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没平静几天,代哥这日子总有事,结果又发生什么事了呢?

这个时候有人可能就说了,这加代一天咋这么多事呢,不是干这个就是打那个的,咱说句实话,代哥身上的事儿那不全是他的事,身边的朋友哥们的事儿也贼多,代哥朋友太多了,兄弟也多了,你说能没有点事吗?一有事就找加代,所以说就感觉代哥身上全是事儿。

这件事的起因是在哪呢?代哥另一个朋友身上说起,豪斯红屋夜总会的老板陈红,红姐。

咱说红姐你别看她是个女的,那做生意的头脑能力各方面的绝对是杠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姐在吉林长春有一个好朋友啊,也是一个女的,叫李琴,当时给红姐介绍一个活儿,说在吉林省吉林市,李琴认识一个开矿的老板叫熊宝财的,在李琴的牵线搭桥之下,红姐和熊宝财他俩就合作了,在吉林市开了一个矿,当时红姐投资了360万,但是没想到米儿投进去了,这就出事了。

当时红姐投资360个W,但是没想到米儿投进去了,半年时间过去了,红姐总共看见的就20万。

投360万,你他妈半年你就给我拿回来20万,你这不扯犊子呢吗?开矿也太不正经了。

这个时候红姐想来想去一想,实在不行的话,我不干不就完了吗?我投资360万,你把我这个米你给我返回来呗,不就完事儿了吗?我不干了。

当时红姐也没找她这个闺蜜李琴,一个电话直接给熊宝财就打过去了。

财哥呀,你好,我是你红妹儿。

熊宝才当时在大别墅里边沙发上坐着,正看电视呢,这家伙确实挺有米的,当时就说了,哎呀,老妹子呀,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你最近挺好的呀?

我挺好的哥,哥呀,你看我有个事儿我想跟你说一下。

老妹啊,有啥事你说吧,哥,能解决的肯定给你办了啊。

哥呀,你看咱们一起投资那个矿,最开始我投资360万,你说三五个月就能回本,现在半年过去了,我才看见20万,你说老妹这个米啊,也不是那么好挣的,也是辛辛苦苦贪黑起早挣点米也不容易,哥呀,这个矿实在要是不行,效益不好的话,我这360万我就不投资了,你给我返回来吧。

当时熊宝才一听,老妹儿啊,这玩意投资做买卖肯定是有挣有赔的,是我之前跟你说了,说投资这矿山不能赔,但是你别着急呀,这玩意不得一步一步运作吗?今年效益确实不太好,你等明年的,明年我多给你分点。

陈红一听就说了,哥呀,实在不行的话,你看这不挣米,那我就不干了,我也不投资了,你把360万你给我返回来不就完事了吗?当初你不也说了吗?我随时都可以不干,只要我不干,你就把全部投资返给我嘛。

熊宝才一听,老妹啊,你咋想的呀,咱俩一起投资的,你说不干就不干了,那赔米我自己赔呀?我跟你说句实话,你要是不干也行,你随时可以不干,但是你要撤出,三百六十万一分我都返不了。

当时红姐一听,不是哥呀,那你这么唠嗑的话,你不欺负我吗?你不能这么办事啊,我是一个女的,你欺负我一个女的好吗?你要是不烦我的话呀,我是通过小琴认识你的,我得去找你去。

老妹,我不管你通过谁认识我的,你找谁都行,但是360万肯定是返不了了,你爱咋咋地,我这边忙着呢,我就不说了,啪嚓电话就撂了。

陈红那面还财哥,财哥,财哥?

电话撂了,咱说句实话,开矿基本那是不能赔米的,就是挣多挣少的事儿,但是熊宝才他就是想把360万红姐投资的据为己有了,我就不给你了,爱咋咋地,你一个女的,你能把我咋的?

当时陈红一想,一个电话给她闺蜜李琴就打过去了。

喂,李琴呐,我是你红姐。

红姐咋的了?

有个事儿我跟你说一下子,你跟这个熊宝财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呀?

