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00年,聂磊曾经去沈阳捧宋鹏飞的时候,车里几十万的现金被鞍山魔人集团的老大徐铁全部都给抢走了。

因为这个事,聂磊和徐铁大干一场,这个徐铁的战斗力也是非同寻常,两个人一较高低,到最后聂磊给徐铁拿手里了,徐铁当时这一瞅说,行,那我横竖是打不过你聂磊了,那我就自个了断了,我该把钱给你退回去,给你退回去,我该朝自个腿上蹦,我朝我自个腿上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以说在东三省能和聂磊打个平分秋色的,估摸着也就徐铁这一个了。徐铁对聂磊也是恨之入骨了,他这个团伙主要是靠抢来挣钱。

那你看徐铁在辽宁又干了一个大活,手里有米了,徐铁就打算上济南一个叫沙河镇的地方耍耍。

一开始徐铁在济南这就玩了几天了,领着手底下吴立军、张凯了,也包括谢兴本他们哥几个,一共去了能有十二三个兄弟对吧,在济南就听说有这么一个沙河镇,有一个赌场特别牛逼,整得贼鸡吧大。

徐铁当时就合计了,说不行,上这个沙河镇过去赌一赌,因为沙河镇这个地方赌局特别的多,而且赌局特别大,济南真正有钱的大老板没有几个在市里玩的,市里玩的呢,都是小局,有很多的有钱人都在沙河镇赌。

那么徐铁当时就听着新闻,一共领着十二三个兄弟,直接奔着沙河镇这边就来了。

到沙河镇以后,看到前方路上停着几台红色桑塔呢,那个年代没有导航,有一些人专门领到,正前一看,许铁他们是辽A牌照,从车上当时下来了能有两三个人,就把徐铁他们这帮的人给拦住了,说,哥们从哪过来的呀?徐铁说东北的,来这地方干啥来了?我说来这地方吃口饭,你能信吗?不信,那你说我上这来干啥来了?瞅你们开的车挺好,一个个这穿着打扮是有钱人呢,来到沙河镇是不是想耍两把呀?哈哈,没错,你这么的,你给领到,我给你拿2000块钱,你给咱找个靠谱的局行吧,杀猪盘咱可不要。

徐铁当时从兜里边拿出来了2000块钱,直接就递给这个领道的小兄弟了,小兄弟当时往桑塔那上一坐,这边扒一摆手直接就出发了,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屠宰场附近是一片地,前边有很多很多的小蒙古包,就是那种农家乐,一共能有二十来个,能容纳几百人在这个地方耍钱。

许铁当时这一筹,这地方行啊,你放心,大哥呀,我给你领的局呢,是整个沙河镇最靠谱的局了,这个局上首先第一点没有老千,第二点赢了钱你指定是能拿走这小农家乐市彭启超开的,那是我们镇上的恶霸,比城市里的黑社会要凶残,不有这么一句话吗?穷乡僻壤出刁民,这个地方山高皇帝远,人法律意识比较淡薄。

正在这块说着,彭启超从那小简易房里边就出来了,也就是他的办公室,几个哥们在里面打打麻将,涮点火锅啥的。

彭启超一共有四十来好兄弟,个个敢干敢打,当时是寻思撒泡尿,一看这边给领人来了,彭启超当时就过来了,那长得贼胖,这农家乐是他整的,旁边那个屠宰场也是他的,彭启超长得就一脸屠夫的像,往跟前那一站,那身上都是恶人的味道,正常人在屠宰场里你都睡不着觉,那是个生灵涂炭的地方,那是个收割生命的地方,他这种恶人就适合整这种屠宰场,没有什么感情。

鞍山的徐铁在东北抢了百十来万,完是到济南下边的沙河镇耍米。

徐铁和聂磊之前在鞍山掐了一架,他一直对聂磊怀恨在心,那你看这次这俩人之间的恩怨要如何化解?到了沙河镇耍米厂以后,赌场老板彭启超往跟前这一站杀气腾腾的,当时说这帮人哪来的呀?超哥是从东北过来的,在济南玩了两天,手痒痒了,下来耍两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彭启超当时一过去,东北哪的呀?哥们,徐铁说辽宁的,辽宁的行,打算争夺大局。

