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是中国的邻国,历史上还曾是中国的附属国。

近年来,随着缅甸国内局势的风云变幻,一些地名如克钦、掸邦、佤邦、果敢等都接连进入了中国民众的视野。

地处东南亚的缅甸是一个有着135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

缅甸的主体人口为缅族人,占到全国人口的三成左右,其它民族有克伦族、掸族、克钦族、钦族等。

值得一提的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人口虽然不算很多,但却呈现群雄割据,高度自治的状态。在这其中,鲍有祥控制下的佤邦就是缅甸北部的一个自治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格意义上讲,佤邦不是缅甸的七个邦之一,而是属于掸邦西北部的一个特区(掸邦第二特区)。

佤邦总面积约三万平方公里,人口约六十万,主体民族为佤族。

佤邦北面与中国云南省接壤,南面与泰国接壤。

在历史上,佤邦先后隶属于南诏国(唐代)和大理国(宋代),明清后则为傣族世袭士官封地,由当地土司控制。

鸦片战争爆发后,由于英国人的介入,关于这片土地的归属开始发生争执。

为此,佤邦人民还进行过激烈的反抗,甚至公然发布《告祖国同胞书》,喊出了:“自昔远祖,世受中国抚绥……”的口号。

只可惜进入近代后的中国自己也是积贫积弱,内忧外患不断,根本没精力去顾及这个边陲小邦。

于是,佤邦与中国开始渐行渐远,该地区的归属也成为了中缅两国领土争端的主要焦点所在。

1960年,中缅两国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边界条约》。

佤邦成为了缅甸的一部分。

时至今日,佤邦地区虽然已归缅甸所有,但这片土地依然与我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文说过,佤邦的主体民族是佤族,而中国境内也有傣族,二者渊源深。

此外,在佤邦地区,汉语和人民币是通用语言和通用货币,就连学校里使用的教材都是大陆的人教版。

在日常生活方面,佤邦的水、电、粮食和日用品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其旅游业和零售业也都非常依赖中国。

由于与中国的联系十分紧密,佤邦一直以来都有“小中华”之称。

佤邦的半独立状态当然离不开强有力的领导,而有着“佤邦王”之称的鲍有祥就是该地区的领导核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鲍有祥,就没有现在的佤邦。

缅甸佤邦政府主席、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1949年9月14日出生于佤邦昆马地区。

此人幼年时他就爱玩刀玩枪,还曾一度举家逃至中国云南境内。

“有祥”这个名字就是他在云南读书期间,小学老师给他取的。

鲍有祥出生的昆马近代以来一直处于兵荒马乱的状态,而鲍有祥在当地也以心狠手辣和睚眦必报著称。

尽管从小就在昆马一带呼风唤雨,但鲍有祥并没有满足于现状。

1969年,鲍有祥加入了缅甸共产党,并凭借出众的能力,很快便进入了缅共的中高层。

1989年,缅共东北军区司令员彭家声突然宣布脱离缅共,自立“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也就是现在的果敢同盟军。

“果敢王”彭家声的倒戈给本就苟延残喘的缅共带来了致命的一击,鲍有祥等人也趁机兵变,宣布脱离缅共,并建立了佤邦自治区。

其实,无论是果敢还是佤邦,这些犹如“国中之国”的特区都拥有自己的军队和税收、司法系统,并且不用对缅政府缴纳赋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缅甸政府虽然暂时接受了这些地区的自治,但肯定不会容忍这些现象长期存在。

经过不懈地努力,缅甸政府军终于趁前些年果敢内乱之机,以平叛的名义将其彻底吞并。

不过,果敢虽然被缅甸政府军成功降服,但与果敢近在咫尺的佤邦却始终并没有缴械投降,而是继续保持着高度自治的状态。

佤邦与缅甸政府已经相安无事三十余年,但双方的矛盾却一直没有根除。

缅甸政府军之所以迟迟没有对佤邦动手,除了该地区地形复杂,交通不便,易守难攻外,佤邦地区不俗的军事实力,以及自给自足的经济能力也是两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目前,佤邦联合军拥有正规军加民兵总共近十万人,是缅北地区势力最强的地方武装之一。