李琴一听说,咋的了?红姐。

小琴呐,我跟你说啊,这个人不地道啊,我投资360万跟他合资开那个矿,这都半年了,才给我返回来20万,结果我给他打电话了,我说不干了,他说三百六十万一分都不给我返了,你说这是什么人呢?没有这么办事的呀。

红姐呀,那你看这个事,那你让我咋办呢?

什么叫我让你咋办呢?我是通过你认识他的,你不得帮我找他吗?

红姐,关键是那啥呀,我现在找不了他了,红姐,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跟他俩在一块儿啊,我就是为他手里边有点米啊,他压我几下子豆油,完了之后啊,他给我拿了15万,我俩后来就不扯了,也不压豆油了,主要是让他媳妇给发现了,他媳妇成彪悍了,给我一顿揍啊,那都给我打懵逼了。

不是咋的?小琴?你给人当三儿了?

三啥呀,连三都算不上,就是他压我几回豆油,完了之后他给我拿点米,我俩就完事了。

这陈红脑瓜子嗡了一声啊。

不是,我说李琴呐,你这一天你不能干点正事啊?现在他妈咋整,360万不给我了。

那红姐啊,你别着急,合同啥的你不都有吗?实在不行的话,我跟你去一趟,找他不就完了吗?红姐呀,你来长春吧,你到长春我跟你俩一起去找他去。

那行李琴,那我今天下午就飞过去,你在长春等着我吧。

就这么的,当天下午红姐从北京机场直接坐着飞机就干到长春了,到了长春之后,这个李琴开着车去机场接的陈红。

当时李琴开的红色的马自达,咱说96年一个女的能开上马自达,那就挺牛逼了,把红姐接上之后,他俩先吃了一顿饭,吃完饭之后,李琴就说了,红姐呀,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别着急了,今天晚上在长春住一宿,明天我带着你去吉林市,咱们去找他,去跟他好好唠唠这个事,他那个地方我也知道在哪。

那行,小琴,那就明天咱俩一起去吧,我只能听你的了。

转眼之间就来到第二天早上了,这两个女的一起床吃点早餐,从长春奔着吉林开着车呢就来了,因为吉林和长春挨的特别近,到了吉林市之后,直接就来到宝阳矿业了,把车往那个矿场院里边一停之后,这两个人直接就来到熊宝才这办公室了。

到门口这块当当当一敲门,熊宝才正在办公室呢,这家伙老胖了,二百他妈六七十斤,那大肚子全是肉,脖子那全是肉,这家伙直接就说了,进来吧。

这李琴和陈红往办公室里边一进,当时熊宝才一看,哎呀,小琴呢,你咋来了呢?想我了?

哥呀,我想你啥呀?还想你吗?再他妈想你,嫂子不得揍我吗?这是我跟红姐一起来的啊。

老妹啊,你也来了。

两个人往这一坐,红姐就说了,财哥,你看咱们之间这个事儿在电话里边也说不明白了,我这亲自过来一趟。

熊宝才一看,老妹啊,你过来也没用啊,在电话里边我不说了吗?今年的效益确实不好,你等来年的。

陈红这一听,说哥呀,你看既然效益不好,咱们之前口头已经约定了,你也跟我说了,说我不想干的时候,360万你就给我返回来,你这么的,之前呢,你给我转过来20万,你再给我返340万,咱们就拉倒了。

熊宝才当时一听,眼珠子啪一瞪,老妹啊,什么口头约定啊,那口头约定能算数吗?那也没写到合同里边,口头约定不好使了。

才哥,你要这么说话,你不是不讲理了吗?

不是不讲理能怎么的?我那天我是喝多了,我就是顺嘴跟你说说,再说了,你自己不也说了吗?你是做买卖的,这些事你还不明白吗?我口头说的话,那玩意能算数吗?他也没写到合同里边,现在你说你不想干了,那能行吗?我就告诉你吧,既然你已经投资了,不管是赔是挣,你都在这块给我挺着,360万肯定是一分返不了了。

当时陈红在这坐着,那气的都说不出来话了,在这块直喘粗气。

李琴在旁边一看呢,她把她那个死出又拿出来了,感觉他跟熊宝才压过几次豆油,这关系挺不错的,她直接就说了,还轻声细语的呢,才哥呀,你看我都来了,给个面子呗。

熊宝才一歪脑袋瞅她一眼,你他妈是个啥呀?

