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上周聊了福建,这篇再简单聊聊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在福建东北的海洋上,位于台湾省和日本之间,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琉球群岛是中国和日本激烈争夺的地方。

为什么呢?

日本四面环海,属于典型的海洋国家,国土面积狭窄导致日本没有战略纵深,地下没有丰富的资源,导致日本严重依赖国外的输入,所以日本这种海洋国家,要想维持高标准的生存条件,就必须开拓海洋。

把广阔的公海作为内海,进而登上大陆开拓国土面积,日本才能有战略纵深,才能有外围防线,才能有经济资源。

(不是给日本侵华洗白,只是实事求是的分析问题)

日本开拓国土面积,无非是两个方向。

其一是在西北方向越过对马海峡,征服朝鲜半岛,然后征服中国东北,再以东北为基地,翻越长城进入华北平原。

其二是在西南方向以琉球群岛为跳板,征服台湾,再以台湾为基地,征服福建、广东、浙江等沿海省份,进而北渡长江,和华北平原的日军会师,彻底夺取中国的核心腹地。

或者自台湾继续向南,征服菲律宾、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获取肥沃的粮食产地以及橡胶等天然资源。

20世纪的日本侵略战争,基本就是从这两个方向进行的。

而要在西南方向开拓疆土,日本要做的第一步,便是征服琉球群岛。

可以说,琉球群岛是中国和日本的交汇点,日本在西南方向开拓疆土的必经之路,中国遏制日本的前沿阵地。

但中国有广袤的国土面积,是典型的内陆国家,在大航海时代到来以前,中国的外部威胁几乎都来自草原,而不是风高浪急的海洋。

而且内陆型国家要求人口、土地都在国家的严格控制之下,绝不会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出现不受控制的化外之民。

大陆以外的岛屿,因为有海洋的阻隔,恰恰是不容易直接控制的,岛屿上的人口,也是容易产生割据倾向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历代王朝,对蒙古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兴趣,远远大于海洋,对嘉峪关和河套的兴趣,远远大于海洋上的琉球群岛。

不同的国家类型,决定了中国和日本的侧重点不同,进而为历史上的很多事情埋下伏笔。

二、

关于琉球群岛,史书上的记载非常简略——“汉魏以来不通中华。”

汉魏时期,日本都臣服于中国了,但琉球群岛依然不和中国沟通,可见那时的琉球群岛是非常荒凉的,根本不受中国重视。

直到隋朝,雄心勃勃的隋炀帝杨广准备经略四方,才派出使者,探寻到琉球群岛的存在。

“大业三年三月,帝使羽骑尉朱宽入海,求访异俗,至琉球国而还。”

公元607年,杨广命羽骑尉朱宽驾船出海,准备把海洋上的化外之地都纳入朝贡体系,实现“四夷宾服、万国来朝”的伟业,结果朱宽到了琉球群岛以后,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只俘虏了一个人回去交差。

对于这样的结果,杨广非常不满意,公元608年又命朱宽出海,招抚琉球群岛。

琉球群岛的人们,自古以来都不和中国交流沟通,根本不知道朱宽的目的是什么,便不愿意臣服,朱宽带了一副琉球群岛的布甲回去了。

杨广望着朱宽上交的布甲,陷入沉思:“那些岛屿上到底住着什么人、说什么话、有什么来历?”

