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天启年间,福建有一位男子,叫徐之璧,是个靠买卖药材赚钱的商人。徐之璧生意做得不错,十余年间,已经成了巨商。

然而,到了崇祯年间,因为当地遭到了张献忠之乱,导致徐之璧直接从巨富大商变得一贫如洗。若不是跑得快,徐之璧连命都没了。

为了活命,徐之璧躲入荆南山中。他每日在山中生活,渴了就喝泉水,饿了就找野果子、鸟蛋吃。晚上睡觉,一般是睡在山洞里或者大树上。没事的时候,他偶尔到外面平地休息。他很多次想出去,可又怕小命不保,因此就在山中住下了。

时间久了,徐之璧成了野人。

一日,徐之璧去找果子吃。附近一带他都吃完了,于是他就往深山里继续走。

忽然,徐之璧听到敲木鱼的声音。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不是寺庙,而是一户人家。这深山之中,居然有人住着?莫非此人和自己一样,是为了躲避战乱?徐之璧有些惊喜,也不觉得饿了,连忙到了小屋跟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敲了门后,一个童子出来了,问徐之璧有何事。

徐之璧说饿了,那童子进去后弄了些食物和水,给了徐之璧。童子还说:“先生,你吃完后就赶紧走吧,这里不是好地方,虎狼都害怕!”

徐之璧听了后,顿时丧气。他不由得暗想:外面战乱,如同猛兽世界,活不下去;这山中也有猛兽,几乎要活不下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家,结果童子又说这里比虎狼还可怕,这世道也太可怕了啊!

水壶还给童子后,童子关门进去了。

徐之璧来了好奇心:反正出去也是死,在这里大不了也是死。同样是死,不如就留下来,看一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可怕?无非就是有山精鬼魅,把自己吃了。吃了也好,反正活得不像个人。再说了,留下来说不定还能看看妖怪什么样,也算死而无憾了。

于是,徐之璧没有离开,他看到附近有一棵大树,躲在树后,偷偷观察小屋。

很快,天黑了下来。屋里的木鱼声,敲得更急了。那童子之前还出来看了看,现在也不出来了。到了半夜,山中升起刺骨的寒风,徐之璧顿时觉得有些冷。

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一团火光,其大如斗,慢慢地飞了过来。到了门口,火团化为了怪物,像是野猪,但是脑后鬃毛如箭矢一般,发出红光,浑身也都是红色的长毛。“火猪”吼了一声,推门而进。

徐之璧吓得两腿直哆嗦,好在他胆子算大,在山中也见过各种野兽,怪事,所以没有被吓死。

紧接着,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团黑气,那黑气很大一片,从北往南来,速度极快。很快,黑气落下,到了门口,化为一个夜叉。夜叉身子极高,两眼如电,嘴大如盆,发出牛嚎叫的声音,也进屋去了。

徐之璧大惊,又看了一会儿,发现空中有白虹,长达百十丈,横亘天地南北,矗立着。那白虹转眼之间,也到了门口,不过已经变小了许多。虽然小了许多,却也有一丈多高。徐之璧看清了,白虹化为了一个男子,颇为俊美,头戴星冠,身穿白衣,好像神仙一样。

因为个子很高,男子不得不低头进屋里去。

而在这个时候,屋里的敲木鱼声也停止了。此时,门忽然又开了,远远地传来了几个女子的声音。

徐之璧一看,发现四个婢女,簇拥着一位少年出来了。四个婢女都打着灯笼,一个个也很妖艳。而那位少女就更美了,大约十八九岁,云衣宝髻,看起来像是画中的仙女。这少女不但很美,而且不像婢女那样妖艳。

出了篱笆墙外,一个婢女说:“如此夜晚,居然没有明月,可惜了。”

那少女笑了笑,拿起一个丫鬟手里的蜡烛,往天上一扔,那蜡烛瞬间变成了月亮一样的东西,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山林,照耀得周围如同白天一样。

徐之璧一看,觉得这少女一定是神仙,他想出去拜少女。结果,一个婢女已经察觉了,说道:“有俗人在这里,不要炫技了!”

那少女听了后,说道:“老父算得果然不错啊!不然的话,前面已经弄了三个怪物,谁看了不会吓得逃跑?”

她说完后,收了天上的“月亮”,仍然变回小蜡烛,递给了婢女。随即,少女带着婢女回到屋里去了。

徐之璧有些后悔,他正郁闷是走是留,结果之前那个小童子出来了,说道:“客人,你还没走是吧?我家主人有请,快进来吧!”

