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 记得六小龄童因为各种西游记魔改,说出“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

那个时候,人们都笑他。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魔改之风却愈演愈烈。

如果说名著因为年代久远,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那么尚且在世的人们的故事,又为何被魔改呢?

由张桂梅校长个人真实事迹改编的电影《我本是高山》于11月17日点映。

原本以为这样有着原型人物的电影能够大获好评,没想到点映后群情激奋,互联网上讨伐声四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主创团队齐下场“解释”,但是依然堵不住一面倒的批评声。

为什么这次的骂声这么大,还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

《我本是高山》是根据华坪女高校长张桂梅的真实事迹改编,讲述了她以“教书救人”为己任,引领大山深处的女孩们刻苦学习、打破命运牢笼的故事。

片中,她和几位年轻老师共同奋斗,勠力同心,帮助山里的女孩逆天改命,跨过人生路上的障碍,迎接光明的未来。

原型人物、真实事迹、女性冲破桎梏, 这样几个元素,简直就是掌握了流量密码,就算是拍成纪录片完全还原现实也会有大批人买账。

然而,主创团队另辟蹊径,“男变女,女变男”;

最重要的是: 他们把支撑张校长建立华坪女高的力量,从对党的信仰变成了——丈夫。

魔改一:

酗酒父亲变酗酒母亲,导演称他调研过?

第一个被关注到的“魔改”,就是编剧把原型故事中的“好母亲”变成了“酗酒者”

据看过点映的网友回忆,电影中有这样的情节:有一个女孩的母亲常年酗酒家暴,她的父亲却善解人意。

然而,原型故事是,女孩的父亲常年酗酒,并且和女孩母亲一直打架,女孩每个月的生活费一直是母亲在负担,父亲分文不出。

父母离婚后,女孩曾前往家中看望父亲,却遭到了驱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试问,这样的改编难道不是往女孩母亲、女孩的心口插上一刀?她们那么努力地自救自立,却要被电影污化扭曲?

关于这个问题,导演也做出了回应——“我们调研过,山区就是很多酗酒的母亲,甚至远比我们画面呈现的更加不堪”。

关于调研的具体报告,观众们没看到。关于原型故事的真实形象,主创团队鲜少提及。

对于导演的回应,网友普遍表示质疑——

饰演《我本是高山》中的“张桂梅”的演员海清,也就这个问题做出了回应——

“前期采风在当地确实看到过很多类似的情况,我们选择了母亲的这样一个形象,更重要的是她本身就是一个受害者,其实想表达的不仅是对孩子的救赎,也是对母亲的一种救赎。

魔改二:

留下来支教的男朋友vs吃不了苦回城市嫁人的女朋友

第二个魔改,是电影中一个名叫徐影影的女教师和她的男朋友卢南山。

据看过点映的网友讲述,影片剧情中,徐影影瞧不起女校的学生们,觉得她们又脏又蠢,她留在女校,完全是因为爱情,而和她形成对照的就是男友。

徐影影因为看不惯张校长而跑路,卢南山继续留在女校发光发热。

然而根据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网在2016年公布的《民间支教报告》——

在参与支教活动的人员中,以女性居多,占总人数的77.6%。而女性在支教中本身就面临着比男性更多的危险与挑战,这不仅包括适应农村的环境,更包括了潜在的性骚扰、侵犯和“被要求结婚”。

魔改三:

女孩逃课上网逛街买衣服

第三个魔改点是影片剧情中,把山区女生不上学的原因改成“逃课去网吧还有逛街买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影片的背景发生在08年,影片一开头就是两姐妹跋山涉水过悬崖去学校,其中妹妹的鞋子还是破的,两个人走了一天才到学校。

试问这样的条件,哪来的钱去逃课上网逛街买衣服?

而张校长一开始想创立华坪女高,就是因为山区贫困、重男轻女,女性没有机会(一直)接受教育。

女孩们囿于农活、家务,更有甚者,在尚未到法定年龄的时候,就被出嫁换取彩礼补贴家里。

“不愿意读书的女生”,真的是她不想读书吗?

