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上海,午后两点,阳光很明媚,甚至有点刺眼。然而,当步入那条幽深的弄堂,阳光却突然消失,仿佛一道无形的屏障隔绝了世界,老房子里湿气和阴沉的气息扑面而来。

今年70多岁的胡雅飞,住在江西中路412弄里一个只有11.4平米的底楼房间里。虽然生活中,阳光永远照不进她那朝北的小屋,但今年,旧改的“阳光”却照进了胡阿姨家。老弄堂所在的168街坊在高比例通过一轮意愿征询后,即将进入二轮征询。身患重病的胡阿姨,虽曾对“要不要旧改”打过“退堂鼓”,但现在的她却说:“哪怕生命在倒数,旧改这么好的实事,我们都要去支持,去享受这束难得的‘阳光’。”

一间房一个人:“我的生活是黑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4年,胡雅飞结婚后,为了方便照顾当时生病的公婆,搬进了这个底层小隔间,这一住就是50年。后来,丈夫和她离婚后,女儿也在结婚成家后搬走,胡阿姨便独自一人住在了这里。记者在房间里看到,布局很紧凑,一张桌子、一张床、两个柜子,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柜子上摆放着各种药品,触目所及,皆是寂寥。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虽短短逗留一会儿,但就觉得一股股寒意袭人。胡阿姨却习以为常地说:“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是一楼,阳光无法照进来。房间又朝北,房间又很闷,只能开着门整天通风,幸亏今年气温较高,否则往年的冬天冷得根本无法住。”由于底楼朝北潮湿,屋内墙壁上斑斑驳驳,石灰都在掉落。胡阿姨年轻时,总是精心呵护这个家,用心修补墙壁和屋顶,然而,随着时光流逝,胡阿姨的身体每况愈下,她已经再也没心思去修修补补这老房子了。

“如今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也懒得去管那些,能住就行了。”胡阿姨言语的洒脱间,流露出的都是无尽的无奈。随着年岁的逐增,这个打着无数补丁的老房子,仿佛成为了岁月的见证人。那些曾经精心修补的痕迹,默默诉说着生活的蹉跎与不易。

这些年,胡阿姨说自己的生活是“黑白”的。“我是重度抑郁症患者。年轻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后来,随着生活的变本加厉,我对自己的病情和心境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因为一直是单身妈妈,担心女儿的未来生活,加之后来疫情的影响,让她一直情绪低落、消极悲观,“外面的世界是彩色的,而我的世界一直是灰色的。”

一个噩耗一个喜讯:“哪怕生命在倒数,也要感恩一切美好”

去年6月,胡阿姨因腹痛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素有“癌症之王”的胰腺癌。胡阿姨的肿瘤位于胰腺头部,当时,朋友建议她立即手术。但胡阿姨在听了众多医生的建议后,选择了保守治疗法——放化疗。

“去年放疗之后,头发就全部长回来了,但我没想到今年八月份腹部又开始疼痛。”加剧的疼痛感让胡阿姨警觉起来,她立即去医院复诊。检查结果显示,肿瘤变大了,甚至压迫了神经。医生告诉她,放化疗时间要再延长。

面对自己的病情,胡阿姨自始至终很坚强:“现在肿瘤大了,放化疗次数多了,耐药性也变大了。但我还是很乐观,该吃就吃、该玩就玩。”胡阿姨说,人活着,开心最重要。如今她一个人生活,无牵无挂,自由得很。今年,听说自家老房所在的区域,要旧改,虽然是一个喜讯,但已经不想折腾的胡阿姨,对要不要旧改也有过一些疑虑。“我这样的病,再经历找房、搬家,都太累了。”

负责胡阿姨家征收的,是黄浦二征所的李琼。在了解到胡阿姨家的特殊情况后,李琼积极发挥党员示范岗的作用,聆听她的心声,了解她的真实诉求。那一次次的敲门声,化作一股股暖流,流入胡阿姨的心田,也时时刻刻传递出政府的关爱。黄浦二征所也通过“四联工作法”,积极联合外滩街道北京居委,为胡阿姨的生活带去新的希望。

吃透政策、感受到温暖后的胡阿姨,现在对旧改征收,完全是100%支持。“虽然二轮还没拉开,但我已经想好今后的生活了。”聊起未来,胡阿姨爽脆的笑声里,尽是期待。“我这个岁数,加上这个毛病,新房子不买了,拿到征收补偿款后,我就在女儿家旁边,借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享受享受剩下的日子。”

经历过了这么多,如今的胡阿姨,对每一天的生活、每一次的温暖,都特别感恩。像胡阿姨家一样,今年,黄浦零星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及旧住房成套综合改造已受惠超3500户。“两旧改造”这项民心工程的“阳光”,正实实在在地照到更多有需要的居民。

(来源:上海黄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