徐铁他也狂,他的钱来的也容易,说话口无遮拦,我后备箱里边大概能有五六十万,行啊,那这么的领他上五号包吧。

紧接着彭启超这边就回去了,这个小子领着徐铁来到了五号蒙古包给门扒这一周开,里边一共能有五六桌,许铁的几个箱子里边加一块就是四五十万,或者是五六十万。他也不知道多少钱了?反正是整了100来万出来的,在济南花了好几十万了,这就打算来到牌局上,把这个钱往回赢一赢,但是人越抱着这种想法,你越想赢钱,他往往越赢不了。

往跟前这一来,徐铁标准的东北口音说哪桌缺人呢?二号桌有俩小子当时举起手来了,说这么的兄弟,咱这边玩炸金花。

徐铁当时奔着二号桌就来了,往这一坐,看看这小子简单了解了一下这边的规矩,这就开完了,1000块钱一个底,基本上一把就得两三万,这玩意想赢几十万快,想输几十万那也快,那你看徐铁本身这钱来得容易,也没想那么多,叮咣就是干。

往这一坐,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徐铁赢了十多万块钱,那心里边挺他妈得劲,当时就飘飘然了,在这又干了半个来小时的时间,又赢了两三万,但是在接下来的一下午时间里,稀里糊涂的吐出去20多万一下这脑瓜子就冒汗了,人就是这种心理,赢钱了以后,他膨胀了,他飘飘然,输钱了以后他着急,一旦你有了这种焦虑的情绪,其实你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副牌上面了,你总惦记我还有多少钱呢?我要输了,可能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我明明能赢10万块钱,抬屁股走,怎么又玩上了呢?后悔了,他一焦虑吧,这判断就越来越失误。

而且徐铁这个人直性子,啥事都挂在脸上,通过表情就能看出来他手里的牌是大是小,徐铁眼瞅着钱就越输越多,后边这个几个呀,替他冒把汗,说那个铁哥,铁哥还剩十多万块钱了,要不行,别玩了,你要给这十多万,输了,咱连回去路费都没有了,兄弟们连酒店就开不起,就得睡马路了。

但是对面这俩哥们逮住了徐铁这个肥羊哪能轻易放掉,你还有十多万呢,哈哈,兄弟,怎么的输俩钱冒汗了呀,心疼了,你这可不行啊,心态有点太差劲了,你瞅你输个二三十万你都冒汗了,哈哈,有钱咱上这么大局行,以后要是没钱,要是输不起这二三十万,你就上点小局吧,不是你啥意思,你刺激谁呢?这一刺激徐铁,徐铁本身都站起来了,怕他一屁股又坐下了,后边兄弟刚要说话,都别吱声,听出来没,这两个老灯在糟践我呢,说我心态不好,咱还有多少钱?一共还剩十七八万了哥,换码去,在这愣着干啥?

徐铁当时支声了吴力军,也没多少什么,反正钱也是铁哥挣来的,给这十七八万就又换成筹码了。

徐铁当时合计了,不就十七八万吗?他妈输完了以后不行,我再抢去。那你看徐铁这种心态,他能赢钱吗?没有几个来。

回到最后一说,哈,十七八万输给人家不说,给自个的手表金链子全他妈攒下来了,里里外外又输了二十四五万,这一把给整的。

身上啥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那你看,就徐铁的性格,能善罢甘休吗?

鞍山的徐铁好不容易在东北抢了100万,没想到到济南沙河镇赌场一天时间就吊蛋精光了,连脖子上的金链子包括手表也输了,在这脑袋一耷拉,也就没什么想法了,哥,咱走吧,一分钱都没有了,咱哥们现在都比脸都干净,对面赢钱那两老灯说这么的不行,年底再过来呗,反正咱就常年在这块玩。

徐铁当时站起来就走了,那你看哥几个往车里面一坐,离开这个沙河镇,回到济南他们住的那个酒店里边,徐铁当天晚上喝点酒,当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人冲动过后终归要归于平淡。

这边就开始寻思了,妈的,兄弟啊,咱好像没他妈这么倒霉过吧?铁哥,你啥意思?咱天南海北的去耍钱,别管我多冲动,别管我喝多些酒,咱不至于说一分钱拿不回来呀,不对,老弟啊,铁哥,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瞅着咱是外地的,那俩人是个老千呢,不能是给咱做的扣吧?铁哥,你要是这么寻思的话,那还真有可能啊。