不是才哥,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呢?

我怎么跟你说话啊,咋的你有面子呀?

不是才哥,那前一段时间你说咱俩不挺好的吗?

前一段时间我跟你挺好,那是前一段的时间的事啊,我想和你压豆油,现在我压够了,知不知道,心里边有点他妈逼数,别他妈上这来得瑟来了啊,你注意点,再跟我俩勾勾搭搭的,下次我媳妇得他妈揍死你。

当时李琴一听懵逼了,不知道说啥好了,这财哥根本没把她当回事儿。

这个时候熊宝才瞅着陈红就说了,我告诉你,你乐意干,你就在这干,你不乐意干,马上给我滚犊子,你要想好好干,现在马上给我赔礼,给我道歉,你马上跟我说,财哥,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明年还能带着你一起玩,给你分多分少,你也嫌弃,你要说一个不字,立马给我滚犊子,谁也不惯着你。

红姐在这坐着一听,才哥呀,我听明白了,你这他妈跟我唠这个嗑,好,你跟我俩玩埋汰了,那我就不走了,我就在你这块待着。

我说陈红啊,你啥意思?你不走了?

我告诉你,才哥,我就是不走了,我就住到你这块了,反正你有家有业的,你有媳妇儿,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你回家我就跟你回家。

熊宝才一听,行啊,老妹啊,你跟我俩他妈玩泼妇这一招了,行,你要这么跟我俩玩的话,我真得让你见识见识,让你看看我熊宝才是什么样的人了,你等着吧,你不要米儿吗?我现在让人就给你送过来,坐着别走啊。

当时熊宝才把电话就抄进来了,啪啪啪一个电话打出去了,大眼啊,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对,带几个人就行好了。

啪嚓,电话就撂了,咱说陈红在这坐着一看感觉不太好啊,那陈红也不是傻子,说才哥,你…你,你要干啥呀?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啊?老妹,你在这等一会儿,我让他们给你拿米给你送过来,说李琴你也别走啊,你们俩都在这等着。

当时这俩女的在这坐着,还他妈寻思,这咋办呢,都没有三分钟,办公室这个门,当当当,才哥才哥?

别他妈敲了进来吧,啪嚓这一推门,咣当从外边就进了一个他妈彪形大汉,后边跟着三个兄弟,带头这小子得有他妈一米八三的大个,四方大脸,浑身全是肌肉块子。

这小子原先是长春体工队的,练过散打,练过拳击,学了他妈九年的武术,正经是个手子呢。

你一瞅他长得那个形状,五大三粗的,就他妈跟那智障似的,练武练时间长的人呐,那四肢发达呀,他这个外形,就有点智障那个感觉。

那个大眼晃晃荡荡往屋里边一进,后边这仨兄弟也跟进来了,说才哥,怎么个意思啊?

当时陈红在这坐着一看,说财哥呀,你啥意思啊?我是一个女的呀。

我告诉你,陈红,我不管你男的女的,我谁他妈也不惯着,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给我走,以后再也别来了,如果说你现在要是不走,老妹啊,我得请你出去了,我就得用我们吉林人的态度告诉告诉你,我们是怎么对待敌人的。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走不走?

但是红姐你别看她是个女的,挺有刚的。

财哥呀,你吓唬我呀?我是吓大的吗?

熊宝才一看,哎呀,我操,哎呀,行啊哈哈哈,行,跟我俩玩这社会了啊。

宝才一歪脑瓜子,大眼。

这大眼当时就明白了,往陈红面前一来,他比陈红得高他妈两个脑瓜子。

我就问你,你出不出去?

老弟呀,姐是个女的,你还能打我呀?

当时大眼一歪脑瓜子瞅着熊宝才,才哥呀,不走啊,怎么整?

