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特斯拉拒绝签署集体合同,瑞典特斯拉维修店的工人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罢工()。很多工会都加入了“同情罢工”,来支持特斯拉工人的诉求,比如运输工人拒绝装卸特斯拉汽车,电工拒绝维护特斯拉充电桩,油漆工人拒绝给特斯拉车喷漆等等(),但马斯克依然坚持不签集体合同(),并且在自己社交媒体X上评论:This is insane。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星期一,特斯拉通过Setterwalls律师事务所两纸诉状把瑞典政府告上了法庭,原因是瑞典国有邮政公司PostNord的邮递工人拒绝投递瑞典交通管理局(Transportstyrelsen)给特斯拉的汽车发的牌招,导致新的特斯拉汽车都收不到牌招,因此也无法上路。所以特斯拉把PostNord告到了Solna地区法院,也把瑞典交通管理局告到了北雪平地区法院。

根据瑞典政府采购的框架协议,瑞典所有的政府机构的信件和包裹都必须使用PostNord的邮递服务,而交通管理局没有权利更改邮递服务提供商。因此上周一开始瑞典邮递工人开始“同情罢工”,停止向特斯拉在瑞典全境的所有工作场所分发、交付和取货的邮件、包裹之后,特斯拉便收不到瑞典交通局寄出的特斯拉汽车的牌招了。

PostNord的新闻发言人Anders Porelius向媒体确认情况确实是这样的。他说:“PostNord在冲突中是中立的,但我们也不能绕过封锁。罢工的权利是非常强大的,属于不可抗力,所以我们并没有违背我们的社会职责。”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特斯拉车牌受到影响。今年1月到10月之间新注册了1.7万特斯拉车,平均每个月1700辆左右。自从罢工以来,新车交付依然在继续,仅上个星期就有500辆特斯拉新车交付。牌招一般在新车离开工厂的时候申请。所有新车无论品牌的流程都一样。交通管理局注册了新车之后,便会通知签约的供应商开始生产车牌。目前签约的车牌制造商是位于斯德哥尔摩Danderyd的Scandinavian Motorcenter(SMC)。

交通管理局的车辆注册部门负责人Anna Berggrund告诉媒体:“我们与SMC的合同里详细规定了车牌该如何分发来确保车牌到达收件人的手中。合同中要求车牌应该由PostNord投递分发,不允许直接在车牌制造商处自己领取车牌。交通管理局的责任只是确保车牌的制造。”

特斯拉在状纸中写道:“通过这种前所未有的行为,交通管理局已成为劳动市场冲突中一个极其有害的工具,这不仅对特斯拉造成了影响,更重要的是,它影响了特斯拉的员工和客户。”

特斯拉要求法院做一个临时的决定,在案件的审理期间允许特斯拉去车牌制造商处直接领取车牌。特斯拉写道:“这项临时措施旨在确保特斯拉以及其客户可以在案件的审理期间通过自行取货的方式获得车牌。只要交通管理局同意,这就可以实现。这对交通管理局来说并不是负担,相反,这对它们来说只是极其简单的一个决定。”

北雪平地区法院已经决定支持特斯拉的诉求,要求交通管理局在7天之类开放自助取车牌服务,否则交通管理局就面临高达100万克朗的罚款。

在给Solna地区法院的状纸中,特斯拉同样要求法院做出临时决定,强制要求PostNord投递特斯拉车牌,但是Solna地区法院并没有对这个要求做出任何的裁决。

参考新闻:

https://www.di.se/nyheter/di-avslojar-tesla-stammer-staten-for-stoppade-registreringsskyltar/

https://www.di.se/nyheter/drapslag-for-tesla-bilarna-far-inga-nya-registreringsskyltar/

https://www.aftonbladet.se/nyheter/a/Mo0V85/tesla-far-ut-sina-registreringsskyltar

请关注北欧模式备用号“新北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