我就说对面那俩老灯他妈不对头啊,这他妈玩的有紧有收的,一开始先让咱赢点,然后一点一点往外吐,吐完了之后给我画饼,给我洗脑,让我一点一点上当,那不就是这意思吗?那你看徐铁旁边有半缸白酒,徐铁蹲着一口就干进去了,操我这越想越来气啊,老弟啊,我觉得跟我玩的那俩老灯要么就是老千,要么也是会点啥手法,你想想为啥这老板让咱指定上五号包,是不是他是有问题,当时他情商就高了,妈的,我这么一分析没错吧?铁哥,我感觉没错,我靠,这么一说,咱这钱输的太窝囊了,窝囊啊窝囊,给我倒点脾的,顿顿顿这边给倒了一扎啤一下子直接就喝进去了。

徐铁当时一上劲操,老板,咱们抢夜总会,咱们抢工厂,咱们抢……我他妈还真就没抢过赌场。

兄弟们,反正咱他妈也不是山东的,咱他妈的上那个沙河镇把钱抢回来,他的赌场里边可全是现金呢,抢完了之后咱回济南好好的乐几天,抢什么不是抢啊,抢公司也是抢,抢赌场一样,我他妈就不信还能有人不怕这个铁当时就把家伙拿出来了,徐铁真鸡吧敢干的,手底下就这十多个兄弟,人手一干五连发,他就敢抢那么大的赌场,那哥几个也是喝了点酒,胆子比平时还要大,说走呗,一说走,哥几个晕晕乎乎的,一共就十二三个人,一个个贼鸡吧兴奋的也都喝多了,把那DJ啥的都调到最大,哇哇的奔着沙河镇就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到沙河镇领道那小哥们,又给他们拦下来了,说,哥,这不,白天的大哥们,老弟谢了,一会回来的时候我好好谢谢你,我过去,我取点钱去,你别着急。

徐铁当时奔着那几个小蒙古包就去了,奔驰往这块吧嗒一停。

后边跟着两台破车,也就是这个奔驰能值点钱,十二三个人从车上就下来了,徐铁的家伙是在胳膊里面夹着后边的十二三个老弟了,张凯了立军了,他们也都在怀里边夹着那左边瞅瞅,西边看看。

彭启超,也就是这个赌场的老板,这个蒙古包的老板在办公室里边正睡觉呢。那哥几个当天晚上吃了点火锅,喝了点啤酒,睡得呼呼的,根本就没听着,徐铁说去去去采踩点,看看哪个屋里边人少,咱们抢哪个屋,哪个屋现金多,咱们抢哪个屋去吧,这一说去吧。

徐铁白天在米厂输了100万,这晚上就带兄弟来抢米,往车里边一坐,给车灯一灭,让谢兴本先踩点,他怀里边揣着这个东西,两手在这夹着,直接奔着旁边的一号包就去了。

给这门一拉开,一号包里边现在也还有两三桌,柜台上这小子困的也得瞌睡。

然后谢兴本悄悄的来到了柜台的左边,往里边一瞧,哎哟,我的妈,那现金一捆一捆的,就在脚底下有个小柜子里放着,得有个五六十万的现金。

然后他不着急出来了,往二号包里边,这一来二号包里边人挺多,往三号包里边,这一来那三号包里边人少,给这十多个小蒙古包踩了一个遍,基本上有四五个包是最合适下手的。

徐铁困的得瞌的,眼珠子通红通红的,当时一瞅,打听好了吗?铁哥打听好了,第一个第三个,咱直接过去,几个兄弟就给他拿下就得了。

而且柜台上的小伙都鸡吧睡着了,柜台上摆的全是啤酒瓶,肯定也是喝了,能悄悄的咱给钱拎走咱就拎走,如果说要是拎不走的话,直接抢来吧,哥给车掉头吧。

徐铁当时把车一掉头,后边那俩破车也一掉头,抢完了直接撒丫子就能跑。

准备好了以后,谢兴本亲自i带一队,吴立军亲自i带一队,张开业亲自i带一队,奔着那几个小蒙古包就去了。

咱们先说谢兴本这边怀里面夹着五连发吗?往里面扒着,一进去,柜台上这小伙子还在这睡呢,那里面那两三桌聚精会神的赌博呢,根本就没注意到。

谢兴本当时就伸手套马上最后一捆都已经拎出来了,都已经得手了,这时候那边赌钱的客人直接打了一个大喷嚏,柜台那小子直接就醒了,干啥呀,啥意思?谢兴本一看,这事情暴露了,你妈,你什么时候打喷嚏不行,你这喷嚏打的声音也太大了。

朝着那赌桌上,刚才打喷嚏那小子,我去你妈的邦就一枪,耍钱的哪见过这种阵仗啊,我靠往桌子底下这一排排,紧接着柜台上,这小子在这块快点的来人呢,有人抢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