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县,隶属于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历史悠久,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境内新石器时代文化期遗址多有发现,建县于汉中平二年,取诗经中“安且吉兮”之意得名,是古越国重要的活动地和秦三十六郡之一的古鄣郡郡治所在地。

寻宝之旅来到安吉县,首先参观学习安吉古城遗址,安吉古城遗址是迄今为止保存较完好的越国城址,也是太湖流域和浙江地区迄今发现同时期规格较高的城址。

古城遗址博物馆也属于古城遗址展览的一部分,安吉县对于遗址博物馆介绍还是很高的,属于收费式遗址博物馆,门票六十,喜欢研究越窑高古瓷的学者们可以参观。

如果是喜欢古玉的学者,个人建议没有必要花这个冤枉钱,因为我已经替你们花过了,因为里面几乎没有古代玉器,展览以陶瓷器为中轴线,简述了古越国发展历史,对于时间轴线的设计,还是可圈可点。

匆匆逛完遗址博物馆,行车进入安吉县古玩城,遇见当地同行交流才晓得,安吉县古玩市场萧条的非常可怜,同行讲可以用残枝败叶四个字来形容当地古玩市场,因为整个安吉县只有三家古玩店,还分布在两个不同区域。

听当地同行这样讲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因为这样讲的同行店里搜刮了一圈并未见到一件能入眼的古代玉器,至于后面的两家店,我也做好了就当是来陪他们说说话聊聊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怀着忐忑心情,跨入了第二家门店,刚入门柜台就瞧上那么一眼,就知道今天是真的要完蛋了,这哪是古玩店,这简直就是雷区现场,满柜面里除了那几枚钱币是真的,其他基本都是地雷。

老板见我进来倒是显得格外开心,嘘寒问暖又问哪里来的喜欢点什么,我却生无可恋的回复道,老板有没有同行之间能玩的到代玉器,不要生意货,传统老的古玉有没有。

老板听闻,张罗先落座,抽屉翻箱倒柜揪出了十几件,热情招呼着问有没有喜欢的,本以为能揪出一两件能入眼的,仔细研究之后只能如实告知,柜子里的基本都是药。

老板听闻却很感激,坦言他不是做古董生意的,他是做企业的收藏家,早些年喜欢收藏一些瓷器,后来又和朋友一起收藏一些玉器,有些玉器他研究着也感觉有点不对,但是问玩玉器的许多高手,人家也都不愿意说。

听到这里心中自然明了,这位同行早期是一位收藏家,后面买的多了积攒多了,岁数又大了开个店自己玩玩,至于认识的古玉高手为什么不愿意说,第一还是因为基本都是假的,没有任何交流价值,再者我想还是因为本地复杂的利益关系,张三说李四的东西不对,李四的东西又是王五卖的,王五和张三又是行里朋友,你说如何说真话?

想到这里,正想着说几句宽慰话离去,眼睛不自觉又扫描了一眼柜台,冥冥之中总感觉有一颗珠子在雷区中央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就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来了感觉,为了除疑,宽慰的话变成了询问,老板中间那颗小珠子能否上手看看,老板笑着说道,喜欢哪件你自己拿出来看,听闻此言,不再多言,伸手便揪了出来。

上手阳光下面一瞧,啧啧啧,不由赞叹,真是一件不错的物件儿,高古的年份,大鲤鱼的天然纹饰外加粉红的玛瑙质地,片切工艺制作多棱切面,解玉砂老化与腐蚀土沁相互交融,皮壳地道又老辣,几千年贵族气质显露无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多美的一件器物,格物之余当是致知,透过这枚小小的器物犹如一扇窗户,透过窗户看见了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匠人们,紧锣密鼓在商量在研究着如何设计,才能完美保留利用玛瑙上面那天赐的图腾,制作出一枚绝美的佩饰,增益他的主人风采。

在那个工业匮乏的时代,聪明而又极具耐力的匠人们只能先用竹片粘砂,一点一点先将玛瑙切成长方形,然后再每个棱角一点一点切出直线,即要每个起点与口沿对齐,又要腰线高低保持一致,这个漫长的过程古籍记载,竹片粘砂时代制作一颗玛瑙珠子,少则需要二十个工时,那便是大半个月。

学者们没有听错,古代制作一颗棱角玛瑙珠需要二十几天,与现代金刚砂切片制作十几分钟一个,或者电脑工制作二三分钟一个时间上存在天差地别,如果愿意俯下身子也会发现,他们之间的工艺流程与痕迹残存也存在天差地别。

经过几千年时间的洗礼,管具器物已经不再是供君王享乐生活,彰显王权的附属,而是满身布满尘埃与腐蚀坑溶的时空钥匙,一把带领我们进入远古未知世界的钥匙,虽显陈旧,却如古琴,观之迷人心窍,如遇知音,自弹自唱。


方叶之

行内实战型收藏家

古玉收藏苦行僧

实战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