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风 絮

微风轻拂,花草葳蕤,树木葱郁。久雨后的阳光,肆意地在大自然这个花园里玩闹。

暮春初夏,一年中风景最好的时节。山花烂漫,蜂飞蝶舞,柳絮飘飞。野蔷薇爬在篱笆上,黄鹂在枝头唱歌。柳丝吐新绿,竹笋沾珠露,山坡上杜鹃花开。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晨光中醒来,金黄色窗帘透进朦胧的光影。一呼一吸间,曼妙的情愫如泉水般流过心间。一曲《疏梅弄影》的清音,伴我在清晨冥思。在萦绕的熏香里入禅入境,天地辽远广阔,内心澄澈明朗。

随风来去,多么自在。路与远方,是灵魂漂泊的皈依与家园。驰行在蓝天下,看一湾江水浸染青烟,看天的蓝色揉进江心水面,看水面柔软的波痕拥抱天空的瓷蓝。

徜徉在无垠的原野,粉红色的紫云英灿烂成云霞。云霞间蜜蜂那么忙,蝴蝶那么忙,还有各种飞舞的蝇子那么忙。这是一个芬芳绽放的植物世界,这是一个喧闹忙碌的昆虫世界。在这个世界我弯腰,与花儿、蝶儿、蜂儿轻吟低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然后归去,于斜晖窗下,听谁家少年弹一曲筝音,抒写山水情怀如画。

美好的暮春,美好的光影。还有那紫藤花渲染一地落瓣;木头花架上,是花影世界的一生繁华。我来了,我来了。蓝色的棉布衬衣,蓝色的牛仔裤,蓝色的帽子,蓝色的心情。我和你,我的闺蜜好友,无意中闯入这紫色的花影,融自己与花儿于蓝与紫的交汇中,来一场盛世的遇见与小千世界的惊喜守望。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经行的岁月风絮里,我还是一个捡拾珍贵碎片的人。不独捡拾路上的风景,不独捡拾相逢相知的情谊,我还捡拾文字的碎片。在微信群,有来自远方的文字消息。遇见了,我就将这些消息轻轻拾起,放进时光篓里,种在无痕的岁月深处。某一天,当我想起它们,便去岁月的泥土中翻寻。

一次,翻寻到同学群的文字:那天是家乡传统农具节二月八,街上热闹,同学群也热闹。

天蒙蒙,雨蒙蒙,路上行人戴斗蓬,红女绿男抬寿佛,爷爷奶奶耍鸟笼。亚林同学如是说。

二月八,街上闹喳喳,爹爹买根好扁担,奶奶买个茶锅爪。陆平同学如是说。

灌阳那个二月八,城乡孩子吹喇叭。吹起喇叭嘟嘟哒。阿英同学如是说。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那一年的清明节,同学们或回乡祭祖,或重走红军长征路,或去万亩梨园赏风景。丽雪、晓华、万新、亚林、建新、陆平、微之、道明等同学用图片,用文字,在微信群里记录那一汪尘世的沧海,抒写那一抹激跃在心田的浪花。

还有亚林同学清淡如烟的文字——那时我经常去西山寺庙打泉水回来煮汤。在寺庙偶尔和尼姑奶奶一起喝野菜粥,有时她会讲一讲,哦,今天的粥好吃哦。

我是最喜欢这几句的。这简洁朴素的文字里有寺庙,有泉水,有尼姑奶奶,有野菜粥,有一个年少的孩子,有一句“今天的粥好吃哦”。如果有一个尼姑奶奶跟我这样说话,我多年后想起肯定泪流满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在亚林的文字里,我看见往昔岁月镌刻在少年心田的那一片风絮。在从家到寺庙打水的那条山路上,一个小少年在风雨中来回,留下岁月的甜蜜温馨。

在成长的岁月里,年少的温馨成为过往。梦想与现实的交替,让我们拥有,也让我们失去。年过四十的不惑,也总是会惑的。在某些不经意的回眸间,原来曾经来过这里,原来这里曾有过美丽的风景,原来这里有原本要遇见的人。只是,各自已转身,他山作远行。

在暮春初夏明媚的光影里,沐着风,沐着阳光,带着回味往昔的淡淡欢喜,穿过枝条交叉的林荫小径,去探找一些情怀,去寻觅一些清欢,去捕捉那一片随风轻扬的风絮。生活的甜美,有时在于细节,在于相视时眼角的那一抹浅笑,在于不语却心灵相通,在于山道上的行走,恰逢故人发来问候的信息,在于微信群的片言只语,在于与至友携手而行时那份洒脱无拘的如风般的自由。

今夜,晚风初起。同学群里——

万新说:一窗晴,情一窗,一世有缘。

道明说:一线天,添一线,一往无前。

亚林说:缘中有,有缘中,半生勤勉。

浅浅的文字,在软语柔情之间流连;轻轻的风絮,于烟波云水之间飞扬。一份相眷相惜的情怀,在暮春初夏的那一抹风絮中缠绵,徘徊,婉转。

注:图片由作者提供

以文会友,推广交流、相互促进,我在这里等您

作 者 简 介

陆山梓

陆山梓女,出生于七十年代初。闲时写点文字,在文字里找到灵魂栖息的港湾。愿我简单朴素的字句能给你带去平静,带去欢喜。