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我没想到我妈住院了,第一时间通知的是我,毕竟我们已经五年没联系过了。

打车去医院,老太太打着石膏躺在病床上,一见我,立马哎哟的嚷嚷起来。

我没理她,去找她的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说是骨折,没什么大问题,拆了石膏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我放下心来,转到病房去看她,“你的伤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这是一千块钱,让我哥给你买点营养品吃。出院的费用到时候我会过来结。”

说完我就准备走,老太太一把拉住我,“你这就走了?不管我了?”

我佯装不解,“你不是最喜欢你儿子吗?你在他家当了几年的免费保姆,他来照顾你是应该的,你给他打电话吧,我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太太黑着一张脸看着我出门,心里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哪知第二天下班回家,发现老太太打着石膏躺在我家门口,哭哭啼啼的逢人就说我坏话。

“我好命苦哟,生了病就被女儿撵了出来,也不照顾我,饭都不给我吃。我怎么这么命苦呀!”

“你这是干嘛?”我一脸难堪。

我动手去拉她,她立马哎哟的叫唤起来,说我掐她,老太太拖也拖不走,看热闹的倒是越来越多。

我脸色很难看,一直到老公回来。没办法,她这样闹下去,对我们的影响实在太大。我和老公只好先把老太太抬回了家。

关了门,老太太就变了脸,颐指气使的指挥我去给她倒水,说她渴了,还说自己饿了,让我赶快做饭。

我没动,看着她问她什么意思,“不是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吗?怎么现在生病了你儿子不要你,你就跑到我这里来了?”

老太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到底给不给我做饭,我饿死了!”

我掏出手机给我哥打电话,打不通,再打,我已经被拉黑了。我差点笑出来,心思还真是够缜密的。

后来闺女放学回家,我不愿意在她面前吵架,挽起袖子去了厨房。

饭桌上老太太不停的抱怨说这个菜太淡,那个太硬,还说我闺女没家教,见到外婆也不知道叫人,整张面孔都透露着对我这个家的嫌弃。

“您既然住不习惯的话,明天我就把您送回哥那里去吧。我们团子一向怕生,毕竟从出生起就没见过外婆。”老公往我碗里夹了一块排骨,不咸不淡的怼了回去。

老太太把筷子一扔,“你什么态度!童霜你看看,你找的这是什么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告诉你们,我还就不走了,我就赖在你们家,等你给我养老送终!”

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2

饭后老公去洗碗,我带着闺女回房间写作业。

刚打开书,客厅就传来老太太的大嗓门,“童霜,你给我切盘水果过来,我还要喝牛奶,医生说了我要补钙,明儿你再去给我买几盒钙片。”

不到一分钟,客厅又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团子皱着一张小脸看着我,“妈妈,好吵。”

我强忍着怒气安慰她,转身关了门就冲过去,扯掉了电视的电源线。

“你干嘛!没看见我在看电视吗?”老太太倒先不满的嚷了起来。

我压低声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怒气,“你看电视麻烦你小声点,你不知道团子在学习吗?而且大晚上的,你声音这么大,是想被人投诉吗?”

老太太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就你规矩多,女娃还学什么,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你懂不懂,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吗?”

我气结实在不想同她理论,我发誓,明天我一定要把这尊佛送走。

第二天我休息,送了女儿上学后我立马打车去了大哥家,家里没人,一问邻居说是很久没看到人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跟我玩失踪,我咬牙切齿的败兴而归。找不到人总不能真把老太太扔在大街上,没办法,只好先让她住下来。

后来几天老太太倒是收敛了很多,大概是真怕我不管她,也不抱怨了,吃了饭就乖乖的回了房间也不吵了。

我还寻思着她改性了,哪知第二天下班回家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我卧室里放的几百现金不见了,抽屉明显被人翻过,连女儿的房间都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因为我工作比较自由,这几天为了照顾老太太午休时间我都是赶回了家替她做饭的,因为最近想换一辆好一点的车子,也就没想着请保姆来照顾,想反正我们也照顾得过来。上午回家还是好好的,怎么下午就不见了。

我第一反应是遭贼了,可一想不对啊,老太太还在家呢。我去问她,她眼神躲躲闪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我就明白了一大半。

“我抽屉里的钱是你拿的吧?”老太太不承认一脸被冤枉的样子,“你说什么呢?什么钱?”

她不承认,我也懒得追究,反正也没丢什么贵重东西,那几百块就当给老太太的零花钱吧,只是再也不敢往家里放现金了。

3

最近我发现老太太很不对劲,经常鬼鬼祟祟的躲在一边接电话,一见我望过来,立马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把手机往兜里揣。

一有空就拉着我问长问短,问我老公一个月的工资情况,还问我房产证写的谁的名字。

一个劲的打听我们家的经济情况,变着法子的从我嘴里套话,想要知道我们家的存款。

我心里敲起警钟,一来就问我这些,这老太太居心不良啊。

见我戒备心这么强,套不出话,老太太扁扁嘴,每天天一亮就下楼,问她干什么去,她把门摔得震天响,说自己去跳广场舞。

没安分几天,老太太坐不住了,问我要钱。

“你给我五十万,我马上就走。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只要你给我钱,我立马从你眼前消失。”老太太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狮子大开口。

我脸色一变,“五十万?你拿我当银行呢?”

“我是你妈,你有义务赡养我。”老太太把手往茶几上一拍,瞪眼怒视我。

我刚想骂回去,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再结合最近这段时间她的异常行为,我冷静下来,“是不是我哥又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