我说怎么整?你他妈问我呀?你是干啥吃的呀?你等我告诉你怎么整的。

大眼一听明白了,当时大眼也不说话了,直接把右手就抬起来了,就他他妈右手就跟那小蒲扇似的,把手一抡起来,照着陈红那脸蛋子,啪嚓,就这一嘴巴子。

咱说就这一嘴巴子多大劲儿,你别说一个女的了,就是他妈打男的,这一下都能给你打蒙圈了,就这一嘴巴子给红姐揍的啪嚓那眼冒新星啊,脑瓜子嗡嗡的。

这一嘴巴子给红姐打躺地上了,那脸蛋子眼看着五个大红手指印。

红姐躺地上用手一捂脸呢,直接就给揍哭了,紧接着这大眼可没管你那事,咔吧一把把陈红那个头发就薅住了,直接往出一拽,从办公室里边直接就薅出去了,他后面这三个兄弟往那个李琴面前一站。

李琴当时懵逼了,她多会呀,说小哥啊,别别别打我啊,我这身子骨不行,我这身子骨柔弱呀,那个啥呀,让你们才哥给我这压豆油压的不行了,我马上走,我,我走。

咱说这老娘们一路小跑,从办公室里边跑出来了,这时候陈红让那个大眼薅头发,直接薅到外边院里去了,红姐在地上躺着都起不来了,这李琴赶紧就跑过来了,说兄弟啊,那个别别别打了,别打了啊,我们走,我们走。

大眼看看她俩一转身,回屋了。

当时李琴赶紧把陈红就扶起来了,说红姐啊,不行米儿别要了,开矿这些玩意啊,都他妈挺狠的,整急眼了,别把咱们干销户了。

陈红在这块坐着,缓了好几分钟,李琴这个时候上车的后备箱里边拿出来一瓶矿泉水,红姐喝了一口。

李琴把陈红扶起来,他俩往车上一坐,当时陈红就说了,咱们走啊,咱们先到吉林市,咱们找个宾馆住下,300多万他们不给我了,还打我一巴掌,这个事儿没完,我他妈,我要找人,我要干他。

他俩出来之后开车到吉林市里边找了一家酒店就住下了,当时两个人往房间里边一进,陈红一想我找谁呢?他本来想找加代了,但是一想不知道代哥在吉林好不好使,再一个他跟宋建友的关系不错,毕竟那是个老社会,宋建友跟杜仔啥的那都是不相上下的,朋友啥的也不少。

所以第一个电话给宋建友就打过去了,宋建友一接电话,红姐就说了,友哥啊,我在这东北吉林出事了,是这么这么回事,你看看能不能帮帮我,帮我把这360万要回来。

咱说宋建友当时还真帮陈红问了几个东北的朋友,但是他认识这几个人呢,那都不行,也不是混社会的,根本摆不了这个事儿。

随后这家伙一个电话给陈红就回过来了,说小红啊,你这个事儿啊,哥使不上劲儿了,一点忙都帮不上,我这东北也认识几个朋友,但是我打电话了都办不了这个事儿。

再一个我得说你几句了,陈红啊,你这脑瓜是怎么想的啊?不好好在北京开夜总会,你上东北投什么资啊,咋的?米挣多了是不是飘了?你知不知道东北人有多狠多生性,你一个外地的小丫头,就骗你了,就玩你了,你能怎么整?

友哥,那我都被骗了,被打了,你咋还骂我呢?

我不骂你骂谁呀,我这是为你好,你这一天脑瓜子也不知道想啥呢,你这么的吧,你也别着急了,这个事儿,你找谁都白扯了,就得友哥帮你办,不行的话呀,你先回北京,这段时间我再找找人帮你运作运作这个事儿。

那行,友哥那给你添麻烦了。

那行了,小红你先回来再说吧。

啪嚓电话就挂了,撂了电话之后,这李琴在旁边还说呢,红姐,这友哥说的对,不行,你先回北京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这红姐瞅她一眼说,你跟我回去干啥呀?

说红姐呀,我看那个友哥挺好的啊,他有没有媳妇啊?

陈红一看,小琴呐,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他妈一直没发现呢,你咋这么骚呢?不是我就打个电话,你能相中他?哎呀,你都没看着他人,你是不是要疯?

