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来镇长终于退休了,作为一名在基层干了半辈子,最后仍在基层完成退休,让东来既感受到自豪。回想年轻气盛时豪迈,又让感到一丝丝不如意和不舍,幸运的时候顺顺利利走到职业生涯的终点,不如意的是仍在山脚下。

回想起到乡里上班的第一天,看到县领导来检查,就曾想将来一定到县里,看到省里领导来视察,又想着一定到省里,干出一番大作为,闯出一片新天地。然而事与愿违的是都是在乡里镇里兜兜转转,最终也没有走出乡镇。

东来镇长在乡镇工作期间,县里要求对耕地进行承包经营转移,每亩耕地按一百多元标准全部转包给种植专业户,发展规模化农业,提高机械化生产水平。并对各乡镇推进情况进行排名,排名落后的进行通报。

东来对土地承包却有着不同的认识,后面认真进行了统计所在乡镇属于大山脚下的一个小乡镇,全镇人口只有五千多户,平均每户耕地只有两三亩地,年轻人都赴外地务工,留下的都是老年人和小孩,这些家庭大多数靠着耕地种粮食自给自足满足生活需要。

对此,东来镇长还专门逐村走访,绝大多数村民不愿意把自己的土地承包出去,因为承包了,一年只有三四百元的收入,根本不够买粮食的费用,家里又没有劳动力,丧失了其他挣钱的渠道。

东来镇长还发现,镇里多数村落属于山区,土地贫瘠,就算土地集约化了,也很难有企业或农场主愿意承包这些土地,现有政策补贴一过,很多土地便会成为荒地,导致土地利用率低下。

东来镇长把此情况反馈给了县里,但县里提出分散种植,导致农业发展滞后,必须动员村民做好承包权转移。而后在推进过程中,东来所在镇推进缓慢,经常受到县里批评,甚至县里一些领导找东来镇长谈话,要求加快工作进度。

过了两年,其他乡镇土地集约利用后,因补贴政策到期,很多土地项目未能完工就成为荒地,大量土地荒芜,在当地造成了不良影响,村民接手后,发现土地被大型机械施工,造成土壤缺失,失去了种植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县里、镇里对东来镇长表示理解,一些群众认为,镇长能从实际出发,维护村民的根本利益,更加认可这位镇长。

东来镇长转眼在镇里就退休了,隔了几个月,老镇长总是闲不住,隔了段时间又想见见以前的老熟人。一天,东来镇长想请在职的几位老搭档一块吃饭,聊聊家常。妻子知道后却极力反对,认为既然退休了,就应该与在职的拉开距离,所谓人走茶凉。

东来局长偏不信这个邪,坚持要请客吃饭。妻子还搬出事例,看前阵子隔壁镇王镇长退休了,小儿子结婚,给镇里、县里的朋友们下了那么多请帖,最后来的就寥寥几人,空了五六桌,都被旁人笑话了几个月。

东来听后,心里虽有点动摇,但还是坚持定了酒店,给几个老搭档打了电话,约了周末一块聚餐见见老朋友,电话里大家并没明确表态一定过来,都说到时看看情况。办完这些事后,东来心里又想起王镇长的事,心里也犯起了哆嗦。

转眼就到了周末,东来老镇长早早地带着妻子来到定好的饭店,坐在包厢里等这些老搭档。然而,六点钟过了,六点半过了,快七点了,约好的搭档一个人都没来,东来的心里便感慨到,真是人走茶凉啊。

转身对妻子说道,你说得对,今天既然订了桌子,我们两人好久没有出来吃饭,今天就奢侈一把,就我们两人慢慢享用。说完便给服务员交代准备上菜。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刚给服务员交代完,几个老搭档同时进入包厢,还打趣说道:老镇长怎么准备一个人吃独食了呢,我们几个来晚了,实在不好意思呀。

原来几位老搭档接到电话后,害怕因为工作不敢说定时间,今天下班后便立即往家赶,带着家人一块赴宴,还说道:老镇长退休了,这顿算是我们家庭聚会了吧,以后还是应该常聚。

东来老镇长心里十分感动,本以为人走茶凉,没想到老搭档们更是有情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