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地下室研究员带着狂热的眼神将神秘液体注入柳芸溪的体内,试图制造出杂交新物种。
四肢被牢牢束缚在病床上的柳芸溪泪水夺眶而出,如果能重来,她绝对不会再相信那个残忍变态的恶魔。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萧强,今年三十岁,目前正在印度出差,负责国内公司和印度的外贸业务。
每次出差都要来印度待上很长时间,少则个把月,多则大半年,为了方便我直接租下一间小屋子当作住所兼办公地。
如果有可能我真不想来印度,这里气候干旱天气炎热,饮食堪称黑暗料理,卫生条件极差,尤其是阿三们的圣河—恒河。
这不我正沿着恒河回家,恒河边垃圾成堆,随着水波部分垃圾被冲到岸上,散发着阵阵恶臭。
我的目光移向前面离我不到百米的河边,那里漂浮着一团黑影,随着距离的接近,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团漂浮物似乎是一个人,一个肚子高高隆起的孕妇。
难道是一具女尸?我并没有惊慌,在印度这个神奇的国家什么都可能发生,恒河里出现尸体并不算是奇怪的事。
问题是孕妇的肚子好像正在动,为了看清楚我加快脚步赶紧走到在河边,正当我伸出头打算仔细查看情况,女人突然睁开眼睛爆发出极大的求生欲,双手抓住我的脚踝使劲往岸上爬。

“救我,救我。”女人呼救两声后又昏迷过去。
突发的状况吓得我不轻,冷静下来后我才意识到女人呼救时用的是标准中文普通话,她是我的国内同胞!
我急忙把女人拉拽上岸,看清她的全身后我倒吸一口凉气!
女人有着典型的东方美人特点,黑长发黑眼珠黄皮肤,可怕的是她全身伤痕累累,由于在水里浸泡时间过长伤口皮开肉绽,发白发乌。
她隆起的肚子很大,比一般的孕妇大多了,上面爬满鼓起的血管。
除此之外,她的胳膊和大腿布满密密麻麻的针孔,有的正在结痂,有的已脱落成疤。
种种奇怪迹象让我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如果她是外国女人,为了远离不必要的麻烦,我肯定会毫不犹豫走掉,最多拨打个报警电话,可她是我的国内同胞,如此情况下我不能见死不救,否则我良心不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过检查女人的鼻孔和胸口,我查探出她已经出现呼吸和心跳骤停的危急状况,此时拨打急救电话已来不及,我直接上手用掌握的急救方法在女人的胸口处按压进行心肺复苏,同时清理女人口鼻中的异物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不到两分钟,女人吐出两大口水,慢慢恢复呼吸和心跳,确认她没事后我把女人带回家中,安排她住进家里的客房。
“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帮你叫救护车。”
“不要,千万不要叫救护车,也不要报警,麻烦你帮我找来一盏强光电灯和尖锐的银器,拜托。”
“啊,疼,肚子疼。”
女人捂着肚子突发疼痛,此时她的肚子出现极为诡异的情况,肚皮如波浪般翻滚,里面的婴儿横冲直撞,力道十足,随时可能撑破肚皮。
更可怕的是随着胎动的进行,她肚子上的血管像吹气球般鼓起,里面血流奔涌,她的脸肉眼可见地变得苍白干瘪。
看着女人痛苦万分的样子,我按压住心中万千疑问,打开杂物间的门,在里面找到了一盏大功率户外探照灯,以及一根细长的银筷。
“啊”
一声凄厉的喊叫传到传到我的耳边,随后女人的声音彻底消失。
糟了,我拿起找到的探照灯和银筷跑回客房,推开房门,看到了无比恐怖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