正好日本派出使者到洛阳朝贡,见到这副布甲以后,便向杨广说道:“此夷邪久国所用也”,这副布甲是邪久国兵士用的。

这件事在史书里很不起眼,但恰恰是这件不起眼的小事,说明了一个问题——

中国在隋朝时期才出海寻访到琉球群岛,而日本对琉球群岛已经有所了解,起码在琉球群岛的事上,日本作为海洋国家要远远超过内陆型的中国。

公元610年,杨广已经完全开拓河西走廊,便把目光转向东方的海洋,他命令虎贲郎将陈稜自义安郡(广东潮州)出海,经过五昼夜的航行,终于到达琉球群岛,击败琉球王,摧毁岛上土著的房屋营寨,俘虏数千人而还。

这场战争,不仅没有任何经济利益,也没有把琉球群岛纳入朝贡体系,更像是杨广怒而兴师,在琉球群岛上炫耀隋朝的武功。

所以在战争结束后,琉球大怒,下决定远离中国,此后数百年再也没有和中国来往过。

“自是历唐至宋未尝朝贡。”

但是唐、宋、元时期,中国的海外贸易发展起来,尤其是福建泉州开辟了三条海上贸易线——

其一是自泉州出海抵达台湾,然后以台湾为中转站,驶向日本和菲律宾。

其二是自泉州出海,在浙江宁波短暂停留之后,继续向东北方向航行,到朝鲜半岛和日本做贸易。

其三是自泉州出海到广州,经越南、菲律宾抵达印尼的苏门答腊,然后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到印度、波斯湾、非洲东海岸做远洋贸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条以台湾为中转站,到菲律宾和日本的贸易线,必然会对琉球群岛产生巨大的影响,他们在这个过程中,见识到中国的大船、精美的商品、海量的货币,于是对中国产生了仰慕之心。

最重要的是,琉球群岛夹在台湾和日本之间,极有可能在中日贸易中,扮演了比较关键的角色,获取了丰厚的利益。

在这样的背景下,琉球群岛便不再隔离于中国之外。

公元1372年,朱元璋创建明朝已经五年,便派出使者到琉球群岛招抚,建立在那里的琉球三国立即归附,中山王察度、山南王承宗、山北王帕尼芝都派出使者到南京朝贡。

朱元璋对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便赏赐印信、华服以及驾船技术高超的三十六姓福建人——

“赐符印章服及闽人之善操舟者三十六姓”。

朱元璋赏赐印信华服,是朝贡体系下,宗主国对藩属国的正常举动,而向琉球群岛移民,目的便是向琉球群岛输送人口和文化,逐渐同化琉球群岛。

此后,中山王逐渐兼并了山南王和山北王,统一琉球群岛,但每任国王继位,都要请求明朝册封,尽到一个藩属国对宗主国的义务。

也就是说,直到明朝初年的时候,琉球群岛才和中国真正建立起宗藩关系。

三、

琉球群岛对于中国来说,是不值得重视的海外藩属国,但对于日本来说,是关乎国家安全的生命线。

随着大航海时代开启,日本在全球海洋贸易中的参与度越来越深,明朝虽然放弃了官方的下西洋运动,但沿海地区的私人贸易却越来越繁荣,大量的海商自己造船到台湾、日本、菲律宾等地贩卖丝绸、瓷器、茶叶等商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便不甘心困在四岛,决定走出去,获取更大的战略纵深和生存空间。

于是,琉球刚和中国建立起宗藩关系,便迎来日本的侵略。

公元1556年(嘉靖35年),日本出兵侵犯琉球群岛,准备以琉球群岛为跳板夺取台湾,但日本登陆琉球群岛以后,便被琉球国世子尚元击败。

日本消停了四十年,开始更大规模的侵略行动。

公元1592年,丰臣秀吉已经统一日本结束战国时代,决定出兵三十万侵略朝鲜半岛,然后以朝鲜半岛为跳板,和明朝决战,成功之后日本便要迁都北京。

结果明朝的万历皇帝出兵朝鲜,命李如松等将领打了一场“抗日援朝战争”,以极大的代价击败日军,彻底挫败丰臣秀吉的北进野心。

这场战争打完,丰臣秀吉便心灰意冷,死了。

到了公元1610年,德川家康成为日本的征夷大将军,开创德川幕府时代,他吸取了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教训,决定不直接北上和明朝开战,而是向南发展,夺取海上要塞。