不是每个人都了解张桂梅校长,了解华坪女高,了解山区女生,一部电影,却把她们变成了“恶人”——

魔改四:

张桂梅的信仰

互联网上全片最大的争议点就在于张校长到底为什么去支教、创立华坪女高。

影片中强调了张校长为“对亡夫的怀念”,每当“张桂梅”支撑不下去时,总会时不时闪回亡夫的画面。

然而事实是—— 张校长在感动人物颁奖典礼中曾亲口表示,支教和女高的成立,是出于对于党和国家的信仰。

针对张桂梅校长办学的动机,其实网络上可以查证的一共有三个有明确时间先后顺序的说法, “追怀亡夫”是其中最早的一个。

第一个,是她说一开始是因为“丈夫去世后的逃避和自我放逐,所以去了华坪教书”,这里严谨来说,讲述的是她到落后的华坪教书的动机,而不涉及办学。

第二个,是因为看到了大山女孩们的困境和重男轻女的现象,想要改变她们的上学困难,要帮她们走出大山。

第三个则是前面所说, 在时代楷模颁奖现场说的“因为信仰”。

这三个答案都是张校长亲口说过的,可信度应该都比较高。

“追念亡夫”和“信仰”并不矛盾,矛盾的是一味地放大一位已逝之人的作用,而忽略张桂梅的真正的精神支柱。

即使在拍到“张桂梅”和丈夫的回忆时,出现的也是“海清和胡歌跳华尔兹”的场景,真实的场景是——

2021年 6月29日的“七一勋章”颁授仪式上,张校长亲口说,

“有人问我,为什么做这些?其中有我对这片土地的感恩和感情,更多的,则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在人民日报《四问张桂梅创办的华坪女子高中“红色教育”》一文中也说道:“华坪女子高中的办学宗旨是“革命传统立校,红色文化育人”

高一新生入学先要抄写党章,然后看革命电影听先烈故事,每周一举行重温入党入团的宣誓仪式,每天都高唱红色歌曲。”

甚至记者问道:哪天张老师干不动了,女高还能“红下去”吗?

张桂梅郑重作答:“没有我,‘红色教育’一样能照常进行。”

因此,当看到编剧将其重点放在“追怀亡夫”时,相当部分的观众怒不可遏。一位网友的发声,掷地有声:

拍不好是因为不相信。

他们不相信有人会真的秉持“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去做事,不相信会有人牺牲自己为他们谋幸福,不相信张校长的理想和信念。

图源自微博

除了这些,其实还有很多改编,比如——张校长的学生们大多去做了医生、教师、警察、部队;

《我本是高山》将其改成了医生、律师、护士...

如果说一处改编是电影逻辑自洽,几处改编都恰好落入争议,很难让人不怀疑这种设置的用心。

关于影片的恶评如潮,主创团队屡屡下场回应。

甚至气急败坏,与网友们激烈对线——

图源自网络

然而这只能让网友们的激愤更上一层楼。

还有网友发现了些许“端倪”,觉得影片中那几个恶心人的剧情“很美剧”,而且还是 十年前的美剧常见的经典剧情 ——

随着网友的深扒,有人发现导演郑大圣硕士毕业于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1993年,郑大圣以电影短片参加“红星照耀中国”综合艺术展。

与如今的讨论声音相比,这让本就复杂的舆论环境“雪上加霜”。

因为电影口碑崩坏,主演之一的海清也被翻旧账。

当年由她出演的《隐入尘烟》一片好评,后来却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质疑声:

“作为一个从甘肃最穷的市里农村出来的人,都觉得18年前后我回老家早就没有了电影中那种情况,所以当时看完觉得不可思议,是我们那还不够穷吗?在甘肃张掖的GDP是比定西要高很多的,能比定西更差?细思极恐。”

这些年总会看到有人觉得,影视文学作品中的人,有其“恶”的一面,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全然的伟光正必然不可能,但是不相信有纯善的人,他的周围也许真的没什么好人。

曾经,广电总局高长力说:“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就怪罪题材不好审查太严”

本次风波中,《大山的女儿》作为《我本是高山》的对照组屡次出现。

《大山的女儿》的主角是黄文秀书记,她和张校长都被授予“七一勋章”,但是她于2019年遭遇山洪因公殉职,年仅30岁。

黄文秀出身贫寒,却乐观开朗,满怀理想,敢想敢做。

“很多人从农村走出去,就不想再回去了,但总有人要回去的,我就是那个要回去的人。”

片中并没有掩饰那些丑恶现象——

也没有隐去国家、党、政策的优越性——

同样有男女感情,但是为信仰让步,正如现实——

关于学习英文这件事——

与之一比,《我本是高山》就是站在巨人肩头的矮子。

主角之所以能成为主角,正是因为他们有理想,有信仰。

张校长的纪录片中,也讲述过不少山区的弊端,这些影像资料从来没有消失过。

然而《我本是高山》的党徽在哪里,信仰又在哪里?

影视创作本应源自生活,又高于生活。随着越来越多走进电影院的观众,会衍生出更多不同的观影感受。

但无论就影片本身如何探讨,张校长的高义都是点亮山区女孩们的明灯

永远为这个时代能有张桂梅这样的楷模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