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一个德国人带着一包脏衣服来到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准备登机,没想到就在飞机预备起飞之时,这名德国人却被警察紧急拦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6年,兰州化学工程公司要建设一个重大的项目工程,这项工程的其中一部分建筑,包给了当时西德著名的一家化学工程公司-鲁奇公司承建。

兰州华工进口的设备,也是由鲁奇公司提供。随着设备的运回国,一大批的技术人员和专家也随着设备来到中国。

10月15日,一个叫做鲁茨·冯·许德林的人也来到了中国。他的职位是设备开箱人员,也就是在设备运进来之后,由他和一名中方工作人员共同开箱,检查设备,确认设备。

这个公司很轻松,闲暇之余,许德林便满世界的游玩,宣城要领略异域风情。

因为许德林不会说中国话,因此兰州化工也给他配了一名翻译工作人员。正是这名翻译,发现了许德林不太对劲。

许德林经常开着车跑到白塔山山顶玩,站在白塔山的山顶,可以看到我军高射炮驻地的情况。

他拍的很多照片都是在山顶拍摄的,翻译示意他不要随意拍摄,许德林便狡辩,说自己只是在拍摄风景。

除了上山,许德林还拿着鱼竿跑去黄河边垂钓,一钓就是一天。甚至不听翻译劝阻,执意爬到九福台山峰,对着山下一顿拍照。而山下又是我军的另一个高射炮的阵地。

翻译劝阻无效,认为这人形迹实在是可疑,便暗暗的留意起此人。没想到许德林竟然在一次乘车返回时,居然将镜头对准了向西行驶的军车。翻译赶忙阻止,许德林狡辩只是拍摄风景,并未拍军车。

从华工公司返回专家楼,许德林还偷偷摸摸拍摄往来的货车。翻译越来越觉的此人不像个正常的工作人员,便把此事报告给了有关部门。

在公安部门对他进行监控的时候,据一个专家楼的服务人员称,许德林有个奇怪的习惯,就是他从来不洗衣服,也不让人帮他洗。

而许德林的邋里邋遢的形象,似乎也是为了不洗衣服而找到的完美的借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许德林在外出游玩的时候,总是喜欢拿一个干净的手帕,掸掸地上的土,然后再用脏裤子坐下。而他的那个沾上了灰尘的手帕,他却不让服务员洗,而是放在柜子里那一堆的脏衣服里面。

这个许德林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让监视他的公安人员非常疑惑。8月17日许德林收到一封来自于西德的信,信上的落款,坐实了许德林的间谍身份。

信里的内容只有一句话:“你可以把你来不及洗的衣服打包带回来,我可以给你洗,请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寄信人叫马格莱特·丹策尔,这个丹策尔可不一般,她的身份是美国驻西德情报机关头子戈贝尔的秘书。原来这个许德林还跟美国情报机构有联系。

但是他们要许德林寄回那些沾满灰尘的脏衣服干嘛呢?这个疑惑在不久之后得到了解答。

就在不久前的2月份,有个英国人在光州白云机场被拦了下来。原因是他随身携带者两只白老鼠,经过检测,两只老鼠身上都有放射性物质,而这个物质跟我国核基地的放射性物质成分一模一样。

看着兄弟单位传回来的内部资料,公安人员分析,这个许德林也是想利用这些脏衣服传回基地的物质,拿回去供美国专家分析和研究。

除了这些,他还偷偷的拍摄大量的照片和绘制地图。通过假装在黄河边上钓鱼,偷偷绘制河水水位分布图。

最终在机场被海关人员认为此人形迹可疑,示意停下接受全面检查。被随后赶来机场内数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团团包围并抓获,押出了机场。

从许德林的行李箱里不仅搜出了大量的沾着放射性物质的脏衣服,手帕,还搜到了建成碎片的大量的微缩胶卷。通过复原,胶卷拍摄了核工业基地地形图!同时还搜出来一份72页的情报。

最终,许德林以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