那边已经传出警方在美食街和菜市场一带的街边墙角,又搜出了几个类似的黑色塑料袋,大大小小的有一百多块碎肉。

涛子一边觉得恶心,一边又很是惊恐,不知道是怎样的变态杀人魔才能做出如此分尸的事情。

比涛子更害怕的是镇上的居民,毕竟那个包子铺可是不少当地人热衷的早餐店,也不知有多少人吃过那参了人肉的小笼包。

03.调查真凶

不大一会儿,“人肉包子”、“杀人碎尸”的传言已经在镇子上传的沸沸扬扬。

法医经过拼凑,已经能确认这些碎肉都是来自同一个人体的臀部,并初步推断出是个年轻女性受害者。

这个受害者女性是谁?凶手为何会用这样的手段将其杀害?又为何会将这些碎肉扔到如此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即便是按照“远抛近埋”的原则,放弃省道附近的荒地却选择人流攒动的乡镇街道,这确实是违反常态的。

鉴于案情重大,当地警方迅速上报此事,并由上面安排专人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

专案组首先安排人在附近的乡镇进行走访,看是否有年轻的女性失踪;另外扩大搜索范围,看是否能找到受害者的其他部位。

与此同时,涛子也多次被专案组的人员传唤调查,在确定他确实没有作案时间后才放弃了他这条线索。

说来也是巧了,这边专案组刚将注意力从涛子身上转移开,那边涛子就帮忙抓住了一个嫌疑人。

那天涛子半夜被尿憋醒,他流浪到这个镇子后晚上就一直睡在美食街旁边的广场,那里有个很大的标志性建筑,下面正好空出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来。

这地方哪儿都好,就是上厕所不方便。涛子迷迷糊糊地困得厉害,也不想走去几百米开外的公共厕所,便找了个背街的角落准备直接解决。

可他裤腰带还没解开,就看见一个男人推着辆自行车鬼鬼祟祟从不远处小巷里走出来。

那巷子正是与之前涛子捡到尸块的地方相通的,推自行车的男人神色慌张,一直警惕地左顾右盼,自行车后座还放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

涛子想起在警局时被问到的问题:“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比如开着车或者是拿着重物到处丢东西的?”

他哪会不明白警方怀疑的是什么,而眼前这个男人不正符合了警察怀疑的特征吗?

一时间瞌睡全没了,涛子掏出手机,哆哆嗦嗦地给之前留下联系方式的警察打去电话。

男人很快就被闻声而来的警察给控制了下来,遗憾的是自行车后座麻袋里装的并不是什么尸块,而是被偷窃的电缆。

但这次涛子也算是立了功,因为从那个偷电缆的男人口中,警方得到了一个重大的线索——

小偷在前几天半夜偷电缆时,看到一个开冷链车的男人提了包东西从车上下来,并在美食街一带鬼鬼祟祟地徘徊。从时间上推测,那个开冷链车的男人极有可能就是抛尸的人。

04.残忍的真相

虽然由于天色太黑,小偷无法看清冷链车的车牌。但有了这个线索,调查起来就轻松了很多。

因为这个镇子上开冷链车的并不多,而排查下来有作案动机和事件的也就只剩下邻县一个姓何的冷链车车主。

车主以前是个卖猪肉的,因看中了海鲜市场的前景,一年前东拼西凑买了辆冷链车运送海鲜。

眼看着收入渐渐稳定好日子就要来了,可谁知就在半月前,车主的冷链车在镇子旁的省道发生侧翻,车里的海鲜散落一地。

虽然车主并没有受伤,但一车海鲜却被闻风而来的附近居民给哄抢一空。

那些人像强盗一样,有的拿桶、有的提着麻袋,更有甚者推着小三轮,由于哄抢的人员太多,即便接到报警的交警、民警极力劝阻,可也无济于事。

一车海鲜,几十万的货就那么被镇子上的居民给抢走了,姓何的车主确实是有很强的作案动机。

在锁定嫌疑人后,警方立刻兵分两路,一边趁夜冲进车主家控制住熟睡中的人,一边派人对他的冷链车进行搜索。

当警方打开车厢门的瞬间,车厢内的一幕让人毛骨悚然。受害者的头颅挂在车厢上,带着冰霜惨白的脸正对着车外。而她的身体则僵硬地呈现为跪趴状,屁股被切割得平平的,像一个人体板凳一般摆在那里。

在铁证面前,车主交代了整个犯罪事实。事发那天,受害者准备去临县走亲戚,但最近班次的车已经走了,为了赶时间,在知道车主就是临县的人后,就尝试着问能不能搭车主的顺风车。

车主早就计划要报复这个抢了他一车海鲜的镇子上的人,所以才专门跑来这里踩点,犹豫着是投毒还是防火,在看到受害者后一个计划就此诞生。

他将受害者骗进了冷链车的后车厢,然后迅速打开车上的冷冻设备。就这样,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受害者就这么活生生地被冻死在车上。

然而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车主并没有就此作罢,他把受害者做成了“人体板凳”,要将他心中的“仇人代表”永远坐在屁股底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他又将切下来的臀部碎肉扔在美食街一带。他想着,既然这个镇子上的人那么爱捡便宜,相信他们一定不会错过这么好的肉……

听到最后,心里无比感叹,用一个鲜活的生命去惩罚那些贪婪的人,他们真的会后怕吗?

我是老雕,一个在乞讨中看世间百态、感人生哲学的乞讨者,今天的故事就为大家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