不是红姐,我看那大哥挺好的,在北京能认识这么多东北的人,是不是挺有实力的呀?

小琴呐,我他妈是服你了,你真行啊,你真是那个。

不是红姐,那你看你说你不回北京咋整,你还能找谁呀?

我还有一个哥哥,我给他打个电话,如果他不能帮我的话,我就回北京了。

刚说这话,红姐把电话拿起来,一个电话给加代就打过去了。

喂,哥呀,哥?

这边是静姐接的电话,说你是哪位呀?

啊,那个嫂子嘛,我是陈红啊。

小红啊,你这咋的了?找你哥有事啊?

嫂子,我找我哥有点事,你让我哥接电话呗?

那行,你等一会儿啊。

静姐直接把电话一递给加代,加代一接过来说小红啊,咋的了?

哥呀,你忙不忙?

我不忙,我这正吃饭呢,我寻思晚上去你这个夜总会去玩去呢。

哥呀,我没在北京,我在吉林呢,我在这边出点事,哥呀,你看看你能不能帮帮我?

加代一听说有啥麻烦了?咋的了?你说吧。

哥呀,吉林这边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啊?

吉林,你先说事吧,我听听怎么回事。

陈红把这个事怎么怎么怎么回事,跟代哥又说了一遍,说哥呀,现在360万不给我了,而且还把我给打了。

代哥一听,360万不给你了,还给你打了,这他妈什么玩意啊。

哥呀,给我打的脑瓜子嗡嗡的,你说我这面,我这个朋友啥的也使不上劲儿,关键是啥呢?360万也不是个小数啊。

代哥这一听,那行了,陈红啊,那个我看看,我吉林长春有一个朋友,但是我不知道他好不好使,你现在就在那块等着,等我信吧,我打个电话啊。

那好了,哥,那麻烦你了。

代哥啪嚓的一撂电话,咱说撂了电话之后,静姐在旁边就说了,老公啊,陈红这个老妹啊,对咱们不错,咱们结婚的时候,你说这亲戚朋友啥的,到人家夜总会玩了三天,一分米都没收,他要真是有啥事儿的话呀,你看看你能帮,尽量帮她把这个事儿给办了。

代哥一听,行了,我知道了啊。

代哥一想,因为代哥这面有啥顾虑呢,他不知道小贤在长春行不行,厉不厉害,毕竟跟贤哥才认识不长时间,就是上次贤哥把哈僧那厂子给砸了,林老板找的代哥他俩才认识的。

当时加代一个电话给贤哥就打过去了,喂,说你好,贤哥,我是加代。

贤哥一听说代哥,你咋跟我这么客气呢?还你好你好呢。

其实加代和小贤他俩之间差一岁,但是江湖上不是按岁数大小论辈分的,不是说我岁数大,我就是哥,那可不是,你得有这个实力,你得有这个段位,你岁数再大,你他妈啥也不是,你不也白扯吗?

贤哥就说了,代哥你这咋的了?

贤哥呀,你忙不忙?

我不忙,代哥,我在金海滩呢。

贤呐,你看我这有个事,我想麻烦麻烦你。

啥麻不麻烦的呀,有啥事你说吧,代哥。

加代当时把这个事跟贤哥这一说,说我这个老妹在吉林投了360万钱,要不回来了,还挨打了。

小贤一听说代哥呀,你这么的,你告诉你这个老妹让他来长春,到南关区,到金海滩来找我来,你放心吧,这个事儿我肯定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

代哥一听说,贤呐,毕竟是吉林市,不是长春呐,你这…

贤哥一听就明白了,怕自己办不了,说代哥呀,你这么的,你现在忙不忙?

我现在没啥事,不忙啊。

你要是不忙的话,兄弟现在邀请你,你到咱们长春溜达一圈,上长春玩两天来,我知道你好酒,代哥,上次咱俩呀也没喝够,没喝好,咱们这次好好喝喝,代哥这次你一定要来。

当时代哥一想,那行那行,贤哥,那我去一趟长春。

就这么的,随后加代领着丁健,马三,王瑞四个人买了机票,直接奔着长春就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路上的时候,代哥一个电话给陈红就打过去了,说小红啊,我现在从北京马上往长春去了,给你办这个事儿。

陈红一听说哥呀,不用不用,你咋亲自还来了呢?