那年,德川家康和日本西南的萨摩藩合作,由萨摩藩出兵侵略琉球群岛,这次琉球战败了,国王尚宁被俘虏到日本,被迫签订了《掟十五条》,主要条款是这么几项——

没有萨摩藩的允许,琉球不能朝贡明朝,更不能和明朝贸易。 没有萨摩藩的允许,琉球不能和日本其他藩进行贸易。 琉球的贸易商品类目,必须服从萨摩藩的规定。 三司官是琉球的最高级别官员,任命之前必须得到萨摩藩的同意。 萨摩藩在琉球派驻武士,监视琉球君臣。 琉球使用日本的度量衡。 萨摩藩向琉球征税。 琉球割让奄美群岛给萨摩藩。

这份条约,事实上大航海时代开启以后,日本作为海洋国家,和弱小国家签订的第一份不平等条约。

虽然日本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并琉球群岛,但这份不平等条约签订以后,琉球事实上成为萨摩藩的属国、日本的殖民地。

从此以后,琉球同时臣服于中国和日本,向日本朝贡时使用日本年号,向中国朝贡时使用明清皇帝的年号,并保守臣服于日本的秘密。

时间进入近代,日本开启明治维新,逐渐成为东亚第一个工业国,而随着国力增强,日本野心更加膨胀,便开始按照既定路线发动侵略战争。

公元1872年,日本宣布琉球群岛是日本的领土,把琉球国改为琉球藩,封琉球国王尚泰为琉球藩王。

公元1879年,日本命令琉球藩王尚泰前往东京,随后在琉球群岛设立冲绳县,由东京委派知事进行管理。

至此,琉球灭国,日本夺取南下的前进阵地。

公元1894年,中国和日本爆发甲午战争,日本大胜,彻底夺取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又通过《马关条约》夺取台湾,真正打开南北方向开拓疆土的通道。

而中国即将迎来历史上最黑暗的阶段。

四、

即便到了现在,琉球群岛和中国、日本、美国的关系还没有结束。

如果说台湾是中国走向海洋的前进基地,那么琉球群岛就是台湾的门户要地,琉球群岛和台湾的关系,相当于北京和居庸关、长安和函谷关。

二战结束前的开罗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提议,琉球群岛可以由美国和中国共同管理,但蒋介石考虑再三,放弃了收回琉球群岛的想法。

二战结束后,美国一度获得琉球群岛的行政、司法、立法权,70年代初又还给日本,日本重新设立冲绳县,但美国保留了在琉球群岛驻军的权力,直到现在都有一个“冲绳美军基地”,驻扎着美国海、陆、空、海军陆战队的两万士兵。

美国为什么要在琉球群岛驻军?

归根到底就是因为,琉球群岛处于中国大陆、台湾省、日本之间,美国在琉球群岛驻军,一可以监视台湾,二可以监视日本,三可以封锁中国大陆,四可以震慑东南亚诸国,五可以配合美国舰队作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钓鱼岛就非常重要了。

钓鱼岛在琉球群岛的西南端,日本不断在钓鱼岛搞事情,事实上是重复数百年前的事,想拿下进取台湾的支点,最终进入台湾。美国在钓鱼岛搞事情,未必没有“联日保台”的军事目的,以及借钓鱼岛搅乱中国部属的外交目的。

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寸步不让,则是因为在地理上,放弃钓鱼岛便是进一步放弃了台湾的门户要地。在政治上,放弃钓鱼岛等同于战略退让,一退让,美日便要得寸进尺,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

钓鱼岛问题,归根到底是琉球群岛问题的延续。

中国要真正走向海洋,就必须收复台湾,要收复台湾就必须同时打击日本的野心。

而收复台湾之后,即便不能把琉球群岛纳入版图,也要驱逐驻扎在琉球群岛的美军,保证琉球群岛去军事化。

只有如此,才能保证台湾的安全。

琉球群岛的归属,其实是五百年来,中国和日本没有结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