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如果一个游戏公司只是复盘别人已经成功的创新,它就到头了。

大力出奇迹这件事,在游戏产业成为伪命题。

大力只会出爆款,但可能只是一个复盘别人成功的高仿和超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针对近几日传闻的游戏业务大规模调整,在研项目裁撤一事,字节跳动朝夕光年方面正式向媒体回应表示,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

该公司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

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朝夕光年从2019年正式成立至今接近5年,员工一度超过3000人。

据雪豹财经社的不完全统计,2019-2022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至少22起,其中8起为100%的股权并购。可见字节这些年对游戏的重视。

但今天这项调整,至少意味着字节将游戏业务的战略级下放了几个等级。

更多人猜测的是,他们或将放弃游戏业务。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知情人士称,包括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董事长梁汝波在内的高级管理层一直对朝夕光年的业绩表现不满意,因为该部门开发的游戏一直难以留住玩家,也未能在全球推出一个爆款游戏。

朝夕光年高级管理人员称,将继续探索视频游戏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

朝夕光年为何失败?

对此,财联社记者张洋洋、界面记者袁文文先后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本猴以为:

如果一个游戏公司只是复盘别人已经成功的创新,它就到头了。

为何字节仅保留部分创新游戏,字面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朝夕光年没有爆款吗?

恰恰在2023年出了爆款:晶核。

该游戏上线于今年7月,根据七麦数据,《晶核》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霸榜近一个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期上线的科幻题材生存RPG游戏《星球:重启》,在上线首周新增用户破千万,目前位于畅销榜TOP10、免费游戏排行榜TOP6。

朝夕光年没有努力吗?

这几年可谓努力异常。

资料显示,2020年3月和12月,朝夕光年在国内上线了《热血街篮》和《灵猫传》,并测试了《全明星激斗》《航海王热血航线》《火影忍者巅峰对决》《镖人》《雷霆远征》几款产品。

另外,朝夕光年也试着接手了网易的吃鸡手游《终结战场》,和之前由英雄游戏发行,后被研发团队游戏科学加入自走棋玩法的《战争艺术》。

然后呢,发现什么了?

在网易探索休闲派对游戏《蛋仔派对》的时候,朝夕光年还在跟风IP打法,在接盘其他游戏公司的不太成功产品。

在米哈游用《原神》撬开二次元游戏破圈和出海的可能时,《晶核》却在二次元里挖掘了个更细分的品类:魔导朋克。

既不是蒸汽朋克,也不是赛博朋克,这就变得更小众了。

跟风,是游戏行业最稳健的打法,但不会成为腾讯、网易、米哈游。

当年腾讯的跟风打法,吸金无数,却不被认为是大厂,直到《王者荣耀》出现,彼时距离2009年它成为坐上国产游戏公司第一的宝座,已经过去多年。

字节跳动需要的朝夕光年,是一个敢于创新、哪怕烧钱,也要烧出不一样的精品游戏的公司,哪怕继续烧下去,至少能烧出点希望。

而不是一个复盘他人成功而获得稳定收入的中庸公司。

于是,朝夕光年被放弃了,另一个靠《无尽对决》在东南亚电竞游戏领域取得佳绩的沐瞳也被放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他,《无尽对决》太像《王者荣耀》,成功归成功,不是字节想要的。

当下,游戏行业进入存量市场,买量成本变高,用户挑剔加剧。

这次字节的断舍离,更加验证一个行业事实,对于游戏行业而言,流量驱动游戏的逻辑,已经失效,行业正转向追求精品、内容为王的阶段。

游戏公司仅依靠流量,也失去了做游戏本身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