在行政管理方面,佤邦继承和发扬了缅共时期的相关制度,制定了一套相对成熟且务实的方针、政策。

此外,佤邦地区的矿产等自然资源也十分丰富,地理上又背靠中国这个大后方,外部力量想要在短时间内,从军事和经济上将其彻底击垮难度不小。

大家都知道,近几年缅北地区的电诈事件一度闹的沸沸扬扬,同时也给中缅关系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客观地说,包括掸邦、果敢和佤邦在内的缅北诸多地区都多少染指过这一行当。

而在出现电诈之前,贩毒与赌博也是包括佤邦在内的缅北地区较为常见的吸金手段。

相信不少人都听到过“金三角”这个名字。

“金三角”位于指缅甸、老挝和泰国三国交界处,以种植和贩卖鸦片为主要经济来源。

缅甸北部的掸邦、克钦邦与佤邦恰好就在“金三角”的辐射范围内。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毒品这东西最早其实是由英国人带入缅甸的。

2002年,美国指控佤邦联合军为全球主要的毒品贩卖组织之一,还给鲍有祥安了个“毒品王国君主”的头衔。

不过,美国人的这一指控并没有考虑到缅甸复杂的历史经纬。

因为在鲍有祥出生前,毒品就早在佤邦存在了。

靠毒品发展经济,只能算是佤邦地区长久以来的路径依赖,也是鲍有祥在先天环境中的无奈选择。

重压之下的鲍有祥还是决定洗心革面,重新树立自己的形象。

2002年,鲍有祥对外公开承诺,如果不能在2005年6月前全面禁种罂粟,自己就“提头来见”!

为了彻底根除毒品,佤邦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

而面对全面禁种毒品后,佤邦每年出现的巨大粮食缺口,以及大幅度缩水的财政收入和老百姓收入,中国方面也提供了不少帮助与支持。

在中缅两国的共同努力下,佤邦地区的毒品现象基本得以消除,鲍有祥也算是遵守了当年的承诺。

可惜好景不长,佤邦的毒品是基本绝迹了,但却很快迎来了风险更低,利润更高的电信诈骗。

2020年以来,大大小小的电诈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在缅北地区拔地而起,其中最为猖獗的当属果敢地区,其次便是佤邦和掸邦的勐拉。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会同缅甸相关部门对缅北地区的电诈园区进行了一场犁庭扫穴般的大清扫。

最开始,佤邦也曾试图通过耍些手段来蒙混过关,但在中国政府10月11日发布了两条通缉令后,佤邦高层还是乖乖地处理了两名电诈集团头目鲍岩板和何春田,其中前者是鲍有祥的侄子,现任佤邦建设部部长,后者则是鲍有祥的前女婿,现任佤邦勐能县县长。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治,佤邦控制区内的电诈集团基本被肃清,共有四千多名电诈人员被移交给中国政府,少量残余则逃往掸邦地区继续苟延残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总体来看,鲍有祥和他的佤邦这次还是比较识时务的。

对于长期支持与帮助自己的中国政府,鲍有祥表现的一直比较恭敬。

他曾公开表示“从缅共到现在,只有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愿意真心帮助佤邦……没有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帮助,佤邦人民将难以生存。佤邦人民将永世不忘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

不管怎么说,鲍有祥在佤邦地区都算是一号人物,历史应该会留下他的印记。

对于佤邦的发展,他无疑是做出过贡献的。

但由于环境与自身的局限性,在鲍有祥主政期间,佤邦也出现了不少乱象,并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近邻中国的利益。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

由于历史原因,果敢、佤邦等缅北地区都存在着不少中国元素。

一些国人看到这些操着汉语,长的和自己差不多,又用着相同货币的人会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

对此,笔者表示可以理解。

不过,如果想当然地把这些地区的人视为自己的同胞,认为他们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是一致的,就多少有点一厢情愿了。

事实上,包括佤邦在内的缅北各势力或多或少都做过一些损害中国利益的事儿。

只不过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他们一般都会将中国吹嘘为自己的靠山,声称自己与中国的关系有多么铁。

这是这些缅甸的割据势力鸡贼的地方,也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即便是这段时期打着反诈名义实施军事行动的“果敢同盟军”,其真实目的也没外界看起来那么“单纯”。

总之,对于鲍有祥这样的缅甸“亲华派”,我们一方面还是要巩固此前建立起来的友谊,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观察他们的动向。

毕竟,这些缅甸军阀做任何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身利益。

对于这些人来说,谁给的利益大,谁就是自己的老大。

一旦诱惑够分量,改换门庭是分分秒秒的事。对此,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千万不要出现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