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登陆香港院线的一部港片《白日之下》,火了。

早前在上影节放映的时候,一水的好评,豆瓣更是打出了8.4的高分,影片还斩获了多个金马奖提名奖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少看过的观众反馈,这就是港版《熔炉》!甚至引发网友思考:《白日之下》会不会像韩国《熔炉》一样,加快港府修订法规?

而在内地许多社交平台上,许多网友也纷纷留言:“内地也快点上映”,足以看到这部电影的火热程度!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部电影,竟能获得如此高的评价?

这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白日之下》是2023年香港剧情片,由简君晋指导,姜大卫、余香凝及林保怡主演,电影以2016年康桥之家院长涉嫌性侵院友、大半年内六人离奇死亡事件,以及2015年剑桥护老院虐待院友为题材。

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揭开在香港这个发达社会里,隐藏在新闻背后、鲜为人知的残疾院舍真相

“养老、失能老人、残障人士生活保障”,《白日之下》所呈现的内容,并不单单是个体家庭的问题,更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白日之下,院舍之内

影片内容简述就是记者凌晓琪(余香凝饰)假扮一个“”老人(老人装傻)的孙女,进入私立残疾院舍调查一系列虐待弱势群体事件并公众于世的故事。

智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残疾院舍有八十多个残疾人,腿脚不便的,老年痴呆的,男孩女孩,只要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都聚集在一起,然而却仅配备了两名护工,院舍也只有在发布新闻的时候,才会多请几名护工装装样子。

智障

而让不少观众感到震惊且愤怒的,是以下三个片段:

1. 残疾院舍的院长性侵多名女孩,被告上法院三次,且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女孩儿无法出面作证,罪犯疑罪从无,最后也只是和解赔偿,受害者家庭也没有得到法律保护,门上被塞了很多威胁信而被迫搬家,而罪犯等过了风口,换个名字继续捞钱。

智障

智障

2. 残疾院舍半年死了6个人,死去人的被褥也只是简单酒精杀毒,便又找了个老人继续住下,吃的是过期包子,洗澡时无论男女,均绑在轮椅上,露天用水管冲,与其说是冲凉,不如说像在用水龙头洗车,毫无尊严

3. 人士受到虐待/不公平对待。人士智力大多只有3-7岁,他们不善言语去表达自己,更不懂得保护自己。在片中,男孩明仔被人用订书机伤害,并遭受到掌掴的暴力对待

弱智

弱智

智障

但这些恶行即使公布出来也没有人解决,恶人并没有得到恶报

更为可悲的是,“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这句古语,往往与电影及现实恰恰相反:

“为众人抱薪者,往往冻毙于风雪”——当记者将这些黑暗公之于众后,社署取消了它的执照,但记者却面临着她想拯救的弱势群体的指责!

“明明是受害者,为何指责恩人?”

这是因为:他们真的没人管。面对暴行,大家只能咬碎牙齿和血吞。有条件离开的,早就离开了,剩下的,不过是没办法离开的

残疾院舍即使虐待,却提供了一个庇护场所,作为失能老人或残障人士,已经很难再有能力去工作赚钱,如果这个院舍也不在了,那么他们连一块安睡之地都没有,只能风餐露宿睡大街。

再直白点说,他们觉得记者:好心办了坏事

最终,养老、失能老人、残障人士失去住所,而善良正义的记者凌晓琪却因为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和舆论压力选择辞职,善人也没有善报

影片不单只反映了官方对社福机构缺乏监管、社福机构资源匮乏等严重问题,也带出来媒体新闻对报道对象造成正负影响的反思

不可忽视的社会现实问题

“人老了是一个包袱。” 电影里至少两次从不同角色口中传达出这句话。

俗语也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作为失能老人或残障人士的家人,如果不是家里有矿,普通工薪家庭是很难负担得起专门雇人照顾费用的。

请个保姆护工,说不定自己一个月赚的还没支付他们的工资高;若是自己亲力亲为照顾失能人士,那就直接断了一份收入来源,如果以后再遇到些天灾人祸意外,口袋比脸还干净,没有余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送去公立福利机构,虽然监管透明,但资源严重不足,残障人士需要排队等待15年才能等到一个公立床位!

但失能老人、残障人士并不会因为机构资源不足而减少数量。

僧多粥少的现实窘境下,使得政府将其外包给私立福利院舍,但资本一向是服从利润最大化

权衡之下,普通家庭也只能寄望于这类私立福利机构,寄养他们无力亲养的家人,按时支付费用,将自己从泥淖窘境中解放出来,如此才能有精力去赚钱,才能有机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赚多一点钱,改善生活条件,或者甚至将老人接回来雇佣保姆照顾。

最后,关于媒体与公众。媒体确实能带来一部分正义,但很可惜的是:

媒体排除万难地“捅”了篓子,

但却没人能修补

简单来说,即使问题暴露,后续官方及社会依然缺乏资源能为受害者提供必要的照护,媒体维护了正义,却也无力改变现状,更受到指责。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有网友提到:

这类问题就像是一个死结,除非法律进行调整和完善,否则即使得到社会舆论的压力,却依旧改变不了现状,解决的办法或许只有漫长的时间

不过,我们很高兴看到:在加强监管及提升院舍的服务水平上,香港,已在行动中

香港,正在行动中

自2015年剑桥护老院虐老事件、2016年康桥之家中度自闭男童坠楼事件发生后,社署于2017年就成立“牌照及规管科”,统一对安老院和残疾人士院舍的规管,同年六月就成立“检视院舍法例及实务守则工作小组”,而工作小组已在19年完成检视工作,部分建议已通过修订相关的实物守则,于21年元旦实施。

智障

而其他须透过修订法例实施的建议,港府也已在2022年5月向立法会提交《条例草案》作审议

小编也相信:近期立法会很快会通过《条例草案》,修例建议很快可以实施,香港院舍业界的整体质素也得到改善,能为需要院舍照顾服务的长者及残疾人士提供更优质的选择。

社会写实电影《白日之下》,是近几年港片里难得的佳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金像奖大概率可以获得多项提名,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内地院线公映,大家期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