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评论员)

随着“10.27”飓风行动的持续推进,盘踞果敢14年的缅军及其扶植的电诈民团即将迎来覆灭的结局,然而在最终被赶出果敢之前,那些敲骨吸髓的电诈民团不甘心失败,于是炮制出了“老缅只是要钱,而同盟军是要命!”的无耻言论,妄图笼络一班宁为财死的恶徒,阻挡同盟军光复革命的步伐。

众所周知,2009年“8.8事件”后缅军就全面控制了果敢,为了蒙蔽世人,缅军通过其代理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对果敢实施统治,表面上让几个果敢头目担任“要职”,但在其议事及决策制度的设计,则是由缅军空降的委员主导,果敢人在真正的治权上,仅仅作为花瓶摆设,以蒙骗果敢人。2011年3月30日吴登盛签署第22/2011号行政令任命白所成为“果敢自治区”主席,让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误以为果敢已经成为“自治区”,拥有了民族自治的权利,却不知这只是缅军玩弄的政治话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注:图中除了昂丹图之外都是果敢人,缅甸人都知道“巩发党”是缅军人脱下军装组建的政党,是一个完全代表缅军人集团利益的政党,按军方对果敢伪政权的设计,果敢人不入巩发党,就入不了果敢自治区委员会,果敢自治区被巩发党控制即等于被军方控制,这样简单的道理难道只有伪自治区辖区内的果敢人想不通吗?

按照军政府“2008年宪法”规定,缅甸共设6个副省邦级行政区,包括1个佤自治州和果敢、德昂、勃欧、德努、那加5个自治区。与此同时缅军在全国共设有7个军分区,军分区司令拥有当地的财政、行政和司法权,这两套军政系统重叠的地方只有果敢,这就决定了果敢的真正控制人是缅军老街军分区司令(大嘎萨姆)。

图注:从果敢自治区委员会的委员比例,连小学生都能算得出,谁说了算,可笑的是,伪自治区辖区内的果敢人居然相信他们得到了“自治”!!!

缅军控制下的伪“果敢自治区”只有名称上有“自治”二字,实际上就连“主席”一职也是军方指定的,不论是接替白所成的赵德强,还是接替赵德强的李正福,以及最近11月15日接替李正福的吞吞敏准将。单从这些被缅军任命的“主席”身上,就能看出果敢所谓自治的真伪,说穿了,在巩发党操控下的果敢伪自治区,根本就不可能争取到真正的民族自决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注:因其个人能力和背景不存在威胁性,被缅军方挑选去当伪自治区主席的赵德强(中)

果敢的“四大家族”作为缅军傀儡,自然不敢向缅军要什么平等,所以谋财就成了他们的主要目标和唯一奋斗方向。他们凭借缅军包庇,豢养民团武装直接参与或充当包括电信诈骗在内的各种非法行当的保护伞,再从赚取的不义之财里面拿出一些来粉饰形象。如被缅军抛弃已经伏法的明学昌家族,平时也会出资修路铺桥,用做公益慈善的行为掩盖其犯罪事实。对于“四大家族”以及依附于“四大家族”从事犯罪活动的人来说,这样的政治环境正好是捞钱的天堂,但对于果敢民族的尊严、地位和未来则是一条通往奴役的地狱深渊。缅军在果敢屠杀、强奸、抢劫等犯罪案例不胜枚举,果敢人遭到的欺压和民族歧视更是罄竹难书。然而,可悲可叹且可恨的是,偏偏就有一些果敢民族败类愿意充当缅军奴役果敢人的帮凶,自甘屈服于缅军淫威并助纣为虐,甚至误以为只要抱紧缅军大腿,便可飞黄腾达一生无虞。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实现光复果敢争取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的目标,同盟军多年来以顽强不屈的精神与缅军作斗争,通过统战工作与盟友携起手来,对倒行逆施的敏昂莱武装予以军事打击,相继收复了脱离掸邦第一特区二十余载的勐古县及其他历史区域,果敢县全境也即将收复。

如今正在遭到军事打击的电信诈骗武装保护伞不敢在正面战场上与同盟军对决,便使用诈骗的套路误导海内外民众,用“老缅只是要钱”掩盖缅军统治果敢14年期间草菅人命的桩桩恶行,这种试图利用部分缅甸华人“花钱免灾”心理的汉奸言论,无法阻挡电诈民团覆灭的结局。而说出“同盟军是要命”这种汉奸言论,则是妄图污蔑同盟军是如同敏昂莱那样,把普通士兵当炮灰的反动军队。

在这即将光复果敢的历史关键时刻,包括果敢人在内的各族人民都应挺身而出,以缅甸联邦主人翁的身份,参与推翻政变军人的独裁统治,认清并坚决抵制电诈民团炮制的汉奸言论,敢于争取一个真正享有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的家园。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不持任何立场!)

编辑:果敢资讯网编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