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日是许宛素十八岁生辰,她特意备了好酒,好好庆祝一番,继母有事外出,便想趁机问问父亲,关于生母的事情。

自她记事起,就和父亲相依为命,父女俩靠打渔为生。

她十七岁那年,父亲再娶,许宛素这才感受到母亲的温暖。

可她心中一直好奇,亲生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饭桌上,酒过三巡,许老汉渐渐醉了,话也多了起来,说起了往事。

许老汉原本是个穷困潦倒的渔夫,阴差阳错遇见了许宛素的生母,武二娘。武家世代经商,自然看不上许老汉这个穷小子,后来武二娘便和许老汉私奔来到了村子。

二人在村中成亲,生子,眼看日子越来越好,武二娘却病倒了,她知道家中积蓄不多,于是放弃治疗。没过多久就去世了,留下许老汉和出生不久的许宛素。

许老汉说着又是一杯酒下肚,边喝边哭,自责道:“若不是我带她来到这,她也许就不会死。”

言罢,许老汉突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宛素见状,脑袋嗡一下随即也不省人事。

等她再次醒来时,她躺在床上,继母赵蕊初则满脸担忧的看着她。

见其醒来,赵蕊初喜上眉梢。

许宛素问:“我爹呢?”

赵蕊初神情黯淡答道:“他死了,尸体在院中。”

许宛素瞬间感觉天都塌了,踉跄道院中,放声痛哭。

赵蕊初将她抱在怀中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以后我们娘俩好好生活,这才对得起你父亲。”

许老汉的后事处理完后,母女俩带着剩下的积蓄在城里开了一间饭馆。赵蕊初在店里,许宛素便外出打渔贴补家里。

二人的生活越来越好,这期间许宛素还认识了一个姓孙的秀才,二人互生情愫,可就在他们准备定下亲事时,怪事发生了。

这天,许宛素外出捕鱼,收获满满,将所有的鱼卖给鱼贩时一条鳝鱼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条鳝鱼全身金色十分漂亮。

鱼贩子介绍,这是望月鳝,百年难遇,据说将其放生会有好报。

许宛素听此,想起自己的亲事,打算行善积德,于是将这条望月鳝放生。

晚上回到家,许宛素筋疲力尽,饭都没吃倒头就睡。

梦中,她看见一个人影朝他走来,人影离她越来越近,她觉得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

这时,人影突然将她推到床上,随之欲宽衣解带。

许宛素一把将其推开,想要逃跑,可脚却不受控制。

人影再次将其推到床上,随着人影的贴近,许宛素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那张脸凶神恶煞,脸色苍白,龇牙咧嘴,哪里是人脸,分明就是鬼。

许宛素吓得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意识到是梦,她才松了一口气。

谁知,自那以后,许宛素夜夜噩梦,梦中那个鬼脸张大嘴想要一口将她吃掉。

许宛素被噩梦折磨的精神不济,并将这件事告诉了继母。

赵蕊初听后,犹豫片刻,道:“不妙,快结冥婚,你这是被望月鳝盯上了,要想摆脱它,只能这样做了。”

赵蕊初解释,这望月鳝成了精,趁着许宛素熟睡如梦吸收她的精气,若被它缠上,不出半个月必死无疑。要想保命,只能找一个死亡不足半年男子结冥婚,有了男子的魂魄保佑,望月鳝便不敢在造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什么!”许宛素听后大吃一惊,“那我和孙秀才的婚事怎么办?”

赵蕊初安慰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保住性命啊。刚好我认识一个死亡不足半年的男子,两天后,你和我去趟坟地。”

随后,许宛素怀着绝望的心情,将此事告诉了孙秀才,表示自己不能和他成亲了。

孙秀才很是疑惑,“难道就因为那条望月鳝,我们就这样分开了吗?”

“我也没办法,我怕我等不到你娶我的那天了,更何况,万一那望月鳝缠上你怎么办,我不想拖累你。”许宛素哭诉着,跑回了家。

看着许宛素离开的背影,孙秀才皱起了眉头……

两天后,许宛素跟着赵蕊初来到坟地,可这里看起来不像新坟,而且这个男子竟然和继母同一个姓氏。

随后,赵蕊初掏出一把刀递给许宛素,“将血滴在坟头就行。”

许宛素颤抖着接过刀,有些下不去手,但想想自己的性命,还是决定割破手指。

就在她准备下手时,不知从哪飞出一颗石子正好打在刀上。

许宛素一个没拿稳,掉落在地上。

“好狠的心啊!竟然缔结冥契。”一道声音出现。

随之,孙秀才带着一个道士出现在坟地。

孙秀才连忙将许宛素拉到身边,“你继母想害你!”

原来,孙秀才得知望月鳝的事情后,觉得事有蹊跷,于是找来道士询问。

道士表示望月鳝即使成了精也无法入梦,只有鬼才会入梦。活人不能与鬼结冥婚,只能缔结冥契。一旦冥契成立,活人不出七天就会死,死后无法投胎,只能给签订契约的鬼做牛做马。

得知实情,许宛素一脸震惊,吼道:“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事情败露,赵蕊初似是换了一张脸,冷冷道:“这都是因为你爹,是你爹辜负了我,这都是他欠我的。”

原来,许老汉和赵蕊初原本是一对情侣。一次赵蕊初将许老汉介绍给了自己的闺蜜,也就是武二娘。

谁知,武二娘竟然和许老汉走到了一起,武家长辈不同意二人的婚事,于是二人私奔。

赵蕊初气不过转头嫁给了武二娘的哥哥武郎。

谁料,武郎是个败家子,败光了武家全部家产,还气死了他的父亲,对赵蕊初动辄大骂,不久后死于非命。

赵蕊初本想离开,谁知她已经怀了身孕。

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养活一个孩子,无奈将武家宅院买了换钱,生下了一个男婴并将其养大。

谁知,男孩十四岁那年因病去世,赵蕊初回想自己这一生,将一切全部归咎于许老汉,遂派人打听其住处,打算报复。

后来听说武二娘死了,还生下一个女孩,赵蕊初便设计嫁给了许老汉,在他的饭菜中下了慢性毒。

可看见许老汉死的那一刻,她觉得不过瘾,想要许宛素给她儿子为奴为婢。

于是赵蕊初安排望月鳝这出戏,并让儿子的鬼魂缠上了许宛素。

谁料,所有的计划被孙秀才看出端倪。

事后,赵蕊初被关进大牢,不久后感染疫病而亡。她儿子的鬼魂被道士送入轮回。许宛素和孙秀才结为夫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