妹子,你出事了还被打了,哥能不去吗?你这样,你别在吉林市待着了,你马上去长春,到长春南关区金海滩夜总会找小贤,那是我的朋友,记住了啊,见面一定叫贤哥,听没听见。

行了,代哥,那我知道了,我马上我就过去。

啪嚓电话就撂了,陈红撂了电话之后跟李琴还说呢,说长春有个金海滩夜总会吗?在南关区?

对呀,红姐,有个金海滩,我家是朝阳的,金海滩在南关,我没去过,红姐,这个代哥给你找朋友办事了?

对呀,代哥说让我去这个金海滩找一个叫什么小贤的,你认识吗?谁叫什么小贤,贤哥。

李琴一听说红姐呀,咋的,代哥给你找这个小贤了?

对呀,代哥给我找的小贤。

哎呀,你代哥太了不起了啊,能给你找到长春的小贤。

那咋的?小贤厉害呀?

还厉害呀,那是长春的社会一把,纯社会的大哥,在长春的社会,那绝对是谁也不好使啊,在吉林省都有名,我跟你说呀,红姐啊,那是我心中的偶像男神呢,我想跟人家都跟不上,就是免费让人家压豆油我都愿意,就是跟人家一天那都行,这一传出去,我都老有名了,老有面子了。

行了,你可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能不能说点正经嗑,快走吧,咱们赶紧回长春上金海滩找贤哥去。

好了,红姐,走,我开车拉着你去。

这俩老娘们从吉林市开着车奔着长春哇哇就来了。

这面贤哥把代哥的电话撂了之后,赶紧把身边这个兄弟都集合起来了,什么二林的沙老七、张海波、大伟呀,赶紧就分下去了,告诉服务员啥的,还有领班,把金海滩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好好给我收拾一遍,门口给我铺上红地毯,完了之后整几个大花篮,都还在这个门口,都给我放好了,下午北京的代哥要过来。

随后贤哥又在长春最好的酒店,香格里拉大酒店订了两个套房,准备让代哥到香格里拉去住去。

贤哥这面正收拾着呢,这个时候陈红和李琴开着车就干到金海滩了,把车往门口一停,她俩从车上一下来,往屋里边一来,这一看呢,屋里边正收拾到尾声了,门口铺的红地毯,还有这花篮子啥的,整的相当喜庆了。

这个时候二林子从屋里边儿正好就出来了,一下就看到他俩了,你们找谁呀?

当时李琴就说了,大哥呀,我们找贤哥。

哦,找贤哥,找贤哥咋的有事啊?

我们是北京的,代哥的妹妹。

哦,是陈红是吧?

陈红在后边就过来了,对,我就是陈红。

说代哥让我们过来找贤哥的。

那行,那过来吧,来贤哥的办公室吧。

二林子直接把她俩就领到这个贤哥的办公室了。

跟贤哥一见面,一握手,一打招呼。

陈红一看,这贤哥太年轻了,也就30多岁吧,这就是长春一把大哥了?

但是他看面相,那贤哥不像社会人,贤哥长得比较忠厚面善,不像一般的社会人,长得凶神恶煞似的,一看就是流氓子,贤哥绝对不是。

当时贤哥就说了,老妹啊,你们俩吃没吃饭呢?

我们俩没吃饭呢,不饿。

那我先安排你们俩吃饭吧,我给你俩安排一下。

贤哥不用了,一会代哥不就来了吗?到时候咱们一起吃吧,一起吃就行。

那也行,那就等代哥一起来的吧。

就这么的,贤哥这边收拾的差不多了,当时加代是定的下午三点的飞机,五点多一点就到长春了,贤哥亲自领着兄弟开着车到了机场接的加代。

前边两台虎头奔,后边有4500,还有皇冠,一共七台车,直接就干到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