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纵使北京的夜晚气温逼至零下,可北京儿童医院仍然人满为患。

一个流感,将数百平米的医院全部填满,四五千人挤在一起,整个医院呈现超负荷状态,连续一周超强度运转。

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药水味,孩子们的哭声和分诊站扩音器传出的提示音交相呼应,形成音浪此起彼伏,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请让一下,麻烦让一下……”护士推着小车子东奔西走就没有歇下来过脚。

新冠走后的第一个冬天并不顺利,各种病毒纷至沓来。

今年2月底北京儿童医院每天接诊发热咳嗽患者儿童的数量便比2月初增加了近5倍,甲型H1N1流感送检阳性率也从10%左右增加到70%。

可相比这些冷冰冰的数字,那些一个个躺在医院走廊里的孩子更加触目惊心。

有的家长家伙准备的齐全,在地上铺上露营毯、帐篷之类的“高配”,但是更多的家长却是在地上直接铺上毯子,一等就是三四个小时起步。

而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儿童医院上演。

01

11月25号凌晨1点,从山东老家赶来的陈有夫妇拿着手里的化验单,他抱着怀里的孩子,抬头看向挂号的横屏,电子横屏上显示到了1200号,而这个1200号,已经是当天第三批1200号了。

他焦急的看着怀里不到两岁的孩子,六个小时的等待,即使他等得起,他也不忍心看孩子继续难受下去。

整个医院的医护资源向内科和发热门诊倾斜,整个医院的效率达到最高。

家长求己无果,只好寄希望于“白衣天使”们,期待她们能以最快的速度跑赢时间。

而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医生身上,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在与时间赛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有夫妇担心孩子的病情恶化,第一时间便坐飞机到达了北京,但是通往北京儿童医院的路车水马龙,几乎每辆车里都有一个求医的家庭。

打车来的陈有夫妇还好,家住北京的宁洁,停车的时候找了一个小时都未找到车位,无奈于孩子的病情,只得把停车之事作罢。

停车只是求医这条路的开始,真正磨人心的却在后面,要治病必须先挂号,挂号排队三四个小时就算运气好的,运气差的排队最多十个小时。

即使幸运的闯关过了第一关,还会有第二关,输液大厅里比挂号大厅更加拥挤。

输液支架上挂着一排一排密密麻麻的吊瓶,孩子们挤在一起,原本高烧迷糊需要躺下休息的孩子,却要人挤人的输液。

更甚至输液支架不够的时候,各路父母各显神通,拿出挂钩、晾衣架等等当作孩子的输液支架。

停车、挂号、输液,求医的整个流程都充满了人,每个流程都被人挤满。

02

一栋大楼里,汇聚着来自天南地北的人,焦虑充斥了整栋楼。

不仅仅是陈先生一家,医院里就诊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抱着孩子,有的坐火车,有的坐飞机,就是为了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治疗。

在医院里,很多家长可能是一下班直接带着孩子赶到的医院。

深夜走廊里,有的家长身着正装,有的家长穿着打工服。

为了不耽误孩子的病情,他们甚至连换衣服的时间都省去,带着孩子直奔医院。

走廊上是席地而坐的父母,将衣服脱下来,铺给孩子;

有的父母满脸尽显疲惫,脸上写满了一天工作的辛苦,仍然清醒着紧紧抱着孩子;

有的父母已经等了七八个小时,面对阵阵袭来的困意,他们仍要打起精神竖着耳朵,仔细分辨着广播里的提示音。

“你先睡一会儿“”我不睡了,我看着孩子“

“我们不敢睡,因为低下头看见躺在怀里的孩子,我们就心疼。”

宁洁女士告诉我们,即使他们等的时间再长,他们再不耐烦,也要为了孩子,等下去。

一边安慰着孩子的焦虑,一边比孩子更焦虑,成为医院里家长的普遍心态。

我想这是所有父母多多少少都可能经历过的场景:一切为了孩子。

家长不敢懈怠,医生护士们更是不敢懈怠一点。

护士不仅肩负了治病的责任,还要去安抚家长焦虑的心理。

在4 楼的分诊台前,一群家长焦虑地围着护士。“护士,我是1500号,孩子高烧不退,我们今天还能不能看上?”

护士们一个个的安抚着家长:“不用担心,我们肯定会把所有病人看完才会下班。”

而这个阶段,医生护士们下班的时间,已经到凌晨4点。

比孩子更焦虑的是父母,比父母更焦虑的是医生。

更多的家长看着忙来忙去的医生,即使心里再焦急,也压下来,坚定的相信医生。

“妈妈,怎么还不到我?”“宝贝,护士姐姐们速度已经很快了,我们再耐心等一会好吗?

很多家长即使内心充满焦虑,也对医院充满了理解,不为医院造成过大的压力,安安静静的等待自己被叫号。

零下温度的北京,紧张焦虑,却又处处充满温馨,人间真情永存。

03

这样的一幕幕在全国各处轮番上演,上海仁济医院儿科的门诊就诊数量就超过8000人次,同比增长175%,天津的医院的儿科诊疗量自十月一开始波动上涨。

11月18日,儿童医院的就诊患儿数量,甚至超过了疫情时期,突破了历史新高。

身为小学教师的宁洁女士表示,班级里孩子近半数染上流感,刚开始只是以为普通感冒,家长都没有太重视,后来直到孩子高烧不退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流感不是感冒,它比感冒更具有传染性。

前些天,我所在城市开始爆发流感,自以为抵抗力极强的我,并没有注重防护。

刚开始以为是简简单单的感冒,后来逐渐高烧,但是高烧不退只是开始。

在一个“小”流感身上,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当年新冠带给我的痛苦。

开始只是浑身疼,后来疼到骨头里,疼得我“刻骨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西班牙大流感时,人类与流感的斗争就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止过。

流感是一代代人内心的噩耗,即使现在医疗条件有质的飞跃,也不能百分百从死神手中夺过生命。

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是如此,十几年前的H7N9禽流感也是如此。

刚开始只是普普通通的感冒,后来便是高烧不退,我们永远无法提前知道,哪次流感不是“恶魔”的化身。

流感不可能被消灭,但是可以被打败。打败流感的秘籍,每个人在小时候就耳濡目染,烂熟于心了。

这个秘籍也不神奇,无非就是:开窗通风,保持空气流通;戴口罩;勤洗手;不去人流密集的地方……

无论多么“可怕”的流感,掌握了这些条就永远可以将他们远离你,将他们扼杀在摇篮里。

如果你不幸已经染上了流感,不要担心,你完全可以选择放心的把自己交给医生,医生会陪伴你,帮助你击败病毒。

-End-

作者:钰鹤

编辑:一乙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