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中美元首峰会后,俄罗斯这边一直很关心中美关系的最新动向。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最近就表示,本来俄方并不指望从美国人那里得到关于中美峰会的具体细节,毕竟现在美俄关系是个什么情况,大家也都心里有数。但是后面在与中方接触时,中俄立刻进行了相关的“对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里亚布科夫:中俄已经就中美元首峰会表

说到这里时,里亚布科夫就讲,俄罗斯显然要对中国表示感谢。当然,中俄在外交事务上对表,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本身就是双边高度战略互信的体现。而且我们也很清楚,在中俄关系中,俄罗斯最担心的是什么。中俄在重大外交事务上第一时间进行对表,还能有效避免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与中国接触后,利用信息差和俄罗斯的好奇心,给中俄关系制造不必要的舆论干扰。

这里补充一句,里亚布科夫发表这番言论的背景,是在一个叫“普里马科夫读书会”的论坛上。虽然名为读书会,但实质是国际专家学者云集的外交论坛,从2015年起举办,到今年已经是第9届了,邀请了26个国家的58名外宾,其中就包括美国那边的政治学者。

而中美关系,恰恰是本届论坛的主要议题之一,俄罗斯为此还单独举行了专题会议,重点探讨中美在全球背景下,是如何相互竞争,又如何相互依赖。俄罗斯之所以如此关注中美当下的复杂态势,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对中俄美三边关系患得患失的心态,担心俄罗斯在中美对话时被“边缘化”,但中国用实际行动证明,俄罗斯的担心是子虚乌有。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可以从中俄关系的三不原则中去找原因。之前我们讲中俄关系的“三不”,是说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后面又补充了一句,也不受第三方的干扰和胁迫。这里面的干扰,其中自然包括积极的变化和消极的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普京访华,与中方领导人会谈】

虽然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往往是牵一发动全身,像中美俄这样的大国,三边关系往往是相互影响,相互参照,任何一个动向都是敏感而微妙。但中俄关系发展,与中美关系起起伏伏的周期律,不应该产生人为的、直接的联系。尤其是在“不针对第三方”这一原则的约束下,无论中美关系怎么变动,或者美俄关系怎么变动,中俄关系的基本盘都不应该受到太多冲击。

至于中美关系,在旧金山峰会后,看似走出了对抗,进入了中场休息的缓和期,但两边的基本态势没有变,美国依然把中国视为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甚至跟俄罗斯一起,并列为自己的最大威胁。我们也能看到,对于中俄,美国采取的安全战略是雷同的,一直都是在军事上进行战略包围,企图制造阵营对抗。欧洲这边,美国指使北约,通过持续东扩,不断压缩俄罗斯的安全空间,干涉俄罗斯与欧洲正常的政治经济联系;而在亚太,美国也是如法炮制,针对中国构建同盟体系,也就是所谓的“印太战略”。

拜登政府动辄把“与中国竞争”挂在嘴边

另外,我们也能看到,这几年来,北约正试图介入亚太地区的安全事务,而美国在亚太搞的一系列安全对话机制,在战略目标上,也与北约形成了彼此呼应的格局。但这反过来,这也促进了中俄关系的不断深化,尤其是在安全战略层面。

但是话又说回来,中美缓和关系,是出于外交上的刚需。中美还是有广泛的合作基本面,如果彻底走向对立,并不符合双方的根本利益,也会冲击到国际安全局势。但美国这边又对中国有意识形态的偏见,短期内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所以在很多时候,中美关系还是该博弈博弈,该合作合作;但中俄关系就不一样了,双方不仅仅互为最大邻国,在国际事务以及地区热点上,中俄的方向与立场都是趋同的,对多极秩序的诉求高度一致,所以中美关系与中俄关系,虽然都在大国外交的版图内,但底层逻辑是截然不同的。中俄都是国际多边体系的推动者与维护者,但美国恰恰相反。

中美关系现在是进入了短暂的中场休息

实际上,美国时常在国际范围内发起舆论战,把中俄打上“颠覆国际秩序”的负面标签。然而,客观事实是,中俄都是当前国际秩序和全球化体系的受益者。中国和俄罗斯,也并不谋求打破现有秩序,而是要让它变得更公平,更正义,至少不能让西方那一套“符合规则的国际秩序”大行其道。除了战略上的高度共识,中俄在经济上也是高度互补的,比如说能源、农产品这些,当然这就是老生常谈的内容了。不过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中俄已经走出了大国外交的新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