徐之璧大喜,整理衣服后进跟着童子进去了。

这屋里小路两边,种着许多奇花异草,还有绿竹,像是仙境。很快,主人出来了,他大约七十岁,须发都白了,但神采奕奕,精神矍铄,颇有些仙风道骨。

主人住着拐杖,向徐之璧说:“之前我做了些小法术,害怕吓到你,所以让小童关门谢客。没想到你居然不怕,这倒是让我有些惭愧啊!老夫观人不准,客人笑话了。”

徐之璧这才知道,原来前面三个怪物(包括那个一丈多高的人),都是老先生做法弄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吓走自己。

听了老人的话,他赶紧跪下来,说:“我是逃到山里的人,因为无处可去,所以误打误撞到了这里。我觉得出去也是死,又很好奇,所以才会留下观看,其实我已经吓得半死了,老先生过誉了。”

老人自我介绍,说道:“我在唐朝时,就出山访道了。后来回到这山里,已经三百年不出门了。唉,我活得太久了,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家族,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了。近来,忘性更大,很多事都不懂,他们都叫我懵懂公了。我那老妻和弱女,一直在身边,所以我对尘世也没念想了。今天早晨,心中一动,算了一下,发现家里有婚嫁之喜。我很不高兴,就做法术来吓退你。没想到,你没有离开,此乃天意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之璧听了后,窃喜,但他假装不懂,故意问懵懂公:“婚嫁之喜是什么?”

“老夫是懵懂公,你可不是,这种事儿还要问我吗?咱家一共三人,总不能我再娶一个,或者我那老妻嫁出去吧?”

徐之璧听到后,噗呲笑了,又赶紧道歉。

懵懂公让老妻出来见客。徐之璧看到那婆婆后,更加吃惊,这老婆婆说只比懵懂公小十岁,但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年纪,而且风韵犹存,真是奇人!

说着,婢女已经端来了美味佳肴。这些美味,徐之璧都没尝过,他太久没吃饭了,一口气把八个菜,一锅饭,给吃了一小半。

婆婆吃完后,进屋给女儿打扮去了。那少女似乎舍不得,嘤嘤哭泣。懵懂公听了后,冲着房间说:“闺女啊,你哭什么啊?不就是嫁人吗?这是好事!我跟你说,以后你们都会成地仙的!”

懵懂公说着,转头告诉徐之璧:“这里也不是凡俗之境,咱们不搞虚的那一套,现在你们就是夫妻了。我本想留下你们,但我女儿既然嫁给你了,就得跟你回家。她们母女舍不得,所以才会哭,让你见笑了。”

徐之璧本来想,自己来到这里,不用生活在山中了,又能娶仙妻,他很高兴。可是,听说懵懂公让自己带着妻子离开,他有些失望,问道:“岳父,小婿已经没有家了,我想留下来,侍奉你们。”

“不行不行,快走快走,你们自有好去处!”

少女已经化妆出来了,婢女簇拥着她出来,正是刚才炫技的少女。懵懂公拉着女儿的手,和徐之璧的手放一起,说道:“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夫妻了。”

说完这话,懵懂公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巨大的觥(读音同工,饮酒器具),对女儿说:“我用这个送你们夫妻出山,你们回去后自创家园吧,我就不给你们做牛马弄房子院子了。”

少女哭着拜别父母,然后拉着徐之璧,跳入了觥中。徐之璧大骇,吓得要叫,忽然感觉掉入了悬崖中,吓得他闭上了眼睛。再睁眼看时,已经到了平路上,对面站着妻子。

妻子笑着说:“相公,你本是个商人,真是好福气啊,居然能娶仙女!实话跟你说吧,我父母都一千多岁了,我比他们只小二十岁,也已经一千多岁了。唉,我因为孽缘,嫁给了你,以后也没法和父母一起做天仙了。所以,我父亲才说,我能做个地仙。”

徐之璧点点头,问妻子该去哪里,是不是要回家,这里距离他家很近。

妻子说:“不行,外面兵荒马乱的,不能回去,你跟我来就行。”

两人向东走了几十里路,来到一个偏僻的山中,妻子决定就在这里住下。她拔下头上的钗子,往空中随便扒拉几下,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而美丽的房子。这下,徐之璧更加相信妻子是仙女了。

进屋之后,妻子喊了一声,屋里已经有许多仆人婢女了。他们分工明确,衣着鲜丽,容貌俊美,令人大开眼界。

晚上,两人做了夫妻,徐之璧发现妻子身子很娇弱,倍加怜惜。那时候他才知道,妻子是陶氏,小名叫采春。妻子还传授他呼吸吐纳之术,长生术等,这让徐之璧更加高兴。

起初,徐之璧还得吃东西,后来他渐渐辟谷不食。

几年后,妻子忽然说:“自从嫁给你后,一向没去看望父母。你在此等我五年,五年后我再来找你。”

徐之璧也不挽留,任凭她去,每天依旧练习吐纳之术。后来,他回家看了一下,才发现家里房子都毁了,亲人也都搬走了。他不再留恋尘世,去了九仙山,盖了个草房子,每天在房子里修行,不吃饭,也不出去。

徐之璧和妻子再次相见时,两人均已经成为地仙。以后,时不时还有人看到他们出现,或在山中,或在海上。

战乱比猛兽还让人惊恐啊。或许只是躲入深山,不问世事,不被战乱、饥荒所扰,便如同神仙一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